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叶小姐准备去城外别院居住。”冷日定时汇报。

  “怎么,她是去养病还是去反思啊?”死丫头,跑那么远,心血来潮时想看一眼都不方便。

  “据说是礼佛,种善因,结善果。”冷日背书一般。

  “你信吗?”红衣男子叩击着桌面,盯着冷日的脸。

  “不信但不得不信。”冷日回答。

  “这是什么话?”红衣男子一愣。

  “主子,属下当然不信。可是属下无能,查不出真相。”冷日垮着脸,唉,两个字:丢人。

  “呵呵,疾风堂的堂主也有查不出来的事情!那丫头最近接触过什么人吗?”狡猾的狐狸才能激起好猎手的兴致,这场戏越唱越精彩了。

  “回主子,参加过尚阳公主的宴会,那些人您是知道的。之前,见过东方千寻。”

  “天下第一庄的少主?他们怎么认识的?”莫非叶府和江湖也有往来。

  “这个,东方千寻夜入皇宫,被当做盗贼追捕。他误打误撞的闯进了叶小姐的房间。”主子,别往下问了,行吗?

  “他没吓着爷的女人吧?那丫头胆子大着呢。”他轻笑。

  “是,是不小。”冷日结结巴巴的。

  在“怎么,那小子欺负丫头了?”冷日今天的行为很反常啊。

  “没有,可是......”怎么回话啊?冷日死的心都有。

  “可是什么?”他俯身端起冷日的下巴,“我的规矩你知道,敢有一个字的隐瞒,你试试!”

  后背的冷汗“嗖嗖”直冒,他期期艾艾的说:“主子,那个,当时叶小姐在沐浴。”

  “什么?”他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抬腿踢了过去。

  冷日跪在地上,不敢躲,生生受了他一脚。身子被他踢得一歪,赶忙爬起来重新跪好。

  “主子息怒!属下失职,属下知罪。”他急忙叩头认错。惨了,惨了,等着受罚吧。

  “她没呼救吗?”他的脸阴云密布。

  “没有。就是呼救,属下也不敢进去。”冷日这份委屈,我若是冲进去救人,您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行了,你先滚起来吧。”红衣男子秒懂。

  “多谢主子!属下还是跪着吧。”后面的话,您更不见得爱听,免得您再折腾我。

  “说吧,爷不迁怒就是了。”事情一旦扯上了那个丫头,他就无法淡定。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哪像个做大事的。默默的数落了自己,红衣男子止住怒气。

  “主子明鉴。”冷日讲述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什么?她竟然替东方千寻做掩护!还收了人家的令牌。私相授受!谁允许你接受别的男人的馈赠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东方千寻,你最好小心点儿,欠了爷的账,利息很高的。丫头,你脑子坏掉了?一块破令牌都能当成宝贝,没见识!爷送你的是整个天下,破铜烂铁的给我扔远点儿。看来,得尽快宣示主权了,省得一群男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媳妇。爷度量小,养花不是供人观赏的,好东西一定要独享,好女人也是如此的。

  “挑选十个资质过人的女孩,送给冷星,将她们培养成最优秀的暗卫。她用得到。”对着某一方向他嘀咕着:你家男人我多好,还没怎么着呢,就处处为你着想。再敢四处招蜂引蝶的,爷就先下手为强,摘到手再说。

  “主子英明。”冷日差点三呼“万岁”了,虽说是亡羊补牢,等那些女暗卫训练好了,他再也不必当这份提心吊胆的差事了。两头不落好的日子,他是过够了。

  “还有,放出消息,夜闯皇宫的人是天下第一庄的少主。有什么珠宝遗失,不能结的案子,尽可以算在东方千寻的头上。”爷就是睚眦必报,怎么着吧,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是,属下马上去办。”冷日心里满满的全是崇高的敬意:主子人真好,从来不记仇。一般时候,有仇当场就报了。

  听雨轩的院子堆满了大包小裹。衣食住行的,样样齐全。“霓裳啊,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这些东西带上,可别屈了自己。”柳夫人命下人搬运。“娘,”霓裳哭笑不得,“女儿又不是出嫁,您不用这么夸张吧?”

  “别院的条件比不得相府,你听娘的,全部带上。”柳夫人嗔怪的说。

  “娘,我只带随身的衣物就行了。女儿只是小住几日,您这大张旗鼓的,会引人闲话的。”柳夫人还要坚持,霓裳趴在她的耳边悄声说:“娘,这事不能张扬的,会折了女儿的福报。”

  “那,依你吧。”唉,神仙管的事比她这个当娘的还多。

  “娘,您放心。别院规模虽然小了点儿,一应布置俱是仿照家里的,不会委屈妹妹的。”叶凌峰也有些好笑:他这是送人还是押镖?

  “凌峰,路上小心点儿,照顾好你妹妹。到了别院,让福伯多调配些人手,仔细照应着。多带些相府的侍卫,挑功夫好的。”柳夫人不厌其烦的叮嘱。

  “娘,您好偏心。儿子上战场都没见您这般紧张。”叶凌峰打趣道。

  “那怎么一样?女孩子像鲜花一般,自然娇嫩些。”柳夫人坦然作答。

  “嘻嘻”,“哈哈”。兄妹俩同时笑了起来。柳夫人的离愁别绪在笑声中被冲淡。

  两辆马车,在叶凌峰的护送下离开了相府,十几个侍卫紧紧相随。

  路程并不遥远,下午一行人顺利的来到别院。总管福伯带着下人满面笑容的迎了出来。

  “少爷,大小姐,一路辛苦了。”福伯笑眯眯的躬身施礼。l叶凌峰微微欠身,“福伯,你可是又发福了。”

  “嘿嘿,托相爷、夫人的福。”老家人慈眉善目的。

  “这就是大小姐吧?几年不见,出挑的更加俊俏了。”他笑着赞叹。

  O更4新最K、快上u(酷W匠网J

  “福伯好。”霓裳学着哥哥,微微欠身。

  “老奴接到夫人传来的消息,高兴坏了。院子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房间也收拾利落了。不如让梨花带大小姐进去休息吧?”他谦卑的问。

  “好吧,梨花,你帮着兰儿服侍大小姐吧。”叶凌峰非常熟悉别院的人。

  “梨花见过大小姐。”一个清秀的丫头走了过来。

  别院的东跨院,是叶凌峰在此的住处,霓裳,在西跨院安顿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