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在焉的念了一大段的经文,霓裳抖了抖裙角,站起身来。落日的余晖,映在西面的窗子,红彤彤的一片。她又完成了一天的任务。施施然穿过甬路,她走向自己的房间。

  有个仆役拿着扫帚轻手轻脚的打扫院中的落叶。秋天的风,打了个旋,地上就铺满了层层的落叶。红红黄黄的,像构图奇特的地毯,踩上去软软的。

  真香啊!她嗅着桂花的香气,心里甜甜的。“弹压西风擅众芳,十分秋色为谁忙。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多么真切的写照!等一会儿,派梨花知会福伯一声,多多的采些新鲜的桂花,她要做糖渍桂花哩。

  “亥时我去找你。”扫地的阿伯挥动扫帚,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看不清他的脸,但那熟悉的气息是不会弄错的。霓裳低声的笑,呵呵,名动江湖的玉修罗啊,扮作叶家的下人,她可真有面儿。

  吃了晚饭,霓裳借口累了,让兰儿早早的铺好被褥,上床休息了。窗帘遮的严严的,一丝光也透不过来。将近亥时,霓裳坐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她想知道,哥哥的护卫那么精明,师父用什么障眼法蒙混过关。

  床下有轻微的响动。霓裳楞了一下,怎么,有老鼠吗?她最怕的就是这种灰不溜秋的东西。

  “咳,咳,”霓裳故意的清着嗓子,希望吓跑它。

  “丫头,不用怕,是我。”玉修罗揭开几块地砖,钻了出来。“哈哈,你应该“喵喵”的叫,咳嗽是不管用的。”玉修罗促狭的笑。

  “师父,你好坏!就知道作弄人家。”霓裳嗔怪的说。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床下还有暗道。

  “好了,你随为师走吧。”

  “去哪里啊?”霓裳好奇的问。别院那么多的侍卫,他们走得出去吗?

  玉修罗指着床下,笨啊,谁说要出去了?

  哦,霓裳恍然大悟。她摆了两个枕头,装成个人形,为他们盖上了锦被。弯腰掀开了床幔,一个方方的洞口出现在眼前。她探头看了看,一架竹梯立在下面。她顺着梯子爬了下去。玉修罗巧妙的掩盖好洞口,轻轻一跃,悄无声息的落在地面。

  “啪”,他打着了火石,借着幽暗的火光,他带着霓裳走过一段狭窄的小路。拐了几个弯,眼前是一座石室,墙壁上镶嵌着几颗夜明珠,室内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一张木床,上面铺着厚厚的草垫,一副简单的铺盖整齐的摞在一边。一张竹榻,两把木椅,桌子上一把茶壶,几个瓷杯。

  “哇,师父,这些天你一直住在这里吗?这个石室不会是你新修的吧?”她夸张的叫。

  “你修给我看看。真以为你师父是老鼠吗?这个石室几年前就存在了。不过一直弃置不用而已。”

  酷7$匠W网首/发

  “师父,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恢复我的记忆吗?”霓裳对石室的问题并不感兴趣。

  “霓裳,这件事需要你自己做抉择。你的记忆不是没有恢复的可能,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许你会受到伤害。”玉修罗凝重的说。

  “师父的意思是?”

  “这件事情,有两种解决方法。一,我把所有的事情详细的讲给你听,废了你从前的修为,你重新练习功法。虽然所需的时间长一些,但没有麻烦。二,就是我用金针度穴,配合我的功力,打通你的经脉,续借从前的修为,冲破封印,想起一切。但是此法并无十分的把握,一旦失手,你再无习武的可能。”

  “如果成功了呢?那会怎么样?”霓裳追问。

  “如果成功,你的功力可能会突破你修炼的瓶颈,顺利的成为绝世高手。”

  “师父,第一种方法需要多长时间?”她问。

  “大约五年。”玉修罗答。

  “第二种呢?”她等不了。

  “七七四十九天。”

  “师父,我选择第二种。”她瞬间做了决定。

  “霓裳,你想好了。第二种方法,实施起来,痛苦非常,不是常人所能忍受。一旦出现意外,再无补救。第一种时间是长了些,但是绝对安全。况且师父可以用灵药辅助,也许会事倍功半。”

  “师父,您不是医术他天下第一吗?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她贪心的问。

  “霓裳,若不是两年前,你修炼的内心功法,无法突破精进,我也不会相信江湖传言,远赴塞外,寻找玄玉古剑。我若是不离开,又有谁能害的了你呢?”他有些自责。

  “玄玉古剑?师父,那东西和我有什么关系?”

  “霓裳,你忘了,你修炼的心法共有七层,你只练到第五层。剩下的两层,为师无法传授。听师父他老人家说,最后两层心法的口诀藏在玄玉剑的剑鞘里。只有找到它,才能发挥出它的威力。”

  “师父,这两年您是去寻找玄玉剑了吗?”

  “是的。霓裳,玄玉剑据说落在了塞外。为师历经千辛万苦才打听到它的下落,可是依旧于事无补啊。”玉修罗失落的说。

  “师父,灵物自然难寻,有些人一辈子都求不来的。霓裳何德何能,小小年纪就能得此宝物。您老人家为了我想必是吃了不少的苦,霓裳感激万分。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您为我治病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