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色的药丸凝香丸,是玄影门的至宝。它不治百病,但是却能够提升习武者的功力,缩短修炼的进程。别人五年完成的事,你三年就能完成,这种捷径谁不想走。可惜的是手托着银子没处买去。

  凝香丸的制作繁冗,材料种类奇多。需要百花的花蕊,百果的精华,百草的汁液,配以天山的雪莲,百年的老参,以及灵猫香、熊胆、穿山甲等诸多名贵药材,经过反复提炼、炮制,历时三年,不过制得百丸。瓶里的药,还是“五殿追魂手”清虚道长当年留下来的。

  玉修罗大手凌空一挥,药瓶稳稳的落在他的掌心,看了又看,想了又想,把它揣进怀里。“丫头,这凝香丸来之不易,若不是为了接续你受伤的经脉,为师真舍不得拿出来。”

  “小气。”霓裳笑得坏坏的,好东西自然要大家分享,我是你徒弟,将来要继承你衣钵的。“师父,既然制药如此艰辛,不如您把药方传了我,霓裳如果有幸成功,孝敬您一半儿如何?”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以为我看得上那点儿蝇头小利?

  “哈哈,”玉修罗干笑了几声。人小鬼大的东西,以为你惦记的是我怀里的灵药,原来你的胃口大得惊人。本门历代弟子别说药方,就是药丸也没几个人见过。墨子非的断肠谷里倒是藏着三十丸,他命似的宝贝着。药方?你还真敢开口啊!(后来他发现,他的这个徒弟就没什么是不敢说出口的。人家的信条是:张嘴三分利,不给也够本。再说,万里有个一,就是赚的喽。)

  “霓裳,”他打开了一个木匣,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沉香木的匣子,衬着雪白的丝绸,十三根大小不一、粗细各异的金针并排放在里面。这长长短短的针,是预备扎她的吧?她苦着脸,撅着嘴一脸的畏惧。尼玛,她多希望自己晕针的好不好。

  “这就怕了?”玉修罗弯唇笑了,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嘿嘿,谁说我怕了?只是我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针,有些奇怪而已。”她嘴硬的说。前世没机会接触中医,现在可以找补了。

  酷!g匠网永@U久免t3费看)I小6说√

  “在竹榻上盘膝坐下,放轻松。”玉修罗吩咐一声,在水盆里净了手。

  霓裳乖觉的坐下,阖上双眸。十三根金针依次扎进身体的穴位。玉修罗不时的用手指捻动金针,在穴位的深浅上做着调整。起初麻麻的,像电流击中了身体,她不由的一阵抖动。继而尖锐的刺痛感袭来,霓裳觉得所有的关节似乎折断了,疼痛像泄了闸的洪水,来势凶猛,抵抗、挣扎,是徒劳的,她拼了全力去阻挡,却无济于事,红润的脸庞失去了血色,额头上的汗珠一滴一滴的滚落,洇湿了前襟。她紧咬了牙关,怕一张嘴,呻吟再也止不住。她的浑身瘫软,四肢不停的抽搐,“好痛啊,”她虚弱的低喊,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玉修罗双手齐挥,拔下了金针,在各大穴位上揉搓,一只手抵住她的后心心脉。良久,霓裳费力的睁开眼睛,柔弱的脖颈勉强支撑着沉重的头颅。她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冒着蒸蒸热气。玉修罗双手垂落在膝上,往日挺直的肩背有些佝偻,额角布满细小的汗珠,头顶上冒着蒸蒸热气,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

  霓裳不敢动,默默的注视着师父。这个刚毅的男人是为她输了内力,才如此虚弱的。

  玉修罗的呼吸逐渐平稳,他缓缓睁开双目。霓裳正愣愣的看着她,脸上挂着一条泪痕。翻出了参片,递到霓裳的嘴边,自己也含了,重新又闭上眼睛,调理内息。片刻之后,他再次睁开双目,跃下竹榻。

  “师父,您不是还有凝香丸吗?快吃上几粒啊。”霓裳的精力也恢复了一些。

  “呵呵,那些留给你吧,师父用不上。”他拒绝了,那药太珍贵了。

  “可是,师父,咱们这是第一次金针度穴。这样下去,你徒弟不敢相信,您有足够的精力接好我的经脉。万一,我是说万一哦,您支持不下去了,岂不是前功尽弃了。我会不会没救了?师父,您就吃一些嘛,我保证,日后一定炼出此药。”霓裳知道,师父是舍不得自己受伤的,这样劝说的话语虽然不中听,但是效果好就行了。

  玉修罗犹豫了,霓裳说得也不无道理。丹药还可以再炼,师弟那里还有一些,大不了呵呵,巧取也好强夺也罢,弄几粒是不成问题的。正如霓裳所说,他可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振兴师门嘛。想来师父是不会怪他以大欺小的。

  “也好,这药丸你每日三粒,为师嘛,一粒足够了。”以他的修为,可以确保万无一失了。

  师父的软肋就是师门。一旦和它扯上关系,事情就好解决多了。

  “霓裳,今日就到此为止了。剩下的六天,每一日的疼痛,都无法减轻。也许,会更痛苦,这个过程相当于把你萎缩的筋骨用外力强行拉长。”

  “师父,那不是拔苗助长吗?”霓裳跳了起来,那个后果是很不好的。

  “嗤,”玉修罗忍不住笑,她是怎么想来的,不过,挺形象的啊。“放心,放心。”他拍了她的肩膀,迫使她老老实实坐下。“师父是不会让你死在田里的。经过师父手的草啊,会长成参天大树的。”他玉修罗的名号岂是白来的,小丫头至今还敢心存怀疑。

  “师父,人命关天,您确定可以成功?”关乎切身利益啊,原谅她的不敬吧。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道理,你不懂吗?或者,你有更好的办法救治你自己?”玉修罗重重的哼着。要是墨子非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人敢怀疑宣子凯的医术,岂不是要活活笑死。

  “那个,我没有。”霓裳尴尬的笑,豁出去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