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夫人,叶家的女儿真是好命啊!好巧不巧的,大小姐离县主最近,还会游水。事发突然,在场的千金小姐,哪一个不是吓得白了脸儿,还是大小姐临危不乱,处理得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演练过的呢。”谢夫人掩嘴一笑。啧啧,不愧是谢灵韵的生母,一样的尖酸刻薄。

  “谢夫人以为这是一场苦肉计?”当即有人问道。

  “什么苦肉计、美人计的,我书读的少,你可不要胡乱猜疑啊。”看看,不是所有的人都见得你叶府的好吧。

  “谢夫人没事的时候,还是应该修身养性的。以免被人陷害,出丑露乖的,叫人笑话。”柳梦瑶本不欲与她争辩,却不得不维护叶府的威严。

  谢氏当场冷了脸,是,她是让府中的侍妾算计过,不是已经还她清白了吗,现在拿这个说事,成心恶心她吗?

  尚阳公主在宫中长大,见惯了女人的争斗,哪把它看在眼里。

  “公主,寿王身体不适......”宫女上前回禀。

  是啊,飞扬是受不得惊吓的,怎么就忽略了他。尚阳心中一阵懊恼,她急忙走出房中。云飞扬瘦弱的身材,仿佛疾风中的孤竹,虚弱得摇摇欲坠。

  “飞扬,你还好吗?不要吓姑母啊。”尚阳关切的说。

  “不要紧,姑母。侄儿不过是想起了幼年的事情,一时伤怀罢了。侄儿若是当时得到及时救治,也不至于是今天这副样子。”云飞扬的手,握在唇边,压制着咳嗽声。

  “好了,不要过于悲伤了。回去之后,好好调养。”尚阳殷切嘱咐。

  送走了寿王,人们陆陆续续的告辞,尚阳索性站在府门口与众人一一含笑作别。

  是夜,寿王府。

  止咳平喘的、镇静安神的汤药,一碗碗送进寿王的寝室。下人有条不紊的伺候着,他们知道主子的病情又加重了。

  近身服侍的人放轻了脚步,房间里只有衣衫窸窸窣窣的细微声响。

  “全部退下吧,本王是旧疾了,不必惊动宫中。吃过药,安睡一夜,也就无碍了。”寿王吩咐,挥手示意仆役。

  “是,王爷。”服侍的人素知寿王的脾气秉性,不敢违拗,悉数退了出去,轻轻关上房门。自有值夜的人在门外伺候。

  寿王在宽阔的大床上辗转反侧,偶尔传来一两声的低咳。或许是药起了疗效,呼吸渐渐平稳,终是睡熟了。

  看正$@版¤4章f节{上‘酷匠(K网*

  一个俊秀可爱的男孩,在抚育嬷嬷的陪同下,快乐的放开了手中的纸鸢。五彩斑斓的凤蝶在空中飘飘荡荡,越飞越高。他仰着脸,羡慕的想:它是可以欣赏高墙外的风景吧。

  他生活的空间很大,在宫女、嬷嬷的带领下,他每天穿过不同的院子,做着不同的事情。可是他觉得他生活的空间小的可怜。书房中只有一张小小的书桌是属于他的。要读的书、要习的字,是师父规定好的;寝殿中只有一张小小的床是属于他的,几时起床几时入睡是嬷嬷们做主的。父皇是疼他的,每天只有半个时辰是他的。只有这纸鸢是完全属于他的。想飞多高,想飞多远,是他可以控制的。

  “嘣”的一声,线断了。他机敏的去抓那一段长长的线,不想凤蝶缀着丝线逐渐飘出了他的视线。“你们快去追回我的风筝,那是母后留给我的。”他急的小脚在地上乱跺。一名宫女急急的向外走去。“你们也去啊,快去啊,千万不要让它飞远喽。”他推着侍立在身边的人。

  “二皇子,这可使不得。奴婢们得留下来服侍您。”“我不要你们服侍。快去,快去啊。”他泫然欲泣。“可是......”宫女们犹疑着,左右为难。“好了,好了。你们都去,留下李嬷嬷陪着我就行了。”他指着最年长的嬷嬷说。“那,嬷嬷当心些。”一个宫女叮嘱道,几人匆匆离去。

  “他们怎的还不回来?李嬷嬷,是不是我的凤蝶找不回来了?”他向园门口张望了几次,忍不住问道。

  “二皇子,您不要急。这人走的哪有风筝飞得快呢。一时半刻是找不回来的。”李嬷嬷陪着笑脸安慰。“起风了,要不奴婢先陪您回寝宫等候吧,回头受了寒气,就不好了。”“不,我不要回去。那是母后的东西,是不能丢掉的。”他伤心的说,执拗的站在风里。

  “可是,您穿的单薄,受不住寒气的。”“那你去给我取一件来吧。”他拢紧了披风。“去吧,我不乱跑就是。你快去快回就行了。”李嬷嬷一步三回头的去了。

  他把手指放在嘴边呵了呵气。眼巴巴的盯着天空。

  “呦。二皇子,您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伺候的人去哪儿偷懒了。奴才回头禀了皇上,看不打断他们的腿。”一个小太监卑躬屈膝的走了过来。“你是父皇身边的人吗?”他清朗的问。“二皇子,这宫里上上下下哪个不是皇上的奴才呢?”他谄媚的讨好。“伺候我的人不是偷懒去了,他们是帮我寻找风筝去了。李嬷嬷回宫给我取衣服去了,也该回来了。你当你的差去吧。”“呦,二皇子是个怜惜下人的。奴才能服侍您一回,也是有幸的。你孤零零站在这儿有什么乐趣?不如奴才陪您看看水里养的鱼。一入秋,鱼儿都养得又肥又大的。”“好啊,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就去看看吧。”看他说的精彩,二皇子玩心顿起。

  “还真是呢,我忙着读书。都没注意到这里的鱼儿长大了许多。”他兴奋起来。突然,脚下一滑,他直直的跌进水里。“救命啊,”他稚嫩的声音在园中回荡。半晌,没有回应。他的身子渐渐沉了下去。

  “二皇子,二皇子......”李嬷嬷惊慌的呼喊着。隐隐的看见水边有人影闪过。她急忙奔了过去,“不好了,快来人哪,二皇子落水了。”

  “啊,”他一头的冷汗,那可怕的一幕又出现在眼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年离殇说:

大家端午快乐,我很努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