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飒飒,鸿雁南归。中秋渐近了,玉修罗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那身水靠,历经一年,不见萎顿,反而更加乌黑油亮。一年前,他是想一剂毒药毒死那些个水怪。但一路研究下来,他发现水怪体表的褐色凸起里,可以提炼出一种新的毒素。“见血封喉”堪称天下第一毒药,但是前提是得“见血”不是。这种红色粉末,腐蚀性极强,一旦沾在身上,衣服会被蛀成一个个小洞,肌肤会被灼伤,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会成片的溃烂。作为断肠谷的弟子,他岂会放弃这来之不易的宝贝。他舍不得下死手了。他拿出师门独特的迷药,唯恐药性不够强烈,他在里面又加入了一味草药“押不芦”。玉修罗尝试着在野蜂蜜中掺入了改进后的迷药,哈哈,不用不知道,一用吓一跳,一头成年的熊,刚刚用舌头舔完一小碗的蜜水,立刻像喝醉了酒似的,摇摇晃晃的,没走出去多远,一头栽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月亮跳出了云海,玉修罗仰望着月色,计算了一下时间,穿上了特殊的水靠。拾起早已砍断的松树,徒手劈成一块块的木板,他将木板丢下潭去,身形一跃,脚尖点在木板上,他迅速漂移,很快接近了小岛的边缘。背后背着一只剥了皮的肥羊,他肩头一晃,“咚,”的一声,羊在水面上方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入水里。水面立时泛起汹涌的波涛,水怪争先恐后的赶来,好一阵撕咬,浓重的血腥扑鼻而来。玉修罗颇有兴味的关注着脚下的潭水。一刻钟的功夫,水面恢复了平静,几条黑影随着波浪起起伏伏,无力的飘荡。

  恰在此时,洞口像含苞的花朵慢慢绽放了。圆圆的黑洞,闪着明明灭灭的幽光,无穷的诱惑让人产生了飞蛾投火的勇气。玉修罗眯了双眼,凑近了洞口,手一扬,一股黄烟覆盖了整个洞口。玉修罗轻轻跃起,避开了风口,负手而立。不消片刻,烟雾淡了,散了,袖子一抖,飞虎爪直直的飞进洞中,他抖动着手腕,飞虎爪灵巧的搜寻着,“啪”,勾住了什么,不动了。收着绳索,分量似乎不轻,稍稍用力,一条七、八米长的蟒蛇,瘫软的脑袋垂落着。好险!玉修罗不由一阵后怕,亏着留了个心眼,差点又上了这些个畜生的当。确定再无危险,他小心的把手伸进去,仔细的探寻。右侧的石壁上,散发出不同寻常的寒气,他心中暗喜,五指弯曲,扣紧了剑柄,用力拽向怀里。

  长约二尺的一把短剑握在他的手中。来不及细看,他飞身落在岸边。

  长不过二尺,宽不过几寸,黑漆漆的剑身,刻着古朴的云纹。这会是那把传说中的利剑?玉修罗失望的瞥了一眼,实在是貌不惊人啊。他握着剑柄向后一抽,嗯?剑鞘纹丝不动!手上加了三分力道,再次拔剑,还是不动。嘿嘿,他负气的使出七分内力,一头牛也能被他打倒了。剑鞘仿佛牢牢的长在剑身上,不见丝毫的缝隙。他从怀里摸出一把小巧的匕首,试图分开剑鞘,“嘣”,精钢打造的匕首断做三截。宣子凯的心沉了下来,内功心法藏在剑鞘的夹层,可是他如何能够取得到呢?

  为了得到玄玉剑,师父竟然经历了诸多磨难。“师父,原来您已经得到玄玉剑了?”霓裳还以为她与宝物无缘了呢。“不过是一件废物而已。”玉修罗淡淡的说,提不起半分兴致。两年的时间,熬尽了心血,却徒劳而返。

  “师父,我能看看吗?”好歹得看一眼吧?师父的心意比宝物本身更珍贵。

  “喏,这不是。”玉修罗取出玄玉剑,托在掌中。

  酷匠v网‘f唯3D一正版{《,j其)他Z都w@是\盗版ZH

  咦?这就是玄玉剑吗?“师父,您是说,这就是上古神剑吗?”她摩挲着。

  “为师也不敢确定。但是它出现的时间、地点与你师祖说的完全吻合。只是本门恐怕无人能解开这个谜了。”他遗憾的说。

  “可是师父,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它哩。”霓裳思索着,脑海中一幕幕过着电影。

  “简直是胡说。”宣子凯笑骂:“关于它的传说已经近百年了。除了你我,这世上大概没有第三个人见过。难道你是不曾喝过孟婆汤,上辈子见过它?”

  对,对哦,真的是上辈子!霓裳咽下了快到嘴边的话。唉,这穿越的事情怎么解释的明白呢?师父不会以为她疯魔了吧?

  “嘻嘻,师父。我在梦里见过它。是在一座雪山上。”她转了转眼睛,狡猾的笑——这不算说谎吧?人生如梦,那一场梦中的情景,她记得牢牢的。她想起来了,在那座雪山上,她的手曾经抓过一块千年寒冰,就是这样的形状。那道耀眼的光芒一闪而过,她在雪山上最后的依靠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然后她重重的跌落下来,然后她摔伤了腿躺在相府的床上,然后,然后她就悲哀的变成另外一个叶霓裳了。

  她轻松的讲起那个奇怪的梦,心头却无比沉重,无论如何,她是回不去了的。

  这丫头的故事好离奇啊!可是她描述的情景却那般真实。难道梦里的东西也是可信的?

  “呵呵,丫头呀,你在梦里是怎么打开剑鞘的?”玉修罗最关心这个问题。

  “师父,在梦里它是没有剑鞘的啊。只是一块通体透明的寒冰。”霓裳有些郁闷,她的记忆不完整,就连梦也是零碎的吗?

  一道越来越强的绿光,围绕在两人的身旁。玉修罗望了望石壁,夜明珠发出的是白色的光芒啊。霓裳的手腕一痛,啊!玉镯紧紧的箍着她嫩嫩的皮肉,她咬紧了下唇,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血珠一颗一颗的滴落,溅在镯子上,妖艳异常。“咔”镯子断裂开来,一根小小的“丁”字型银片掉落。玉修罗弯腰捡了起来,奇怪,这东西与剑柄上的凹陷倒是一模一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