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像极了待宵草。芳香、光芒只属于夜晚。静静的开放,悄悄的合拢。无所不在又似乎不为人知。

  “朝堂可有异议?”红衣男子拂开散落肩头的发丝,幽幽的发问。狭长的凤目一眯,姿势极为撩人。

  又没有女人,您这是打算勾引谁?暗卫冷日腹诽偷笑,却绷紧了面皮:“回主子,正如您所料:王尚书因福王治理水患,于社稷有功,向皇上请功报喜。福王仁孝,坚辞不受。几位重臣,感念仪嫔之德,同声赞叹。圣上龙颜大悦,如今怡和宫的主子已经晋升为淑妃了。”

  “很好。王德林是个聪明的。他既然肯如此卖力,这份情爷记下了。”他斜斜的靠在椅背,慵懒的如同一只嗜睡的猫。

  “只是齐妃十分隐忍,福王向来行事低调。怕是难与贵妃抗衡。”冷日说出自己所虑。

  “呵呵,”红衣男子一阵低低的冷笑:“爷并没存这个指望。齐妃出身低微,没有家族的势力和银钱的相助,林妃又是个骄横的。十几年了,欺负人的习惯了,被欺负的怕是也习惯了。”

  酷匠●网MS永久免Kn费37看%*小{说%

  “那爷的意思是......”

  “嘿嘿,爷不过是给她添堵。看她还有心思打那丫头的主意。”他口气微凉。惹恼了爷,他不介意牺牲几位贵女进宫。

  “福王倒真是一位贤王。在凌水与士兵同吃同住,每日里亲自督导,有时忙得连饭都吃不上。连带的地方官员都累掉了几斤肉。人说大灾之后必有大难。由于福王提早做了安排,医官们从源头上遏制住了瘟疫的发生。官府搭了席棚长街舍粥。县城虽然遭此劫难,但秩序井然,人心安定。福王临行回京的那一天,百姓送了一程又一程。”冷日实在看不得主子一副“谁敢打我家女人的算盘,爷就要他好看”的模样,急忙禀报另一条消息。

  “嗯。此人若得重用,是上宁的福气。”红衣男子不吝赞美。

  “冷月可有消息?”他坐直了些。

  “啊?”冷日明显有些跟不上节奏。不是说着福王的吗,主子,您就不能按常理出牌吗?沉思片刻,大脑飞速旋转,理顺了思路,他一五一十的开始汇报:“疾风堂刚刚收到冷月的传书,信中只有四个字。”

  “噢?”面具下的剑眉一挑,他吐出了内容:“幸不辱命吗?”

  “主子神机妙算,果真一字不差。”冷日谄媚的恭维。

  唉,拍个马屁,你不能有点创意吗?反反复复就会这一句。冷月这死小子,多写一个字你会累死啊。爷用脚趾头都想得到,下次该是“万事俱备”了。红衣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明明是“多智近狐妖”的人物,在自己面前却简单得透明。还不如那个丫头来的有趣。

  一想到叶霓裳,他的唇边绽放了一抹温暖的笑容。丫头,别怪我哦,失去的一切,我会一一夺回,你嘛,只是开始。幸好我遇见了你,幸好还来得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年离殇说:

亲,流年离殇正在努力码字,为我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