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久不曾做过这样可怕的梦了!云飞扬喘息着从梦中醒来,抬手拭去额头的冷汗,拿过一个松软的迎枕,他半靠着坐了起来。

  想到小紫萱在湖里沉浮挣扎,他的心针扎似的疼。当年,他也是这般年纪吧。他只来得及喊了一声“救命”,便被水呛了。他手脚并用的扑腾,离岸边却越来越远了。下意识的想再次呼救,嘴唇刚刚张开,冰冷的湖水接二连三的的灌了进来。慌乱中咽下的冷水和眼睛的刺痛,让他的耳膜一鼓一鼓的叫嚣着。七窍仿佛在瞬间被刺穿了,一阵阵痛感从指尖漫至心脏然后侵袭了大脑。他无法抗拒的吸收了那些致命的水分。心肺的骤然收缩,令四肢迫切的希望抓住什么,哪怕是一棵稻草也好。时间在他的挣扎中一点一点流失,带走了最后的知觉。

  “二皇子,二皇子......”是母后来接他了吗?母后是一向唤他“扬儿”的呀。是谁都不重要了,他的力量消失殆尽了......宫女、嬷嬷跪了一地,浑身瑟瑟发抖。皇上焦急的踱来踱去,望着床榻上尚未苏醒的儿子,他狠戾的说:“如果朕的儿子,出了一差二错,你们一个也别想活了。”跪着的人,只顾着“砰砰”磕着响头,没有人敢委屈流泪,更没有人敢开口求饶。他们这些做奴婢的,性命草芥一样的不值钱,但愿千万不要连累了家人。

  “皇上。像这等不知用心服侍的奴婢,留着平白的惹气,倒不如趁早发落了。臣妾挑一批亲自调教过的人服侍。”林贵妃娇声提议。

  “这些奴才确实无用,就按贵妃的意思办吧。”皇上怒气稍平。立刻有人上来,准备将那些宫女、嬷嬷拉出殿外。

  “父皇,不要啊,”云飞扬无力的睁开眼睛,“父皇,求您不要责罚他们。他们和那只飞走的风筝一样,都是母后留给儿臣的。”他虚弱的哀求。

  “亏他们是皇后留下的人,行事如此草率鲁莽。二皇子不用替他们求情,打死也是活该的。本宫再去挑好的来伺候,看谁以后敢不小心谨慎。”林贵妃先开了口。

  “父皇。母后生前疼儿臣的心和您是一样的。她选的人是不会害我的,今日的事是儿臣任性了,要不,您责罚儿臣好了。”云飞扬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流淌,“父皇,是谁救了孩儿?”

  “是李嬷嬷发现你落水了,喊声惊动了侍卫,才救回了你。”

  “父皇,是儿臣贪玩,失足落水,求您就饶恕他们吧。若不是李嬷嬷发现的早,您就再也看不见儿臣了。”他拉着皇上的袖口,再三的恳求。“咳咳,咳咳......”他一声接一声的咳嗽起来。

  “太医,太医。”皇上迭声的叫。“二皇子病情如何?药煎好了吗?”

  “皇上,二皇子落水时间过长,身体受了寒气侵袭,臣已经开了发汗的药方。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你照实说来。”皇上劈手揪住太医的前襟。

  “皇上,二皇子年幼,招寒受惊,是难免的。只是湖水不洁净,呛进脏物,伤了心肺,怕是不好治愈。”太医吐了实话。

  “是不好治愈还是不能治愈?”皇上逼问。

  “这个,二皇子福泽深厚,加以时日,也许,也许是治得好的。”太医战战兢兢地的回答,两条腿哆嗦不停。

  皇上颓然松开手,失神的跌坐在座椅上。“素馨,朕对不住你,没能保护好咱们的儿子。”他喃喃自语,悲伤的神情无以复加。

  “父皇,儿臣要李嬷嬷服侍我喝药。她是母后的人,母后说,她会和她留下的人一起保护儿臣的。”云飞扬坚持的说。

  “好,父皇一切都依你。但是你要答应父皇,快快好起来。”他示意那些跪着的人过来服侍。

  “多谢皇上,多谢二皇子。”宫女、嬷嬷们感恩戴德的叩谢。

  “哼,死罪饶过,活罪难免。每个人领二十板子,以示惩戒。”皇上威严的命令。

  看了看父皇,云飞扬聪明的选择闭嘴。能保住他们的命,已是万幸,他不能奢求了。

  在宫人精心服侍下,二皇子的病情日见好转,只是却坐下了病根,身子也是越发虚弱了。

  病好后,他命宫女流苏取来了当日的线拐子,无意中发现,风筝拉线的断头没有岁月磨蚀的痕迹,断裂处明显的被钝器打磨过了。巨大的风筝,飒飒的秋风,不断才怪。他不动声色的收起了线拐,连同失而复得的凤蝶,一起命人封存了。同时封存的还有无忧无虑的童年。

  皇上怜惜他体弱多病,免了他的晨昏定省。但是每逢初一、十五的大日子,他必定规规矩矩的前去问安。不仅给他的父皇请安,宫中各位妃子处,他也恭敬殷勤的问候。只是他再也没见过那天在园中遇上的小太监。

  从那时起,他的心里开始埋藏许许多多的秘密。他知道他无法一辈子躲在父皇的羽翼下,他憧憬自己快快长大,长出强劲的翅膀,可以迎风起舞,逆风飞翔。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身体始终像一颗落在山石上的种子,拼了命的吸取养分,却依旧长得瘦弱不堪。或许他做不到枝条开展,树冠广阔,气势昂扬,但是他坚强的抓住脚下的土地,把根深深的扎下。

  他无法承担身为皇子的责任,皇上舍不得在政事上劳动他。熬到开府的年纪,皇上特意下旨封他为“寿王。”与江山社稷无望也罢,他可以尽其所有,让这个儿子一世荣华。每逢年节,各国使臣朝贺,寿王府的赏赐让人羡慕的眼睛发红。除了别人用不上的补药,其它可都是真金白银啊!日久见人心,文武群臣哪一个是傻的,谁都明白,这位无官一身轻的王爷,在皇上面前真的是一言九鼎。联姻向来是上位的最好捷径。虽然这位病王无职无权,但是他有尊贵的出身,有皇上的宠爱,有过人的才学(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还有一副精致到令人赞叹的容貌。如果不是身体的原因,他简直是完美的男神。于是就有动了心思的人家,婉转的向皇上表达了心意。

  嗬,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抢手,龙心大悦,婚姻大事,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总得问问儿子的意思吧。这一问不打紧,所有的人都死了心。

  寿王是这么说的:“父王,儿臣体弱福薄,照顾自己已经是顾此失彼了。若分了心娶了妻,怕是命不久矣。”

  酷#匠网x》永\》久免:费9|看¤小*‘说

  不娶了,不娶了,还是儿子的命重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