“叶霓裳,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拿这猪狗不食的东西搪塞,你这是犯了欺君之罪。”林贵妃气势汹汹的说。正愁没个机会拿捏她,自己送上门了。

  “哦?皇室的猪狗伙食那么好啊?唉,很多百姓可是连这个都吃不上的。”霓裳惋惜的叹了口气。

  这是指责他的民众过得猪狗不如吗?顺安帝眼中冒火。

  “哼,傻子就是傻子,即使好了,也会做出惊人之举的。皇上和贵妃姑姑又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呢?”林毓秀的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

  “林小姐,你做的如意卷,看起来很诱人的呢。”霓裳仿佛没听见她在说什么。

  “那是当然。贵妃姑姑是做这个的行家,她教出来的徒弟能差到哪里去啊?”她斜着眼,打心眼里瞧不起霓裳。

  “食材复杂吗?我做的出来吗?”霓裳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

  “哼,左不过是面粉、鸡蛋、酥油,难的是工艺和火候。凭你,呵呵......”她捂着嘴娇笑。

  “噢,你放了鸡蛋,贵妃娘娘不是说那是猪狗不食的吗?我是不知者不罪,你们却是明知故犯呐。”霓裳的嘴角弯弯。

  “你,”姑侄二人同时气塞。

  “好了,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也不怕康王和射月公主笑话。”皇上喝止了无谓的争吵,说人家是傻子,却被傻子绕进去了,这是得多蠢。

  “康王,你来评评这三人的手艺吧。”顺安帝把烫手的山芋扔给了客人。

  霓裳看着南宫逸尘飘逸的黑发,“咯咯”的笑了起来。康王?那不是专治头皮屑的洗发水吗?别说,他若是做了形象代言人,康王肯定大大的火上一把。

  “叶小姐,本宫长得很好笑吗?”南宫逸尘逼近了一步。

  漆黑的头发一甩,让霓裳一下想起来,前世的电视广告中,某著名男演员手指插进头发,潇洒的一扬脸,嘴里蹦出那句经典的词语:“要去屑,用康王。”

  “不是,”霓裳连摇手带晃头,笑得花枝乱颤,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淡淡的馨香袭来,嗯?南宫逸尘眉头一蹙,凝视了霓裳几眼。这是上宁被休弃的傻子王妃吗?美!他在心底赞叹。如果你问什么是美,叶霓裳是最好的诠释。巴掌大的小脸,五官如画,她和妹妹篱落的美截然不同。篱落是一枝鲜艳的玫瑰,热情奔放,肆意挥洒她的美,你无法靠她太近,锐利的尖刺,会毫不留情的扎伤手指;你不忍离她太远,吐露的芬芳、绽放的娇艳,让你欲罢不能。而眼前的女子,显然不是一种花可以形容的。她清雅如深谷的幽兰、高洁如天山的雪莲、冷傲如雪地的红梅、圣洁如初醒的睡莲、随和如路边的夕颜......他不知道那么多不同的气质竟然能够和谐的糅合在一起,发生了奇妙的反应。傻?瞎眼鬼都不会相信!那灵动的眸子、狡黠的笑容,隐藏在纯真的面孔之下。嘿嘿,一只成了精的狐狸!

  _最q新%章K`节e上酷√¤匠网5

  该死的女人!宁王阴恻恻的咒骂,在一个初次相见的男子面前,急于卖弄风情,她是有多不要脸。疾步走到南宫逸尘的身边,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转头的瞬间狠狠的瞪了叶霓裳一眼。

  霓裳直接无视于他,笑吟吟的站在一旁。

  “陛下,林小姐的如意糕用料简单,造型却寓意吉祥,和人一样,赏心悦目啊。”他做了点评。

  林毓秀听到后一句,心如鹿撞似的直扑腾,古兰的皇子,在一群人中注意到她了啊,貌似印象良好呢。

  “这水晶虾饺皮白如雪,薄如蝉翼,看着就爽滑清鲜,想必味道诱人。可见这位小姐是下了功夫的。”马燕姝脸上看不出喜怒,恬淡的垂着眼眸。

  “至于这四道菜嘛,”他停顿了片刻,向台下看了看,叶霓裳正似笑非笑的瞅着他。“论起色香味来,它们实在是不够讲究。”

  “就是,不会做,就不要出来显摆。这下丢人丢大了。”不知是谁,小声的说。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你傻,没人会怪你,装疯卖傻就是你的不对了。”谢灵韵略略提高了声调,唯恐别人听不见。

  “哈哈......”霓裳笑得那叫一个畅快。

  “你笑什么?”谢灵韵愠怒的问。

  “谢小姐真是自信啊!霓裳不敢说容貌过人,但是论颜值甩谢小姐几条街是没问题的。”霓裳自动过滤了她后半段话,你才傻呢,你全家都傻。

  颜值?甩几条街?那是什么意思啊?众人楞住了。不过,看她的神态,肯定不是好话。

  “谢小姐,我告诉你一个笑话啊。从前吧,有一个满脸麻子的人,偏偏附庸风雅,他找到一位秀才,逼着人家用一句诗形容他的相貌。他以为秀才是做不出来的。结果呢,秀才在纸上写了几个大字:雨打沙堤万点坑。看了谢小姐的额头,我才知道,老天有时会下几个雹子。你出门一定是忘了撑伞,这才会砸到你的额头。”

  “哈哈......”“嗤,”有笑点低的公子、小姐乐出了身,其它的人低了头捂了嘴,肩头一耸一耸的。

  雨打沙堤万点坑!想想那画面,南宫逸尘千年不化的冰山脸也裂了一道缝。

  “你,”谢灵韵颤抖着声音,却说不出一句话。她额头的几点麻子,明明有几分俏皮,经过叶霓裳的一番牵强附会,反倒成了耻辱。眼泪成双成对的落了下来。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自找的羞辱怪谁呢?

  “但是这菜的意境,却妙得很。”南宫逸尘不理下面的混乱。

  “哪有什么意境?分明是她强词夺理。”林贵妃反驳。

  “呵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本宫觉得叶小姐描绘出的景色更盛菜肴的本身。想一想不同季节的景色出现在同一画面,引人无限遐想啊。菜做的好不好倒在其次,叶小姐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啊。”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年离殇说:

呵呵,女主可爱吗?亲,我继续码字,争取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