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车内的男子探出身来,桃花眼闪着戏谑的笑意:“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奴婢,竟敢置喙忠义侯府的教养。本世子今天心情好,不与你计较。快回去守着你的主子去吧,未婚夫丢了不打紧,再把自己弄丢了,麻烦可就大了。”

  “你......”杏儿气的拧眉立目,“你不要太过分啊,我家小姐也不是好惹的。”

  “不好惹?一个傻子也值得我去招惹?”安世子哂然发问。

  “你说谁是傻子?小心我家将军割了你的舌头。”杏儿气不过,抬出了叶凌峰。

  “谁是?你心里比我清楚啊。”安敬亭笑意更深。

  “杏儿,回来。”霓裳清冷的吩咐。

  “小姐,安世子他欺人太甚。”杏儿愤愤的走近车厢。

  “傻丫头,这世间有人上山擒虎豹,那是大英雄;也有人入海斩蛟龙,那是真豪杰。你见过谁当街和疯狗对阵的?再说,它不过是狂吠了几声,又不伤筋动骨的,理它作甚?与猛兽斗,斗的是勇气。与灵狐斗,斗的是智慧。与疯狗斗,你也不怕沾染病毒。““哈哈......”人群爆发出一阵敞笑。疯狗?这比喻形象贴切啊。杏儿也不禁莞尔,小姐果然不是好惹的。

  “叶霓裳,你说谁是疯狗?”安敬亭面色转青,口气一寒。

  “谁是?你心里比我清楚啊。”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叶霓裳有样学样。

  “呵呵,闻言叶大小姐蠢笨呆傻,今日却是这般伶牙俐齿,看来耳听为虚啊。”这车里确定是那个傻掉的叶家嫡女吗?安敬亭不敢相信。

  “呵呵,传言安世子嚣张跋扈,霓裳确是眼见为实啊。”气死人不偿命的节奏。

  “听说叶小姐病中伤了神智,口不择言也是有的。本世子大人大量,不与你一般见识。”安敬亭试图为自己扳回些许颜面。

  “安世子也说耳听为虚啊。”霓裳回应。

  “哈哈,那就请叶小姐让大家见识见识庐山真面目。看看传言是不是有误。”他剑眉一挑,挑起来多少人的好奇。不是貌丑无才,她为什么凭空消失了几年?

  看@2正版m章节m'上…"酷匠.◎网

  “若是霓裳能够证明传言有误,安世子是否愿意收回污蔑霓裳的言辞,并且向本小姐道歉?”呵呵,我可不做赔本的买卖。

  “这个......”安世子迟疑了片刻。斗了半天嘴,他若是还信她伤了神智,他安敬亭就是大白痴。可是她若无恙,退婚的圣旨又怎么解释。一定是她故作玄虚。他朗声一笑:“好!就依小姐。

  “杏儿,”霓裳扬声唤道。小丫头机灵的打开轿帘,伸手扶住了霓裳的纤纤玉手。

  缓缓的站稳了身形,霓裳落落大方的打着招呼:“霓裳见过世子。”

  安敬亭眼前一亮:好美!面前的女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