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某处密室。

  一颗硕大的明珠镶嵌在石壁上。室内陈设着一桌一椅一床,倶是青竹所制。

  一男子端坐椅上,红衣宽袖。长发松松绾起,随意披在肩头,胸前自然垂落几绺发丝。脸上一张银质面具。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在桌面上叩击着,泛起白玉的光泽。几分邪魅几分神秘。

  酷》匠网SR唯&一kD正y.版;“,其他都C6是o盗版$$

  一黑衣人单膝跪在他的面前,神态恭敬的回禀:“主子爷,今日云沧海退了与叶霓裳的婚事,转而聘下叶府庶出的女儿叶轻语。”“呵呵,两年了,他终是耐不住了。叶轻语确实娇艳如花,可是爷左看右看,她都少了几分旺夫相呢。是这个蠢货自己放弃天下的,爷倒少了许多麻烦。”低沉而又魅惑的声音,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左手支着下颚,他慵懒的问:“那相府有何表示?叶煕华很宝贝这个女儿的。”黑衣人回到“叶相国进退有度,心机深沉。倒是叶将军颇有微词,对皇上对云沧海颇有怨怼。”“呵呵,他倒还有几分血性。无敌将军眼下的势力难与宁王抗衡,想护着叶霓裳,凭他,还差了点儿。”声音凉薄,听不出喜怒。“后院起火,叶家热闹的很吧?”就算相国对待两个女儿一视同仁,柳家和薛家......?呵呵,他是不怕事情闹大的。

  地下的人眼神一暗:“回主子,妻妾嫡庶相安无事。”主子向来料事如神,这第一次失算,偏偏轮到他当值回话,不由得心头乱跳。“噢?那丫头甘心被弃,难不成是这里彻底坏掉了?”红衣男子敲了敲头,未见怒意反生了兴致,药下得猛了?“主子容禀......”黑衣人偷偷瞄了瞄主子,讲述了叶府前厅的见闻。“什么?那个傻丫头还敢给宁王脸色看?唉,她这是嫌命长了。”想着云沧海吃瘪的样子,面具下的脸,眉眼清亮起来。“主子,叶霓裳似乎恢复了神智。不仅更换了饮食,还......还移除了那几株花。”黑衣人额角有汗滴落。“切断所有线索,让所有的人别轻举妄动。另外,你去查查,这几日叶大小姐接触了什么人?”他眉头微皱,冷冷的命令。挥挥手,黑衣人起身退出。

  事情好像偏离了掌控。丫头,是爷小看你了吗?猫捉老鼠的游戏才刚刚开始,你准备好了吗?

  哼哼,云沧海,坐享齐人之福,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丫头不拒绝你,你也别想得逞。好容易养傻的女人,爷舍不得啊!我和你一样,熬的眼睛都红了。

  轻轻按揉着面具下的鼻梁,红衣男子双眸微闭。她醒了?!人为还是天意?若是人为,断肠谷纵横江湖近百年,终于遇上对手了。久走夜路终遇鬼啊!天意?嘿嘿,若是认命,他就是九尾猫转世也活不到现在的。

  一个人的游戏终究是无趣,人多了又太吵。就咱们两个吧,拆上几招玩玩如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