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太棒了,有这么一牛哄哄的大靠山耶。霓裳心花盛开的一朵一朵的,简直要爆满山。怪不得自己一点儿也不惧怕他,“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应该是真心实意疼爱她的人。

  她跳起来,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响亮的在他的左颊上亲了一口。他身上有爸爸的味道,熟悉的气息让她不愿放手。

  玉修罗的脸“腾”的红得像熟透的虾子,这丫头放肆到如此地步,不知道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吗?他恼怒的想推开她,低头却看见了她恋恋不舍的窝在那里,像迷失的幼鹿重回父母的怀抱,无助凄惶而又分外渴望。这一刻,百炼精钢也成绕指柔,她幼滑的指尖触摸的是他心底的柔软。唉,她这是有多委屈啊!

  “你当师父是秋千,准备吊在上面一辈子吗?”他忍无可忍的问。他能说他的脖子快要断了吗?

  “哦”,她缩了手,跌坐在床上。切,我有那么重吗?

  “师父,为什么我最艰难的时候,你不在我的身边?”她开始发难。

  “呵呵,丫头,这个问题,以后你会明白的。现在,我要走了。”他重新系好黑纱,仍旧从窗口飘出。

  不是吧,扰了她的好梦,只是为了给她讲个故事,而且未完待续。她无奈的躺回去,开始数羊。

  接连三天,霓裳在半夜准时醒来,但是窗子关的严严的,连只苍蝇都不曾进来。师父啊,你扔下我不管了吗?霓裳觉得自己很像守株待兔的农夫,兔子不来,她就只能傻傻的等。

  第七天的早晨,霓裳艰难的和枕头做了一番斗争,拒绝了它的诱惑,径直起身。睡眠不足导致她的眼底发青,拿了昨夜的剩茶,她仔细的抚平,贴在眼睛的下方,冰凉舒适的感觉扩散开来,人也精神了。

  咦?一张寸巴宽的纸条压在桌面上。霓裳凑近了观看:设法搬到别院居住。底部清清楚楚的写着三个小字——玉修罗。霓裳迅速抽出纸条,在烛火上燃成灰烬,再把纸灰掺进残茶里,不留任何痕迹。直觉告诉她,叶府没有人知道玉修罗与她是师徒的这层关系。

  去那里居住?呵呵,别院,说的好听是休闲静养的所在,其实大户人家往往用来幽禁犯了错的女眷。她呆傻痴肥的时候,爹娘都没舍得送她过去,现在她有什么样的理由去说服他们啊?装病?算了算了,病了两年,家人都习以为常了,此路不通。怡情养性?也不行,柳夫人这一关就过不去。她巴不得霓裳立刻拾回从前的风光呢。总不能去欺负庶妹,闹得家宅不和吧?不行不行,她可不能背负恶名,云沧海那个王八蛋,无风还三尺浪呢。找个正当理由这么难吗?神啊,帮帮我吧。神?对,霓裳眼睛一亮,就是这个主意。

  兰儿进来服侍的时候,发现霓裳懒懒的卧在床上。“小姐,您不舒服吗?”她近身摸了摸小姐的额头,不烫啊,似乎不是着了凉。

  “兰儿,我没有病,是心里不大舒服。”她恹恹的。

  “小姐,我去请大夫吧。”兰儿有点儿发毛,心病难医啊,还说不是病!

  “我的病,大夫治不了的。吃过早饭,你去请母亲过来吧,我们娘俩儿说说话,也许就好了。”霓裳有气无力的说。

  啊?小姐不会犯了旧疾吧?菩萨保佑!听雨轩上下可喜欢现在的小姐呢。

  “奴婢现在就去。”兰儿着了急。

  “傻丫头,悄悄的。不要惊动了别人。我是有事和母亲商量,你放心,我没病。”霓裳支起半个身子证明给她看。

  “好吧。”兰儿应着,小姐的主意是不会错的,这一点,她深信不疑。

  饭后,兰儿去请了柳夫人。“你们都下去吧,我有话和母亲说。”摒退了丫鬟,霓裳斜倚在靠枕上。

  “女儿啊,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还把人都打发出去了?”柳夫人奇怪的问。

  “娘,我要去别院住上一段时间。”霓裳开门见山的说。

  “傻孩子,冷冷清清的,你去那里干嘛?听雨轩不称你的心了?”柳夫人慈爱的问。

  “娘,您知道女儿为什么一病不起吗?”

  “嗐,你爹请了多少名医,都说不出个中缘由。娘能知道什么?”想起女儿受的罪,她就心疼。

  “娘,女儿昨夜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了一位白衣仙子,她说女儿本是百花仙子转世,相格清贵,异于凡人......”

  “哈哈,我就知道我的女儿是个好命的。霓裳,你降生的时候真的是百花齐放呢。”柳夫人得意的接过话头。

  “可是,娘,你知道女儿为什么生了一场奇怪的病吗?”

  “这个,仙子也知道?”柳夫人轻易的走进霓裳设的局。

  (酷*匠$:网首发

  “是啊,她说女儿虽然贵不可言,但命中带煞,才引来这场劫难。”霓裳认真的说。

  “啊?那你现在好了,是不是以后就会平安无事了?”柳夫人急急的问。

  “当然不是。那仙子说,十岁以后,女儿每年必须选一处远离喧嚣,不受纷扰的清净所在,住上一段时日,潜心礼佛,才能化解厄运。”霓裳说得真而切真,“娘,我想,寺庙倒是清净,只是人来人往的,不如自家的别院方便。女儿在那里礼佛,一为消灾避难,二为爹爹和哥哥求个长久的荣华,三为祈祷娘亲永葆青春。您看可好?”霓裳垂下双眸,态度诚恳。

  “霓裳,娘陪你去吧?”她不放心啊。

  “不用了,娘。我不过小住几日,回来之后,女儿的命运一定会好转的。这次我准备只带兰儿前去,你若是不放心,多派些侍卫就行了。”霓裳摇着母亲的手,不住的撒娇。

  “好吧,为了你的将来,就委屈一阵子吧。明天娘先派人去通知别院的管家,安排妥当了,让你哥哥去送你。他围猎的时候,住过那里,对那一带的情况比较熟悉。”柳夫人做了决定。

  “还是娘想的周到。”她亲昵的拍着马屁。

  城外四十里,就是叶家的别院。一座三进的庭院,修葺得整齐利落。除了叶凌峰偶尔在此落脚,叶家的人几乎没有谁来过。周围一排排的房舍,居住的是叶家的庄丁和农户,每日里辛勤劳作,表现出色的,有机会进入相府内院执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