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玉修罗

  有点儿冷哦。叶霓裳睡得迷迷糊糊地,被子滑落了吗?她不情愿的摸索着,唔,还在啊。窗子开了吗?用手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她立即爬了起来。都怪东方千寻那个混蛋,害的她产生了心理阴影。

  “终于肯醒了?反应太迟钝了。”靠在窗口的蒙面男人不满的说。害我等这么久,是你不对啊。他是这个意思吧?

  靠!这又是哪位大神?从声音中断定,他绝对不是东方千寻。

  稳了稳心神,霓裳懒懒的说:“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是怎么搞得,一个一个的偏偏喜欢钻女孩的窗户。拜托你下次从那里进来好不好?”她指着门的方向。

  酷4匠R网正版首W\发7

  “你们?还有谁来过?”他追问。尼玛,我才是房间的主人好吗,不是你欠我一个解释的吗,难道需要我给你交待吗?相府的安保工作有待完善啊,她是不是应该考虑引进现代化的防盗门窗技术啊。

  “你是谁啊?不怕相府的侍卫发现吗?”她抱了枕头。

  “霓裳,你不认得为师了吗?”来人大惊失色,那些侍卫下人在他眼里,简直是形同虚设。哀嚎为师,是师父的意思吗?叶霓裳的思维瞬间短路,她没有印象啊。

  蒙面人身形一动,手指搭住了霓裳的腕部。半晌,发出一声冷笑:“好手段!什么人如此恶毒,伤了你的脉息,损了你的修为,甚至还能够抹杀你的一部分记忆。”

  什么跟什么啊?霓裳表示完全听不懂。她的世界至今仍是不完整的啊。

  “既然你说你是我的师父,能满足我的两个要求吗?”狗血的剧情啊,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睡觉了。

  “治好你的病,查出害你的人?”这样的要求合乎情理。

  “第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第二,让我看清你的相貌。”她和他根本不在同一步调上。

  “嗤”的一声低笑,“丫头,难道你不担心自己的身体?”

  “你是我师父,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的。”她前世看过金庸、古龙、梁羽生的许多武侠小说,书里的侠客对自己的徒弟可宝贝的紧哪。打了孩子娘出来,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找上门来的师父,呵呵,有便宜不占是傻瓜哦。

  她这是吃定自己了。蒙面人笑着扯下了罩面的轻纱。

  月亮斜斜的挂在半空,清辉洒满了大地。叶霓裳运足了目力,仔细的端详站在窗前的人:中上等的身材,(目测大概1.78米左右)细腰奓背。淡黄的脸儿,修眉俊目,高高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嘴唇。尤其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精光湛湛的眼睛,令人不敢对视。

  “月下观男子,灯下看美人。嘻嘻,师父,你长得挺招风嘛。”霓裳的语气里没有一丝弟子该有的庄重,反倒充满了调戏的味道。

  “胡说!”男子笑骂,手中的折扇不轻不重的敲中她的头。

  “哎呀,人家不过说了一句实话而已。你打我做什么!”她把头藏在被里,再不肯出来。

  小儿女的姿态惹得男子阵阵发笑。“怎么不想知道为师的名号了吗?”

  “爱说不说,左右名字是个符号,难不成能是个鬼不成?”她耍赖的嘟囔。

  “呵呵,我徒儿就是聪明,一猜就中。”他故意的惊叹。

  “啊?”不会这么倒霉吧,她的师父真的是个“鬼”?

  “你骗人!月光下明明有你的影子。装神弄鬼的吓唬谁啊?”她坐了起来,试探着伸出小手,摸上了男子宽阔的额头,嗯,标准的人体温度,铁定是个人。哼,本宝宝不是好糊弄的。

  “一个女孩子,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成何体统!”他呵斥着,拨开了她的小魔爪。自己这个徒弟,性子怎么还判若两人了。

  “说重点,我还没睡够。”她哀嚎。

  “为师是玉修罗——宣子凯。”他一字一顿的,唯恐她记不住。

  哈哈!是个管鬼的哩。霓裳笑问:“你那么认真干嘛?这名号很吓人的吗?”

  宣子凯的嘴角抽搐了,敢问这话的,尤其敢当着他面问的,叶霓裳是第一人,无知者无畏啊!

  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断肠谷主墨子非是他的亲师弟,不过没几个人知道这层关系。墨子非以“医毒双绝”的绝技成名江湖,世间只有三个人知道宣子凯的造诣远在墨子非之上,一身武功修为也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一个是他们的授业恩师“五殿阎罗追魂手”清虚道长,他老人家在十年前驾鹤西游了,他是不能说的;一个是宣子凯本人,他一生为情所累,独来独往,甚少与人交结,他是不屑说的;还有一个人就是断肠谷主了,他为人醉心医术,最重名利,他是不肯说的。宣子凯性情刚烈、爱憎分明,看不惯师弟伤及无辜,用活人试药的行为,屡屡规劝无果,一气之下离开了断肠谷。

  行侠仗义是铁血男儿本色,多年来他不知铲除了多少江湖败类。他的武功不是用来杀人的,但是一旦上了他的“死亡名单”,无论是一派的门主还是不入流的宵小毛贼,都无法逃脱他的千里追踪。他对付恶人从不喜欢一刀毙命的方法,而是用一种奇怪的方式下毒:毒药在体内三个月发作一次,滋味如同万蚁噬心,如果运功抵抗,可以减缓痛苦,但是后果是,毒药随着功力侵入七经八脉,发作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痛苦越来越深。要命的是明知道是饮鸩止渴,却不得不热切的灌下这杯毒酒,换得短暂的安宁。每个人的死法最后都是肠穿肚烂,不成人形。

  人怕逼,马怕骑。十七个黑道高手经过周密的谋划,在青峰山下与宣子凯展开了殊死搏斗。那场争斗使日月失色,山河呜咽。没有人目睹当时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夜的功夫,青峰山下七零八落的到处都是残缺的尸块,场面之残暴血腥,令人发指。

  据说全身而退的宣子凯当时仿佛是浴血的修罗再世,手段毒辣,无人望其项背。“玉修罗”的名号由此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年离殇 说:

不小心丢了一章,今天补上吧。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