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渐渐浓重,星星此起彼伏的在天上跳跃着,像一群不知疲倦的孩子。

  有的人此刻的眼睛比星星还要明亮。

  身着红衣的男子,端坐在竹椅上,银质的面具泛出柔和的光泽。案前一黑衣人垂手恭立,静静的等待主子询问。

  手指不知敲击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你是说,沁芳宫的人也在关注她?”他有些恼怒。

  “是,主子。叶小姐与忠义侯府的世子安敬亭在集市起了争执。许多百姓至今对此还津津乐道:叶小姐倾城之姿确是不假。难得的是安世子美色当前,竟乱了分寸。”黑衣人据实回禀。

  “林贵妃耳目倒也灵通。”红衣人语带讥讽。

  “主子,是紫萱县主在皇上面前极力赞扬叶小姐的。”黑衣人补充到:“县主还要帮助她再寻一门亲事。”

  “呵呵......”红衣男子愉悦的笑起来:“那个鬼精灵来啦?豆丁大的小人儿闹出的动静倒不小。”

  “林贵妃的意思是,要给叶小姐指一门远离京城的婚事。不知她会属意哪位世家公子。”

  “她属意管用吗?那得看你主子我答不答应。爷看上的女人,岂容他人染指?”红衣男子气定神闲。“看来宫里最近过于太平了,贵妃的手都伸出宫外了。仪嫔久伴圣驾,又是皇长子的生母,晋个分位也是应当的。明日就办了吧。”敢动爷的女人,真当你的地位是铁打的!

  “是,属下遵命。”黑衣人躬身而退,几个起落,消失在夜色中。

  翌日,朝堂之上。

  “启奏圣上:福王治理水患,尽心尽职,天佑我主,泽被苍生。臣请吾皇论功行赏。”工部尚书王德林出班奏道。

  “哦?水患已退,如此朕心稍安。朕重重有赏。”坐在龙椅上的顺安帝面露喜色,龙颜大悦。

  “为国分忧,为父皇解愁,乃是儿臣应尽的本分。儿臣只求国泰民安,不敢讨父皇封赏。”福王云泽天深施一礼。

  “皇上,福王上孝天子,下爱黎民,实乃我朝之幸。”

  “是仪嫔娘娘教子有方啊!”

  “仪嫔娘娘贤良淑德,福王宅心仁厚,请陛下予以嘉赏。”

  众臣交口称赞。

  仪嫔?怎么扯到她身上了?看着英挺的儿子,顺安帝云胜心生一丝愧疚。后宫的妃嫔,讲究的是母凭子贵,福王已经开府封王了,生母还只是嫔位,委屈的何止是她一人。唉,若是皇后还在,绝不会如此疏忽。如今他的后宫多有空缺,有些人的分位是该晋晋了。

  “就依众卿所奏,封仪嫔为妃吧。该拟个封号才是。”也算是安抚了他母子。

  “依臣所见,娘娘当得起一个“淑”字。”王德林再次启奏。

  淑妃,乃四妃之首。这是要与林贵妃分庭抗礼吗?呵呵,有些人见不得她一支独大了。王尚书本是纯臣,为何对此事如此上心?也罢,借此敲打敲打林家,宫里宫外的不要得意忘形啊!这天下是他云家的。

  “准。”

  酷匠i网√?唯一|正T版,其%@他}都r是`s盗版

  “儿臣代母妃叩谢父皇。”云泽天重重的三叩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