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修罗宣子凯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压下了活活掐死她的冲动想法。这世上敢质疑他的医术的,叶霓裳绝对是第一人。他师父清虚道长号称“五殿阎罗追魂手”,阎罗王看中的人,他都能救得活。他师弟断肠谷主墨子非,江湖人传“医白骨而活死人”。他宣子凯不敢妄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他若是自认医术第二,墨子非绝不敢自称第一。(江湖上的排名姑且由他。)

  提了这匹“死马”上去,随手甩到床上,玉修罗头也不回的扬尘而去。

  她貌似惹祸了啊。自大的男人,我不就多问了几句,哀叹了几声吗,至于生气吗?前世的医生在手术前,会让患者或家属在通知单上签字,那上面详尽的告知手术的风险及自身需要承担的责任。现在我作为患者,不能拥有知情权吗?

  明天想个办法讨他的欢心吧,阴沉的脸和阴沉的天一样,让人开心不起来。心情不好呢,会影响工作效率和治疗效果的。

  “坐下。”玉修罗的声音不带丝毫的温度。

  这么大的人还记仇啊!就当我童言无忌好不好?霓裳送上一个灿烂的笑脸:“师父,您看,这是我亲手做的桂花水晶糕。您饿了吧?咱们不忙着治疗,您先吃点儿东西,我给您倒杯茶去。”她甜甜的笑,一碟糕点举到玉修罗的面前。

  “不吃。”玉修罗伸手推开了。

  “吃吧,吃吧。又香又甜的,我自己都没舍得吃,专门孝敬您的。挑了一天的桂花,很累的。”她装可怜。

  “坐下。”他再次命令道。

  “师父,昨天是我的不对。您老人家医术天下第一,肯出手救我,是我修几世来的福分。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铭记肺腑。昨夜您走后,我就想明白了,就算我是一匹死马,您都能妙手回春,把我变成千里马。何况,我不是死马。”谁说桂花糕甜,她的小嘴比它甜了何止十倍!

  “闭嘴!乖乖的坐下,我没多少耐心。”这马屁拍的,啧啧,你不是死马,我也不是兽医。

  “您好歹尝尝啊。”她委屈的扬起小脸,眼泛泪光,使出了必杀绝技。

  他是冷面冷心的玉修罗啊,怎么偏偏的拿她束手无策。无奈的拈了一块,放进口中。别说,丫头的手艺不错。看在她殷勤侍奉的份上,既往不咎了。

  一大堆的奉承话说完,霓裳一点儿也不觉得脸红。这七天的日子,她和师父都不好过啊。现下她能回报的,也只有几句好话了。

  闭上眼睛接受新一轮的折磨。汗水再次湿透衣衫,她近乎虚脱的蜷曲了。“霓裳,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啊,世间最动听的莫过于这句话了。

  “师父,明天的治疗会不会更痛苦?”熬过了艰难的七天,霓裳喘息着问。

  “丫头,别人二十一年,也未必抵得上这区区二十一天。你还不满意吗?”玉修罗拭去脸上的汗水。

  满意,满意,我满意个头啊?经脉尽断的痛楚是真他妈的难以忍受。是不是真的断了,她不知道。只知道每波痛苦侵入身体的时候,她深刻了解了一个词汇的含义:生不如死!

  她哀怨的看向玉修罗,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师父,您就没有办法帮帮我吗?”

  “有。”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啊,有哇?”她的脸庞立时生动起来。

  “放弃。”他不动声色的解释。

  我勒个去!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啊?霓裳气的喷火,九十九拜都拜了,还差这一哆嗦吗?不帮就不帮,疼死才好呢。您一个人振兴玄影门去。趴在竹榻上的霓裳没看见,玉修罗的眼里闪过一抹促狭的笑。

  “小姐,我们在别院还要住多长时间啊?”兰儿替霓裳绾发。

  “你又没个心上人,住在哪里不是一样的?”霓裳打趣道。

  “小姐,”兰儿又羞又恼,俏脸飞霞。“奴婢是看着您最近消瘦的厉害,怕是水土不服。不如早日回京找个好大夫,细细调理一番。”

  “我瘦了吗?”霓裳对着镜子,仔细端详。嗯,师父的魔鬼疗法,蛮消耗体力的。找什么大夫啊,神医就潜伏在她的身边呢。

  “临行时,夫人再三叮嘱奴婢,要精心照料小姐。回去我怎么跟夫人交代啊?”兰儿为难的说。

  “呵呵,你家小姐潜心礼佛,每日素斋素食,自然会瘦一些。这说明我诚心为相府祈福,娘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再说,我若是胖成以前的那个样子,你才没法交代呢。”实心眼的丫头,有什么为难的。

  “噗嗤,”兰儿笑了出来,她家小姐越来越可爱了。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真不敢相信,一个人在短短的时间内会有如此大的变化,简直判若两人啊。

  “兰儿,半个月后,我们动身回家。”霓裳明确了归程的日期。她只剩下最后一个阶段的治疗,余下的日子,弄些汤汤水水的补补身子。天气凉了,她们的厚衣服都留在家里了。柳夫人不希望女儿在外住得太久。

  “太好了。”兰儿高兴的眉开眼笑,听雨轩的姐妹们,她想她们了。

  出乎霓裳的意料,第三个疗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师父命她熟练的背会了内功心法,在他的指点下,她试着捕捉体内的真气。那些藏在四处的气息,一点儿一点儿聚集,时而不受控制的乱窜。霓裳静下心来,感受它们的存在,像寻找一群淘气的孩子,找到后,商量着,让他们站成一排,向同一方向出发。在她的耐心引导下,这群不羁的孩子终于乖乖的接受她的指挥,汇成一股强大的气息。这股内力环绕着大小周天转了一圈,一路畅通无阻。

  玉修罗手内的金针齐发,霓裳体内的真气加快了循环的速度,泥丸宫的白气逐渐升腾。啊,受损的经脉、内息得到了完全的修复。

  更H`新H、最√1快上¤}酷◇u匠6@网}8

  气海充盈,通体舒畅,所有的疲劳一扫而空。霓裳睁开了眼睛,和玉修罗久久的对视着,两个人激动得热泪盈眶,成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