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脸了。如果目光可以伤人,那么此时宁王射向叶霓裳的愤怒,足够她死上一百次了。爷不嫌你,你不仅不知感恩,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嫌弃爷,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怎么,有相府和你那个将军哥哥撑腰是吧?别忘了,叶家的荣耀可是爷家给的。扯了扯嘴角,云沧海语带威胁:“哦,叶小姐这是藐视皇家吗?不知你嫌弃本王哪一点?”

  n;最新m章0节上酷I匠/l网^

  翻了翻眼睛,霓裳暗笑:姐嫌弃你每一点,行吗?她绷紧了面皮,一本正经的答道:“回宁王,藐视皇家威严的不是臣女而是殿下自己。这是臣女嫌弃您的第一点:圣上已然下旨,允霓裳择人另嫁,霓裳自当遵旨。可宁王在颁旨当天,竟然不顾圣命,要纳臣女。您与圣上是父子更是君臣,违背父命是为不孝,忤逆圣意便是不忠。不忠不孝之人,不仅是霓裳嫌弃,天下明理之人,皆为不齿。第二:您在悔婚之时,对霓裳毫无半点怜惜,视臣女如敝帚弃履,是为无义:第三:殿下今日已经求娶了我妹妹叶轻羽为您的正妃,却对臣女心怀它想,是为无情。一个不忠不孝,无情无义的男人,霓裳不能嫌弃吗?”她对上了他阴郁的脸,笑得人畜无害。

  整个前厅,静的连彼此的呼吸都听得真真切切,所有的人都恨不得土遁了才好。一干人众,垂首阖目,宁王殿下,我们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听见。

  “叶霓裳,”宁王的头上似乎冒出火来。“臣女在。”“你现在悔过还来的及。向本王认个错,否则别怪本王让你活得难堪。”嘿嘿,赤果果的威胁,可惜啊,姐又不是吓大滴。“宁王殿下以为还有比此番遭遇更让霓裳难堪的吗?”那么恶毒的话语出自诏书,换了别人,还有勇气继续活下去吗?好你个叶霓裳,给你三分颜色,还真开上染坊了。宁王的头上有一群乌鸦叫嚣着飞过。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他再次开口:“叶霓裳,如果本王不日迎娶正妃过府,不知你是否也能处之泰然呢?”叶霓裳眼中的光彩一暗,是啊,庶出的女儿在嫡长女之前出嫁不是没有的。可这个庶女不仅是正妻还是皇室的正妃,这叫她颜面何存哪。得罪了宁王,还怕那些诏书上的言辞不会天下皆知吗?如此一来,嫁人对她来说,恐怕只能是奢望了。无良的前男友,心肠不是一般的黑啊。

  哼,跟爷斗!看她六神无主的样子,他心情大好。“爷的宁王府上,还养得起一个闲人。别说本王没给你机会。女人,你好自为之。”看着他那副居高临下的德行,她不屑的撇了撇嘴:“殿下,这世界一半属于男人,一半属于女人。能够找到那个契合的一半,是前世修来的缘分。找不到那一半呢,不过是少了衬托的绿叶,并不影响花儿绽放。霓裳可以不嫁,但绝对不会委屈了自己。”“相识多日,本王倒不知你如此伶牙俐齿。”一句话说得咬牙切齿。“殿下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她轻飘飘的说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