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辚辚,马萧萧,准备准备回家喽。

  兰儿打点了行装,跑去和梨花告别。“兰儿姐姐,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呢?”梨花牵了兰儿的衣角,恋恋不舍的。京城来的这位姐姐,一点儿架子也没有,和气的很。“不知道啊,小姐很少来别院的。”也许再也不会来了啊,“不过不要紧,你可以去京城看我啊。”兰儿笑眯眯的说,“可以吗?我可以吗?”梨花期望的问,相府是那么好进的吗?“嗯,如果你去的话,就告诉看门的人,你找听雨轩的兰儿,我可以接你进去的。”“好啊,好啊,有机会我去看你和小姐。”梨花开心的叫。

  霓裳在佛堂上了香,合掌祷告一番,她的祈福结束了。送了梨花一支银簪,以及一些散碎银两。她爹是庄上的农户,她娘常常做一些绣品补贴家用,一家人的生活倒也过得去。梨花高兴得再三拜谢,庄户人家日常的花销用的是铜板,这些银子够他们用上好一阵子了。这么精致的簪子,在乡下可不多见的,娘平时只会给她买些绒花,哪舍得给她置办这个啊。

  霓裳嘱咐福伯派人经常打扫佛堂,自己闲暇时说不定还会再来的。(做戏嘛,就做的足些。)福伯捋着胡子忙不迭的答应,他家小姐真是好伺候啊,一个多月的时间,几乎都没走出西跨院,吃的喝的,一点儿不挑剔,对待下人和蔼可亲。哪像有些高门大户的小姐,端足了架子,使足了威风。

  侍卫们跨上马,护着马车出发了。除了那场没能烧起来的火灾,这段时间过得悠哉悠哉。

  几十里的路程,眨眼就到了。柳夫人得了消息,早早的在院子里等候。

  “娘,”一个人影风似的刮进了她的怀里。

  嗯,气色不错,白里透红的小脸,红润润的嘴唇,尤其是那双眼睛,亮晶晶的。柳夫人松了口气,左右打量着,眼前的孩子看不见长,这话一点儿也不错,月余的功夫,女儿似乎长高了一些,身姿更为挺拔,只是清瘦了些。

  “娘,您看够了没有啊?要是没有,我在您的房里坐到天黑,好不好?”霓裳扮了个鬼脸。

  “鬼丫头,回你的院子吧。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娘啊,正准备叫裁缝来府上为你们姐妹添置衣服呢。我这就派人去开了库房,取些上好的料子。”柳夫人说着,自顾自的去了。

  听雨轩的人齐齐的聚在院子的门口,一看见小姐回来了,依次见了礼,兴奋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乡下的水土养人哩,小姐美得像朵花儿似的。”莺儿嘴甜的说。“不对,不对。小姐像梧桐树上的及金凤凰呢。”杏儿不甘落后的反驳。“你见过凤凰什么样子吗?就知道瞎说。”莺儿皱了皱鼻子,“没见过啊。不过,如果世上真有凤凰仙子变成的人,一定是长成小姐这样的。”杏儿掐着腰,理直气壮的说。“哈哈......”她那无赖的模样,逗得大家大笑起来。“小姐回来了,咱们的院子立时就有了生气。”霓裳笑着看她们吵闹成一团,回家真好!她穿越后最先接触的就是这些丫头,彼此的感情深厚着呢。

  房间纤尘不染,她扑在床上,滚来滚去,哦,熟悉的味道。

  裁缝很快过来为霓裳量了尺寸。“不是做冬衣吗?顺便你们也添置几件吧。”霓裳没忘她院子里的丫头。

  “小姐,这次啊,府上不是添置应季的衣物。只是为两位小姐做些新衣。料子都是宫里赏的,可没奴婢们的份儿。”杏儿快嘴的说。

  “为什么单单是我们两个啊?”娘刚才的笑容好奇怪呢,霓裳想了起来。

  “小姐,你离开的这一个月,发生了好多事呢。古兰国的王子和公主奉命出使,在驿馆住了半个多月。本来,他们来到上宁的第二天,皇上就准备在皇宫设宴招待的。可是他们的公主一路上染了风寒,修养了多日,才刚刚好转。很快宫里就会举行欢迎仪式。贵妃娘娘特意请了各府的小姐进宫助兴。您和二小姐都在邀请之列呢。”爱八卦的好处,就是消息灵通。杏儿得意的回话。

  不去行不行?霓裳老大不高兴。她的功力刚刚恢复,她想抓紧时间修炼,那些个宴会重要吗?

  “小姐,听说古兰国的射月公主长得貌美如花,这次来,是想在上宁选个驸马的。”

  尼玛,又是这一套。古兰的男人绝种了吗?霓裳的气不打一处来。有点儿新意行吗?两国交好就只有联姻这一条路可走吗?每个国家的公主都背负着重大使命,或嫁进敌对国的皇室,使两国暂停干戈,换得一时的风平浪静;或向强大的邻国示好,以增强母国的势力。没有谁会在乎她们幸不幸福,能为国家尽一份微薄之力,是她们的荣幸。

  ^√最新}章节ce上,酷√》匠I网?

  咦?选驸马,不应该是宣世家子弟进宫吗?让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女子在公主的眼前晃来晃去的做什么?

  “听服侍二小姐的雪儿说,射月公主不仅容貌出众,而且多才多艺,她选的驸马必是一位奇男子大丈夫。贵妃娘娘的意思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在我上宁国挑出一位同样出色的小姐,嫁到古兰,以示通国之好。”杏儿说的明明白白。

  什么通国之好?不过是换亲罢了。霓裳深深的鄙夷这一做法。

  “告诉娘,我祈福归来,身体疲惫,不想去。”霓裳干脆的拒绝了,谁爱嫁谁嫁去,她懒得理会。

  “小姐,您不去是不行的。二小姐是待嫁的宁王妃,她是无法应选的。”得,府中就她一位符合条件的小姐了。

  奶奶的,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霓裳忿忿的。

  “小姐,诸位王爷、侯爷,还有世家公子也会去的。许多贵女、小姐都等着在宴会上一显身手呢,多好的机会啊,您怎么不高兴啊?”杏儿不解的问,小姐快及笄了,怎么不着急呢?

  有什么高兴的?她又不是孔雀,用绚丽的羽毛来吸引异性。喜爱鲜花的人,不过是爱它的颜色,谁会怜惜花蕊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