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夜晚,像熟睡的孩子,甜美、祥和。田野中,虫子在低吟浅唱,微风吹过麦浪,它们在一唱一和。

  一夜好睡!远离了繁华喧嚣,避开了红尘纷扰,霓裳实实在在的睡了个好觉。

  吃过早饭,叶凌峰带着两个侍卫离去了。

  前院的仆役不经允许,是轻易不会往后院走动的。二层的侍卫,分批分班的巡逻守夜,不敢疏忽大意,夫人、少爷可是特意叮嘱过的。福伯管理着别院和庄园,两下忙碌。“小姐,您若有什么吩咐,就派梨花传唤一声吧。”福伯恭谨的说:“这丫头虽然粗笨,倒还稳重。”他见霓裳只带了兰儿一人随身服侍,知她不喜人多,故而只挑了梨花一人,前后院的跑腿学舌。

  “福伯,我在礼佛的时候,不许任何人打扰。”这个借口不错,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

  每日三餐,由梨花定时送到西跨院。其余的时间,霓裳一个人在佛堂里默默的诵经祈福。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别院多了一位女主人。

  臭老头!霓裳窝在床上生闷气,她都来了好几天了,玉修罗却至今音信皆无。你当本姑娘真是来吃斋念佛的吗?信了你的鬼话,却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今晚又没戏了,洗洗睡吧。她无奈的钻进锦被。

  今夜的月亮早早的躲到乌云背后,调皮的不时撩开面纱,娇羞的偷窥人间。深秋的风打在身上,透着丝丝寒意。值夜的侍卫挑着灯笼四下照看,来回走动。“噗,”“噗,”灯笼的火苗无力的跳动一下,光线暗了。一条人影狸猫似的射向东跨院。为首的侍卫竖起食指,按在唇上,示意大家不要声张。几点火星在黑暗中蔓延,不知引燃了什么。“哔剥”作响。

  “走水了,走水了......”两名侍卫大喊着,迅速向东跨院奔去。前院一阵慌乱,纷杂的脚步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粗使的仆妇拎着水桶,端着水盆,挥动着扫帚赶了过来。福伯气喘吁吁的呼喊着:“快,大少爷的卧房有不少的兵书战策,可不能毁了啊。”

  来人阴测测一笑,弃了火场直奔霓裳的西跨院。嘿嘿,乱吧,越乱越好。

  霓裳早已惊醒,刚披了衣服,就听见侍卫压低了声音低低的呼唤:“小姐,事出突然,属下得罪了。”不等她搭话,二人已落入她的房间。侍卫首领张鹏对霓裳一抱拳:“小姐,火势无碍,其它侍卫和福伯已经带人扑救去了。属下以为这场火其实是冲着小姐而来。我二人特此来保护小姐。”话音未落,一道寒光刺向霓裳。张鹏、李平持剑护卫。来人吃了一惊,知道“调虎离山”的计策让人识破,不敢恋战,夺路而逃。二人对望了一眼,不敢确定对方有没有同伙,停下了追赶的脚步。

  东院的火势很快被扑灭了,并没有多少损失。仆役们仔细的清理了院落,退了出去。“好好的院子,怎么会起火呢?”福伯不解的问叶凌峰留下的侍卫。他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了,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几个人摇了摇头,他们不敢告诉他,这一切也许是因为小姐。老人家年纪大了,少受些惊吓吧。

  “大小姐,”老人家想起了小主人。“福伯,您放心吧,张、李二位大哥,早已去保护小姐了。”

  “那就好,那就好。”那可是相爷、夫人的心肝宝贝,出不得差错。

  “呯,”“呯”西跨院的房顶有人摔落。几名侍卫扶着福伯急忙过去一探究竟。院子中央躺着三个人,被摔得七荤八素,龇牙咧嘴的爬不起来。

  “几位兄弟,带他们前院审问,免得惊着小姐。”张鹏发了话。

  “大哥,他们都服了毒了。”刚才还在挣扎的几个人突然间抽搐起来,嘴角流出血沫。

  “明天一早报官备案吧。”张鹏思索了片刻。

  “这几人分明是遭人擒获,被扔下来的。是谁在暗中帮忙呢?”侍卫们嘀咕着。

  霓裳咬唇偷笑,她知道,一定是玉修罗干的。

  “小姐,这几个刺客绝非等闲之辈。属下一定加强防卫。”张鹏再次抱拳。

  “张大哥的能为只在他们之上,也绝非是等闲之辈啊。”霓裳似笑非笑的说。

  “小姐,咱们不过是府中的侍卫,当不起您的夸奖。”张鹏垂了双手,恭恭敬敬的。

  “呵呵,张大哥。当着真人别说假话。你这话,我是不信的。”霓裳笃定的说。这等身手,这等心思,普通侍卫做得到吗?

  “那个,小姐是如何看出来的?”张鹏不解,他和普通侍卫不一样吗?

  “属下。”霓裳淡淡一笑。这两个字应该是他们对哥哥的自称吧?

  伸手在脸上拍了两下,张鹏搓了搓手,尴尬的笑了:“小姐真是聪慧!仅凭一个称呼就判断出咱们的身份。不错,咱们不仅是叶将军的手下,更是他的贴身护卫。前几日将军命我们扮成相府的侍卫,随您来到别院。将军说,万一遇上危险,相府的侍卫能力有限,而咱们可都是将军百里挑一选出来的。”

  “你们是哥哥的护卫?”霓裳大大的感动了,哥哥竟然把他的精锐安插在她的身边,为了预防可能降临的危险。

  更:K新6最9.快上*酷='匠N‘网

  “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让小姐识破了。”

  “我是你们将军的妹妹,又能比他差多少?”她骄傲的挺直身子。

  “嘿嘿,”侍卫们憨憨的笑。

  “废物!”她气急败坏的顿脚骂道。“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亏你还有脸回来见我?”

  “主子息怒。那些侍卫功夫了得,属下一时失了手。”黑衣人面带羞惭。

  “不过是一群侍卫,你什么时候这么无用了?”她怒气不减。

  “主子,那群侍卫应该是叶凌峰的心腹。另外,属下还遇到一个身份不明的蒙面人,武功深不可测,他在暗中袭击了咱们的人。”

  “什么?”她的脸色愈发阴沉。

  “主子,虽然咱们的人可能落入他的手里,但是他们是问不出什么的。那都是死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