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的妹妹是宁王妃,那嫡出的是不是可以做皇后了?叶家强势啊!为了妹妹敢和手握实权的宁王叫板,叶凌峰,你是条汉子。日后我在你心里也有这般重要的位置吗?

  “篱落,喝茶喝到脸红的,你是第一人啊。”南宫逸尘打趣道。

  她害羞的埋下头,默不作声。

  “走出这沙漠,离上宁就近了。回去好好歇着吧,古兰最娇艳的花朵,一如既往的怒放吧。”南宫逸尘端起了酒杯。

  “药不医假病,酒不解真愁。大哥,你少喝点儿吧,伤身。”南宫篱落说完迅速闪人,仿佛多停留一刻,会被鬼捉了去。

  “哈哈,”南宫逸尘笑的手抖了,眸子里燃起的火焰逐渐黯淡。

  迎接古兰使者团的是三皇子云沧海。他领着礼部的人接到了十里长亭,满面春风的与南宫逸尘打着招呼。南宫逸尘微笑着拱手致意,回过身子打开马车的锦帘,扶下一位红衣丽人。搭着皇兄的手,篱落提了裙摆,轻盈的跳下马车,稳稳的站落尘埃。她就像一朵带着露水的刚刚盛开的牡丹,光彩夺目,美不胜收。微微弯曲的黑发自然的披在肩头,耳后两股长发编成细细的麻花辫,汇集的额头的中央,镶嵌了一块小小的红宝石。又长又黑的两道细眉,略略凹陷的眼窝,大大的眼睛闪着琥珀色的光芒。鼻子比上宁的女子高且直,热烈的红唇,轻轻一笑,露出洁白的贝齿。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大腿。一身大红的衣裙,衬的她肤如凝脂,艳若桃李。

  云沧海微眯着眼睛,打量这位浑身充满异域风情的女子。她的美既不婉约也不柔媚,而是一种野性的、张扬的美。

  “康王,这位是?”云沧海礼貌的询问。

  “哈哈,宁王,这是我的七皇妹——射月公主南宫篱落。我们古兰的第一美人。”南宫逸尘骄傲的介绍。

  “哦,射月公主。”云沧海躬身抱拳。

  “篱落见过宁王爷。”七公主没有半分做作,落落大方的还礼。

  “王爷、公主,一路长途跋涉,想必是十分辛苦乏累,本王奉了父皇的命令,在皇家驿馆给古兰的贵宾安排了上等的房间,请随本王前往吧。”

  “多谢上宁皇帝陛下!有劳宁王了。”南宫逸尘得体的说着外交辞令。牵过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他与宁王并辔缓缓而行。篱落坐在车厢内,不曾放下锦帘,她好奇的欣赏着上宁的集市街景。

  b酷T◇匠}网/永^久f#免+费看e小Q说N

  “看啊,那是古兰的太子哎。”人群中有人悄悄的说。“古兰还没册封太子,他现在是康王。”有更明白的人解释。“车里的那位姑娘是谁啊?她长得可真漂亮。”更多的人眼睛扫向了车厢。“听说是古兰的七公主,最受她父皇宠爱的。”篱落听着这些议论,开心的笑着,一双大眼睛东瞧西看。“看,七公主在冲我笑呢。”一个男子激动的嚷。“哈哈,你眼花了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旁边的人马上打击他。“真的,真的,她笑得好美啊。我没看错。”

  骑在马上的南宫逸尘手轻轻一挥,马车的锦帘落了下来。他转过头,冷冷的扫视着人群。周围的人感觉温度瞬间降了几度,一个个乖觉的闭嘴。那多嘴的男子被骤然降临的寒气吓了一跳,瑟缩的低头,不敢再吭气。

  篱落在车内嘟了嘴。看一看怕什么的?又少不了胳膊缺不了腿的。忍耐了片刻,她悄悄的掀开了锦帘的一角,刚想探头向外看,马上的南宫逸尘仿佛背后生了眼睛,再次挥落了锦帘。

  皇家的驿馆修葺的富丽堂皇,一行人浩浩荡荡在驿馆前下了马、停了车,驿馆的官员早早的等候在门前,忙着上前请安行礼。妥善的安排好古兰的使者团,宁王告辞了。

  才净了面,换了干净的衣服,篱落撅着嘴走了进来。

  “怎么啦?你对上宁的驿馆不满意吗?”出门在外的,女孩子难免挑剔些。

  “大哥,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落下我的锦帘呢?”她委屈的说,白白的走了那么长一段路,她什么都没看见,闷死了。

  “你是我古兰的公主,万金之体,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看的吗?”他冷了脸。

  “可是我,”她心有不甘的,想想,却不知说些什么。

  “哼哼,篱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若是那叶凌峰轻信了百姓的道听途说的话语,他就不配“战神”的称号了。你想想,哪一个男人喜欢自己的女人在大庭广众下被人议论纷纷啊?你的美,宁王已经见过了,不久在上宁的国宴上你也可以展露风姿。何必急于一时呢?”他盯着她,使她无处遁形。

  “我没有。我只是想看看上宁的女子是如何装扮的,她们的衣着与咱们有什么不同。”她期期艾艾的说。

  “菡萏泥连萼,玫瑰刺绕枝。篱落觉得满园的桃花娇艳呢还是雪后的一支红梅令人难忘呢?”一百个女人有一百种美丽,天下的女人若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世间该少了多少情趣啊?

  “呵呵,大哥很了解女人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娶了多少房妻妾呢?”篱落好笑的说。

  “大哥不了解女人,也不想去了解。我是个男人,以男人的眼光来提醒你,听不听的,在你。”他淡淡的。

  “大哥,我们能出去逛逛吗?”

  “有什么好逛的?天下的景致能差的了多少?无非是人的心境不同罢了。”他不想动。

  “上宁的衣料非常的精致,我想做几件新衣呢。”她看见很多女子穿着轻罗软烟纱,朦胧飘逸,她爱死了它的灵动。

  “什么稀罕玩意,值得你念念不忘的。不过你确实需要一些新衣服,我知道一家很有名气的店铺,在那里定做一些吧。”他摸着光滑的下巴。

  “快,带上帷帽。我们马上出发。”他整理了锦袍的腰带。

  “上宁的女子很少戴那个啊。”她不情愿的嘟囔。

  “呵呵,你要是不想一大堆人围着你参观,可以不戴。”他笑。

  哎,这与众不同的脸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