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说霓裳摔坏了脑袋?怎么可能啊,大夫明明说只是伤了腿。”叶煕华——相府的主人叶相国诧异的询问。“是真的,相爷。”见相爷怀疑的神色,兰儿着急了:“小姐是伤了腿,可是头部也伤了呢。”“那还不快去让李大夫给小姐包扎伤口?唉,李大夫医术也算精湛,怎么会粗心至此,连小姐头上有伤都没发现?”叶大人平淡的语气中透出了丝丝的不满。“小姐头上没有伤口。”兰儿低声嘀咕着。“你这丫头,说小姐受伤的是你,说没有伤口的还是你。看来,是本相平日太宽待你们了。”叶煕华的冷冷的扫视着兰儿。

  “奴婢不敢!”兰儿吓得噗通跪在地上。“相爷,小姐头上是没有伤口。可是她醒过来后,好奇怪呢,小姐她不认识奴婢了,也不知道这里是相府,还说,还说——”“还说什么?”一旁的夫人柳梦瑶急切的问道。“小姐还说,她要回家。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奴婢吓坏了,这才来回禀相爷和夫人。”

  “相爷,霓裳这是怎么啦?我苦命的女儿啊......”柳氏夫人顿时哭得梨花带雨。“好了,夫人,你先别伤心。我们这就去看看霓裳。对了,赶紧传李大夫。”叶大人扶起了柳氏,回头吩咐着。

  叶霓裳呆呆的坐在床上,忽然一大群人涌进了房间。一个身穿锦蓝衣袍,英俊儒雅的中年男子开口问道“霓裳,你的腿还疼吗?来,让爹看看。”他俯下身子,温柔的查看她腿上的伤势。爹?叶霓裳怔怔的看着他,面前的男人,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挺括的身材,方正的脸上,星眉朗目,沉静中透着威严。嗯,算得上帅叔叔一枚。

  “儿啊,”下一刻,她被一个年轻的妇人抱在怀里。“你可不能有事啊,霓裳,娘的心都疼死了,,你可是娘的心肝宝贝啊......”霓裳被她紧紧抱着,好不容易才挣扎着抬起头。一张秀气的瓜子脸,弯弯长长的柳叶眉,似喜还嗔的杏核眼,如同墨染的满头青丝,梳着高贵的飞云髻,上插着珍贵的头饰。好一张年轻而又精致的脸。晶莹的泪珠从白皙的面庞滚落,仿佛一支带露的白莲。

  看着女儿半晌无语,夫人焦急的说:“霓裳,我们是你的爹娘啊,好孩子,你倒是说句话啊。”“我不认识你们。”叶霓裳干脆的回答,她还没做好接受现实的准备呢。

  “你怎么会不认识我们呢?这是你爹叶煕华,我是你娘柳梦瑶啊。孩子,我们养育了你十四年,如今,你怎么能狠心的说不认识我们啊?霓裳,你好好想想,你再好好想想嘛。”“李大夫,你来的正好,你快给大小姐看看,她怎么会不认识我们了呢?”柳氏夫人看见匆匆而来的李大夫,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Z酷'匠“6网;《首;发^

  经过一番细致的诊脉,检查,“回禀相爷,夫人。小姐腿上的伤并无大碍,头部也并无伤势,出现这种状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小姐,失忆了。”李大夫郑重的下了结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