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裳的美,似空谷幽兰,不张扬,但沁人心脾。

  “不是说叶大小姐又丑又肥吗?可这是个多标致的人儿啊!”“是啊,不愧是上宁国的第一美女。”“啧啧,红颜薄命啊,怎么就被休弃了呢?”“我看,病的不是叶小姐而是宁王吧。”围观的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

  安敬亭的目光再也无法移开,感觉心跳漏了一拍。她像一朵雪莲,不畏严寒,不屑世俗,于高山之上静静开放。遗世独立的风姿,令人不由自主的想去接近却又不敢亵渎。

  “安世子,我家小姐蠢笨丑陋的样子,可是惊吓到世子爷了?”杏儿讥讽的翻了个白眼。切!你看够没有啊?

  P、酷2匠z网永5E久=免费看小☆说

  “啊,是在下误听了流言,冒犯了叶小姐。安某在此向小姐赔罪了。”安敬亭俊脸一红,对霓裳深深一揖。心里暗自狐疑:他是无缘得见真颜,才唐突了佳人。可宁王,嘿嘿,他也见识不到她的美吗?

  “好说,不知者不罪。三人成虎,安世子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霓裳颇为大度。

  “小姐久不出府,想是对这街市陌生了,近年添了不少新玩意。如蒙小姐不弃,安某愿意为您做个向导。”与美人同游,乃人生一大幸事。

  “我们小姐上吊找得到树,投河找得到水。实在不敢劳世子爷的大驾。”杏儿可做不到不计前嫌。

  “呵呵,姑娘说笑了。”安敬亭尴尬的打着哈哈,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唉,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刁俏的妮子真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霓裳暗笑:相府门前七品官,果然不假。“安世子,霓裳乃久病之人,不宜劳累。今儿不过是随意走走,恐怕拂了世子的美意了。”怕他面上下不来,又淡淡补了一句:“丫头无礼,还望世子宽宥。”

  “好说,好说......”此时的安敬亭,一派儒雅,与刚才嚣张的模样,判若两人。

  点首作别,霓裳轻移莲步,优雅的走向自家的车辆。

  被拒绝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侯府世子,不由的心内一阵怅然。眼睁睁的看着一行人渐行渐远,饶是他安敬亭脸皮再厚,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继续纠缠。嗨嗨,美女而已,又不是没见过。巴望做他正牌夫人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如花似玉?他自嘲的笑笑,瞬间恢复了常态。

  “你这蹄子,好大的威风!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是相府的小姐呢。安世子也是你能顶撞的?”车厢内,兰儿训斥着杏儿。

  “兰儿姐姐,小姐才真威风呢!不可一世的世子爷挨了骂还不是乖乖的向小姐道歉?想想就解气。我看以后谁还敢对小姐出言不逊。”杏儿扬着小脸。

  “小姐,她都被您宠得无法无天了。回去后,我要禀告夫人。再任由她胡闹下去,有碍相爷清誉。”兰儿说的一本正经。

  “小姐......”杏儿立刻苦着脸向霓裳求救。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要影响我的好心情吗?”这么快就能洗白声誉,霓裳舍不得过多责备这个处处维护她的丫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