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巧阁的门外停着几辆马车,不时的有人进进出出。京城的布店林立,珍巧阁出售的是不单单是货物,更重要的是名气。小姐们聚会的时候往往骄傲的说上一句“我的衣裙是在珍巧阁订做的”,就会吸引大片艳羡的目光。店里的衣料质地上乘,花色繁多,最要紧的是店里的师傅、绣娘的手艺,在上宁是一流的。

  南宫逸尘刚刚踏入店铺,便有眼尖的伙计迎了过来,“哎呦,公子爷又来照顾小店的生意了。欢迎,欢迎,您楼上请。”南宫逸尘来的次数不多,但绝对是大主顾,每次的消费足以让掌柜的笑眯了眼,手下的人自然少不了好处。兄妹顺着楼梯登上二楼。

  不同于楼下的繁忙,二楼宽阔而又安静。几位衣饰华贵的小姐在仔细的挑选,有时拿起一块布料在身前比量着,回头问问同伴的意见。

  “哈哈,怪不得早晨枝头的鸟儿叫得欢,原来是贵客驾到。不曾远迎,多多包涵。”掌柜的站在柜台边,老远的抱拳作揖。财神爷进门了!“快去沏一壶上等的好茶来。”他吩咐。小伙计颠颠的去了。

  专门负责接待的伙计走了过来:“呦,公子爷,您可来了。怎么着,还是老规矩,各色上等的布料给您准备一匹?”他笑容可掬的问,店里来的顾客非富即贵,二楼接待的客人更是尊贵,但是这样的主顾,一年到头也遇不上几个。

  南宫逸尘寻了把舒适的椅子安逸的坐下,小伙计倒上两杯热茶。他指着篱落说道:“舍妹想做几件衣裙,劳烦小哥介绍介绍。”

  哈,这次不光是买布料,听这意思还准备在店里制作,大生意啊。伙计的眼前铜板在飞来飞去,嘻嘻,这个月的花红有着落了。

  “小姐,您说怎么那么巧,本店才进了一批上好的衣料,花色也齐全,式样也新鲜。您看,那几位小姐是店里的常客,她们看中的衣料很快就在京城流行起来。”伙计卖力的介绍。

  篱落走近了货架,一匹匹布料整整齐齐的码着,为了方便顾客挑选,每一匹布都有一尺布头散落在外,看看花色啊,摸摸手感啊,不必整匹的搬来搬去。

  嗯,大红的洋缎适合裁一身裙装;起花八团倭缎料子厚实,做冬装再合适不过。轻罗软烟纱她喜欢了好久。转来转去,觉得这个不错,那个也漂亮,却总感觉还少了最心仪的。伙计抱了她选下的布匹放在柜台边上,篱还在落意犹未尽的四处张望。良久叹了口气,用手指一一划过调好的布料回头问:“大哥,这些我可以全部买下吗?”

  “当然。”珍巧阁的东西贵,那些小姐不过买下几块尺头,够做几身的已经不错了。已经有人羡慕的看着他们。

  “呀,”篱落突然看见柜台里放着一匹淡蓝的锦缎。色泽光丽灿烂,美如天上云霞。别致的云纹,细密的质地。她立刻喜欢上了,“掌柜的,那个拿给我看看。”她热切的说。

  “小姐,实在对不起。那是一位客人预订的。说好了今天来取的。”掌柜的婉拒了。

  “你们店里还有吗?或者库房里有,我可以等的。”

  “呵呵,小姐,您翻遍整个京城也找不出第二匹了。这是云锦,寸锦寸金啊。若不是客人预付了定金,小店是万万不敢进货的。东西是好东西,用的起的人太少了。”

  “我出双倍的价钱,好吗?”钱,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张纸。

  掌柜的面皮抽搐了一下,天哪,有钱人真多啊。“小姐,不是钱的问题。客人订下的东西我们无权做主,若是失去信用,珍巧阁何以在京城立足呢?”百年老店自有它存在的道理。

  “姑娘,您来了?楼上请。”楼下的人招呼着。

  轻微的脚步声,一个白衫白裙的女子优雅的走了上来,身后跟着一个娇俏的丫鬟。

  “掌柜的,我来取预订的货物。”声音如同黄鹂出谷,婉转动听。

  “一早就给您备好了。”“这是剩下的银子。”她递过一张银票。掌柜的仔细看过,点了点头。伙计机灵的扛起布匹,准备随同下楼。

  “大哥......”篱落的目光投向了南宫逸尘,既有无奈又有不舍。她用眼睛诉说:“我是真的,真的,好喜欢啊。”

  “姑娘请留步。”他喊了一声。

  “公子在说我吗?”霓裳在楼梯口停住了,她的脸上覆着一块白色的面纱,看不清她的容貌。

  “姑娘,是这样,舍妹看上了您预订的云锦。”他站起身形。

  “噢?公子的意思是?”怎么,你看上了,就得给你呗。霓裳的语气冷冷的。

  “姑娘,您看,我们不是本地人,就是想预订,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舍妹是第一次出远门,遇上心仪的东西实属不易。姑娘若肯割爱,在下情愿出双倍的价钱补偿。”他诚挚的说。

  呵呵,有钱啊?抱歉,姑娘也不缺这个。“公子,不好意思,恕难从命。”你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夺爱啊。云锦多难得,你不知道吧?跑遍了京城才有一家店铺能买到,而且现钱不现货。尤其是这淡蓝的云鹤纹,弥足珍贵。颜色宜男宜女,花纹宜老宜少。

  “恕在下冒昧了,姑娘请便。”他含笑一躬。

  “大哥,”篱落带了哭音。

  “好了,篱落。这里是上宁,难道你要大哥强买强卖吗?你喜欢的也是人家喜欢的,人家先得到了,凭什么让给你?君子不夺人所爱,你应该知道吧?这样吧,我给你预订一匹,对喜欢的东西总得付出点儿耐心不是。你乖乖的,大哥尽力满足你好不好?”他低了头,柔声哄劝。

  霓裳走下了几级楼梯,清楚的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呵呵,她想起了叶凌峰,哥哥也是这样宠她的啊!她返了回来,向那女子招招手,“小姐,如果你不嫌少,我可以让给你几米。”

  酷匠网唯'I一Cu正!版●,其6+他5Z都Z是LT盗9n版%

  “不嫌,”篱落急急的跑过来,生怕她反悔。“这位姐姐,谢谢你。我只要能做一身衣裙就够了。你放心,价钱我付双倍。”空气中有淡淡的香气,他确定那不是脂粉的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