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出相府前,紫萱歪着头盯着霓裳:“姐姐,听说我沧海表哥与你退婚了。今日一见,我知道他会后悔的。你不要伤心,我有好几个表哥呢。等我见过舅舅,一定让他帮你挑个最好的。”小脸上浮起知恩图报的表情,她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尚阳公主和叶相国同时别开头去,装作什么也没听见。霓裳不自然的笑笑,她可不想再和皇家攀上关系。

  沁芳宫。贵妃林芳菲耐着性子等待儿子云沧海的到来。三十多岁的人,保养得宜,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玫色的衣裙裹着玲珑的身段。眼角眉梢含着无限的春意,美艳不可方物。

  “儿臣见过母妃。”云沧海躬身一揖。

  “罢了。”林贵妃轻轻抬了抬涂满丹蔻的手指。“沧海,你可听说叶霓裳如今不仅恢复了神智,样貌身材也变得楚楚动人?”

  “道听途说的市井之言,母妃信它作甚!”云沧海不以为意。

  t酷^匠、}网-f唯5p一6正$)版L@,其#他LM都l是m盗@_版/%

  “金城县主可是在你父皇面前把她夸得天上仅有,地下绝无的。”林贵妃凝重的说。

  “姑母和表妹进京了?”能让那小魔女夸赞的人,真是罕见。

  “沧海,你苦苦等候了两年,她的病情丝毫不见好转。这退婚的圣旨刚下,她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这其中莫不是另有机关?”身处内宫多年,她的心思格外缜密。

  “母妃对轻语不满意吗?”

  “倒是一个乖巧的。学识相貌俱是拔尖儿的。只是虽然出身相府,毕竟是个庶出啊。”林芳菲的语气流露出几分遗憾。

  “儿子也是庶出的,哪一点又比旁人差了?”宁王昂首挺胸,意气风发。

  “呵呵......”林贵妃掩唇微笑,眼中掩饰不住的得意。这孩子要强的心性像极了她。

  “轻语做了你的正妃,叶府怎么也要支持你三分。若是叶霓裳一直病着也就罢了,现下该怎么办啊?”林贵妃眉头紧锁。

  “母妃为何对此事耿耿于怀啊?”云沧海大为不解。

  “傻孩子,难道你忘了民间传言吗?此女是贵为皇后的命格啊!”

  “哈哈......”宁王朗声大笑:“母妃多虑了。大哥母子被您打压得毫无还手之力。二哥虽然是正宫嫡出,可皇后娘娘已逝多年,他又身体羸弱,整日忙着保命,能与孩儿一争长短吗?四弟尚且年幼。难道儿子还需要一个女子的护佑吗?母妃不要信这无稽之谈。”

  林贵妃闻言心下一松。是啊,她宠冠六宫多时,离皇后的宝座只有一步之遥。四个皇子中最出色的自然是三皇子宁王。未来的天下,别人也配觊觎吗?

  都怪紫萱那妮子在皇上跟前乱嚼舌根!冰媒也是你这种年纪的小人儿能做的?唉,谁让人家的母亲是皇上最宠爱的妹妹呢。

  对!是得早日劝皇上给叶霓裳指一门“好”亲事。最好让她离开京城,远嫁他乡。如果她会成为儿子争雄途中的绊脚石,她这个做娘的就得早早的,狠狠的一脚把她踢开,让她有多远滚多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年离殇说:

  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