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相爷命您前厅去接旨。”兰儿打断了霓裳的沉思。接旨?看来,天家急于甩掉她这个烫手的山芋了。起身洗净了脸上的脂粉,卸下满头的珠钗,扎了个利落的马尾,挑了一身素净的衣裙。对着镜子,叶霓裳捏了捏自己肉肉的脸颊,展颜一笑。看着素面朝天的自家小姐,兰儿的眼睛闪着亮亮的光芒:“小姐,您和以前不一样了呢。”虽然还是那个小胖妞,但这简单清爽的模样,却让人从心底生出几分亲近。

  低头款步进了前厅,一道尖细的嗓音响起:“既然叶小姐已经来了,咱家就开始宣旨。”尼玛,这是有多着急,连见礼都省略了。虽然非常不习惯,霓裳还是随着众人跪了下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叶氏霓裳,身染沉疴,德容有失,难为皇室之媳,允其择人另嫁。”“好一个德容有失,允其另嫁。皇上这是置叶府的脸面于不顾,置我妹妹的名节生死于不顾。”没等叶霓裳开口,身边的男子霍然而起,口气森然,面容冷寂。“凌峰不得无礼,还不跪下!”叶相国厉声斥责,遂又抱拳为礼“小儿一时鲁莽,还望公公海涵。”“好说好说,叶将军护妹情深,咱家不是多事的人。”苏公公打着哈哈。“父亲在朝堂为国事日夜操劳,儿子在军中为天下衣不解甲。妹妹纵有瑕疵,也是疾病所致。皇上却毫无体恤之情,实在让儿子寒心。”叶凌峰双拳紧握,英俊的面庞染上一丝狠戾。苏公公的脸也垮了下来,“叶将军,咱家只是奉旨行事,不敢妄自揣测圣意。将军若有异议,还请上达圣听。”“末将正有意请旨觐见,还望公公代为转达。”

  叶霓裳赞赏的抬头看了看这位叶府的少公子,还不错,自己的哥哥,在强权之下,还愿意尽力护她安好。这份情,她记下了。

  “叶将军,不必进宫了。本王这就给叶家,给将军一个交代。”三皇子云沧海走了进来。他扬了扬手,沉声道:“圣旨下,叶相国接旨。”叶煕华就地俯首,霓裳悄悄拽了下哥哥的衣角,示意他不必与之抗衡。“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叶相国乃朕肱骨之臣,国之栋梁。长女霓裳身患恶疾,久治无效,朕心甚痛。幸次女轻羽,仪态端庄,品行出众,特赐为三皇子宁王之正妃,以慰相国慈父之心。钦此。”读完圣旨,三皇子,不,现在他是宁王了,云沧海淡然一笑:“叶将军,父皇常常教导本王:为君之道,在于民心。远念平民之艰,近敬忠臣之贤。相国和将军为国家劳苦功高,本王感念在心。与霓裳退婚实属情非得已,还望二位见谅。本王特意求告父皇,本王的正妃依然还是出自叶家。”云沧海一副恩宠无限的样子。

  gk最“新…章^节4上w酷#匠MS网T;

  “臣叩谢陛下,谢宁王殿下。”叶煕华再拜起身。两道圣旨让叶相国又怒又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