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爷的儿子!那是什么官职?南宫篱落两眼望天,大哥,我还是高台抛绣球,打中谁嫁谁算了。不成气候的小侯爷也好,有真才实学的嫡次子也好,前者可以承袭侯爷的爵位,后者嘛,凭祖宗的荫德、自己的实力,谋个相当的差事,也容易的很。我是女子,不懂政事,麻烦您告诉我,丞相的职位能够世袭吗?

  “小妮子,不相信大哥的眼光吗?”南宫逸尘低沉的问。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继承祖宗的基业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创一份基业让子孙继承去。有些人孙子都当不好,有些人注定是做爷爷的。

  “大哥也得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啊。”红口白牙的,我信你才怪。

  “篱落,在你眼里只有皇室的子弟,世袭的爵位是尊贵的。但是叶府的这位公子,说他是人中龙凤,绝不为过。在上宁,只要他愿意,排队等着嫁给他的女子多的是,就是为妾为仆,也是甘之如饴。”

  “他帅吗?”上宁国缺美男吗?哪来的那么多花痴啊!

  “你哥哥我帅吗?”他撩了撩头发,半眯着桃花眼。

  最N(新{I章节,t上4k酷匠A网(

  “马马虎虎吧。”她不客气的回答。再美,看了十几年,也厌烦了,何况还摆出这么个无耻的样子。

  南宫逸尘闻言一脸受伤状,大手抚着胸膛,使劲的眨着眼睛,却半滴眼泪也挤不出来。

  “咯咯咯咯,”篱落娇笑起来,她想不到那个在皇宫整日板着脸,冰山似的皇兄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言归正传啊,”南宫逸尘神情严肃:“篱落,一个男人的魅力不在于他帅不帅。如果他在国家有难、黎民受苦的时候挺身而出,救国救民于水火,说明他是一个有责任的男人;如果他能善待每一个亲人,不欺弱小、不畏强权,以一己之力保家宅安宁,说明他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即使长得丑陋些,难道就不值得托付终身吗?”

  前面的都是铺垫,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好不好?她就说,世上哪有那么完美的人。

  “他有多丑?”但愿不是牛头马面才好。摸着光洁的脸颊,她忍不住哀叹:终是辜负了这花容月貌啊。

  “我有说他丑吗?”南宫逸尘惊讶的问。

  没有吗?篱落双手抱头,你好好说话能死吗?

  “那小子的模样,用你的话来说,就是马马虎虎。他十五岁就上了战场,紫楚的西门狂杀厉害吧?那老头一生出生入死,浴血奋战,打过的胜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杀过的将军不计其数,四国的将领提起他就头疼。你猜怎么着,燕儿岭一战,楞是让叶凌峰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手下的兵将折损一半,若不是接应的援军来的及时,嘿嘿,老头的命保住保不住都在两说着。经此一战,紫楚元气大伤,四国的百姓过了几年太平日子。如今上宁的百姓敬他若神,“小战神”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

  哇,篱落张大了嘴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她这是拣到宝了。

  “哥哥,他和你一样,至今未娶吗?”最好没有侍妾、通房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

  什么叫“和我一样”?南宫逸尘的脸黑了。

  “呵呵,”篱落掩饰的干笑。“那个,我的意思是,他是不近女色还是不好女色啊?”

  “有区别吗?”他的声音也干干的。

  “当然有啊。不近女色,是说明他的身体或者是心里有问题。不好女色说明他意志坚定,不是滥情的好男人。”她抱了双臂,心情晴朗。

  “哦?那篱落看看,哥哥哪里有问题啊?”他无比温柔的问,散落的发丝拂过她的脸庞,幽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呃,”篱落的身子往后躲了躲,“大哥,您英明神武,天降奇才,哪里都没有问题。那个,那个,是月老,一定是月老,不敢给您轻易的牵红线,怕委屈了您。您放心,他会给您送个九天仙女来,您别急,耐心的等等。”

  “篱落从哪里看出我着急了?”他的话语懒懒的,拉长了声调。

  “不急、不急,您从来没急过。”您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不对,皇上他也急,不是拿您没办法嘛,总不能派人押着您入洞房吧?

  “大哥,我们来谈叶凌峰。”篱落这个后悔啊,好好的,把他扯进来干什么。

  “没什么好谈的了。我要喝酒去。”他扔下一句,转身就走。

  尘世三千繁华,我且与酒拜桃花。任尔金玉琳琅良驹成双,不敌我眉间红豆朱砂。大哥该是有难言的苦衷吧?她快步追了上去,拉住他的衣袖,“大哥,我陪你。”

  “你?你会喝酒吗?”他不屑的撇嘴。

  “喝不下去还吐不出来吗?”她一咬牙。

  “得了,得了,你别糟蹋我的松叶酒,那东西来之不易呢。”

  “可是,我有好多的话想问呢。”她怯怯的说。

  “好吧,你喝茶。”

  淡青的酒,泛起微苦的香气。清冽的茶,飘出淡淡的花香。篱落安静的喝着茶,看着大哥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他说喝酒就真的只是喝酒,满桌的菜动也不动。室内茶香混着酒香,篱落不知如何开口。

  “篱落,动心了吧?”南宫逸尘终于放下酒杯。

  手里把玩着茶杯,篱落低头不语。

  “叶凌峰身边干净的很。可能与家风有关吧,他爹只有两位夫人,都是知书达理的。他早早的挣了前程,每日里在军营操练人马,摸爬滚打的,毫不松懈。回到家里,闭门读书,膝前侍奉,尽人子之责。他庶出的妹妹,许配给了三皇子宁王云沧海,庶女的身份坐上了正王妃的宝座,可见这位小姐必有过人之处啊。最蹊跷的是他嫡亲的妹妹,据说她与宁王早有婚约,后来病了,傻了,被退婚了。退婚后她倒清醒了,重新变得美艳无双。叶凌峰在退婚的当日,为了妹妹的名节,与宁王起了冲突。他对这个妹妹特别的疼爱。这是我所知道的一切,你满意了吗?”

  呵呵,惺惺相惜啊。大哥很少夸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