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主意不差!霓裳,娘这就去操办。”柳夫人眉开眼笑的。

  “爹,娘,不必了。女儿这病来的蹊跷去的也蹊跷。女儿重生固然是喜事,可万万不能拂了皇家颜面。”

  叶相国恍若大梦初醒。是啊,虽然退婚是皇家的旨意,可是女儿偏偏在退婚之后变得神智清明,貌美如花。相府还要大肆庆贺,若是被别有用心之人添枝加叶的传到皇上耳里,他叶煕华岂不是给自己挖了陷阱。

  “霓裳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娘可是作难了。”柳夫人失了兴致,颓然靠在椅背上。

  “娘,女儿才刚刚病愈,想着去集市商铺逛逛。一来呢,散散心;二来呢,”霓裳坏坏一笑:“女儿若有机会做上几件让百姓认可的事,倒是比您劳心费力的举办宴会效果好得多。”金杯银杯不如百姓的好口碑,放着便宜的捷径不走,那才是傻子。

  叶相国赞赏的点了点头,江湖堪比庙堂,这道理,他懂。

  宁王的车辇停在相府的门口。他,是来接叶轻语进宫的。看着盛装的妹妹迤逦而去,霓裳才气定神闲的走出家门。

  宽宽的车厢,坐了三个人,并不觉得拥挤。兰儿默默的替霓裳削着水果,杏儿一双眼睛透过车窗,牢牢的被外面的世界吸引住了。“看哦,那个老婆婆还在卖她的泥娃娃。”“这里的馄炖摊怎么不见了?”“小姐,小姐,前面好热闹啊。”“我看,这里的人加起来也没有你一个人热闹。再这么吵,下次你可别想出来了。”兰儿不满的瞪视着她。冲兰儿扮了个鬼脸,杏儿安静下来。

  “小姐,前面有车阻挡,我们过不去了。”车夫隔着轿帘回禀。对面的马车没有丝毫避让的意思,两车明显形成对峙之势。周围的议论声钻进霓裳的耳朵,“那是忠义侯府的马车。”“安世子一向不好相与,不知这次遇上谁了?”“好像是叶相府的车辆。”“嘿嘿,有意思了。”干嘛啊?典型的官二代当街置气呀。

  “秦叔,我们绕路而行。”霓裳不想破坏大好的心情。“是,小姐。”秦叔熟练的驾驶车辆后退。

  “叶府的人还算识趣。本世子多谢了。”慵懒的声音响起。“咦?二小姐不是进宫去了吗?车内莫非坐的是叶将军?”“安世子,我们公子神勇英武,只会骑马出行。车内是我家大小姐。”叶府的车夫不卑不亢的拱手行礼。

  “叶霓裳?哈哈,那个蠢笨的丑丫头,被自己的妹妹抢去了未婚夫。这是准备投河啊,还是上吊啊?”安世子戏谑的问。

  不等霓裳搭话,杏儿掀开车帘,跳了下去。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车内,愤怒的责问:“安世子哪一只眼睛看见我们小姐蠢笨丑陋了?我们小姐好心让路,你不感谢也就罢了,还敢如此侮辱我家小姐。忠义侯府真是好教养。道歉,向我们小姐道歉。”小丫头的气势有够嚣张。

  K{酷“匠网XE首发8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