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年了,怡和宫没有像今天这么喜气盈门了。皇上的赏赐,各宫的贺礼络绎不绝的抬了进来。宫里的太监、宫女喜笑颜开的忙着登记造册,整理入库。

  仪嫔,不,她现在是淑妃了。齐玉儿有条不紊的答谢、打赏,整个人累到快要虚脱却完美的保持着笑容。进宫二十年了,生了皇长子之后,她由贵人升为仪嫔,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顺安帝的后宫并不充盈,林贵妃有大把的时间和精力“管理”。她早已学会隐忍和顺从。好在唯一的儿子已经封王开府,她对生活既不会失望也没有了希望。

  淑妃,这可是四妃之首。她万万没有想到,会有如此的荣宠。

  日落时分,熙熙攘攘的人流终于散去了,她失神的坐在软榻上,仿佛经历了一场梦。

  “娘娘,福王前来道贺。”贴身宫女紫霞高声回禀。没容她回过神来,人已站在她的面前。

  云泽天身着淡蓝锦袍,抢步欺身,就欲屈膝下拜。

  淑妃忙伸了手去扶,连连笑道:“快免了吧。”

  “儿臣恭贺母妃!母妃万千之喜。”福王嘴角噙笑。

  酷匠I网-*正W版首I发

  “同喜,同喜。母妃还不是托了你的福。”她的眼睛淡淡的有雾气升腾。

  “母妃不高兴吗?”他体贴的送母亲归座。

  “高兴自然是高兴。高处不胜寒啊,你我母子毫无根基,母妃是怕......”齐淑妃涌上几分挥不去的忧愁。

  “母妃但放宽心,儿子定会护你周全。”福王的语气不容置疑。看着一脸坚毅的儿子,她的内心更添一丝慌乱。急急的握儿子的手,她恳切的说:“泽天,你不要去招惹是非。母妃这把年纪,要这荣华富贵做什么。母妃只希望你好好的。”

  “母妃,您想多了。儿子只是尽臣之忠,尽子之孝,办好父皇的差事。并没去招惹谁。”

  “想那王尚书,与咱们并不曾交好。你治理水患,确是大功一件。工部为你请功,那是职责所在。但,为母妃请封,于情理不通啊。”齐妃性子软了些,但后宫的妇人有几人的见识是浅薄的?

  “母妃所言甚是。儿子一向克己守礼,私下与王公大臣并无往来。可今日朝堂之上,数名大臣联名上表,绝非一时之计。幕后的人究竟是谁呢?他是敌是友呢?”福王在母亲的提点下,也想到了其中关节。

  难道朝中除了宁王,还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他云泽天没有野心,但不代表没有雄心。他没有实力与三弟云沧海一争长短,但他有能力治理好一方百姓。父王若是拟定了太子的人选,他早日就藩吧。免得惹起诸多猜疑。

  看着儿子若有所思的样子,齐淑妃的心稳了。天家最是无情。她不是懦弱,而是理智。她从不与林贵妃争斗,也教育儿子处处谦让着三皇子。她无势可依,能让她一夜崛起的人势必能够让他她一夜沉沦。她不想做别人的棋子,有时候,人只有不受诱惑,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