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曜河位于魔道宗东部,自东而起,向西而去。

  它由东向西,近乎贯穿了大半个宗门,有着十万八千顷,横竖三万里之称,是宗门内唯一的一条河流。

  自古便有水源之地是人类的起源之地的说法,在紫曜河附近便有很多弟子在其中隐居,独僻洞府修炼。

  在紫曜河中有一种花,紫曜花。

  紫曜花形态各异,没有着固定的形状,喇叭形、扇形、椭圆形……圆形都有,包括颜色,生长周期等也都不尽相同,唯一能证明它们即是紫曜花的只有在花蕊中的一抹紫色。

  高贵而优雅!

  曾有人研究过它,用了数百年也未曾完全透析,倒是记载了足有数十万个种类,花开时娇艳欲滴。

  紫曜花除了以作观赏外,它还可以吞吐天地灵气,自身释放草木精华,对修士修炼有着极大的好处,是低阶弟子们修炼的最佳之地。

  但是自古便有一个说法,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在有着修炼圣地之称的紫曜河中也并不平静,美丽的外表下蛰伏着致命的危险。

  自从前几日陈默败退紫曜河后,一边抵挡着来自联军的攻势,一边想尽办法想要过河,在唯一的渡口被联军占领之后,他只能想办法从其它薄弱的地方渡过。

  九仞山在河的另一岸,想要摆脱追兵与统领会和,只有渡过紫曜河。

  紫曜河中除了有紫曜花外,还有着一种致命的妖兽,血电蛇。

  血电蛇通体血红,身躯不大而极为纤细,他们的速度极快,宛若闪电一般,在远的距离,也是眨眼便至。它们以紫曜花为食,内部团结,外部领地观极重,任何敢于挑衅它们的存在,都会被他们无情的粉碎吞噬。

  最让人恐怖的不是它们实力有多强,而是它们的数量,诺大的紫曜河中遍布这种恐怖而骇人的妖蛇。曾有人做过试验,让一个金丹期强者在极高处地方飞行,快速通过紫曜河,但一切都是徒劳,还未渡过一半,便有数以万计的血电蛇冲出,前赴后继的拦截。

  最终,血电蛇数量宠大,而那个有着金丹期修为的强者再没有能前进一步,被血电蛇吞噬。

  自此,再没有人自恃过高,选择强行渡河了,而原先隐于此地的修士也纷纷出走,再不敢在此与血电蛇为邻。

  更新最X{快I$上z7酷m匠&3网

  此时,陈默便是心忧紫曜河中的血电蛇,他被逼入此地,渡口被占,使得他无计可施,只得在渡口周边与联军周旋,期冀能打破通道,将剩下的部下带回去。

  此时的他可谓是狼狈之极,麾下一同而来的八百士卒,早已死伤了大半,只有不到两百人活了下来。

  可是就是这两百人之中也是有大半有伤在身,一身实力发挥不出多少。

  所幸陈默还是有着统率大军的潜能的,他一路潜行,隐匿行踪,与敌周旋,硬是让他将这些残兵带了出来,且成功的分化了联军势力,让其实力大减,不然,他要想凭借自己这两百残兵便能杀出重围,那是痴心妄想。

  虽然现在受阻,但局面也要缓和了许多,短时间的抵御住联军还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陈默只能寄希望于陈渊能打破通道,重新抢占渡口,接应自己回去了。

  此时,河对岸,漆黑如墨的一片小树林。

  陈渊已经率军来到此地两天了,这一路他都是昼伏夜出,悄然行军,没有惊动任何人。

  对紫曜河中蛰伏的危险,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但正是了解之后,才让他伤透了他脑袋,要对付血电蛇,难,难,难于上青天。

  “既然强行渡河不可取,那我们何不若攻取了渡口,到时陈默都统必然会从里进攻,里应外合之下,渡口必然失陷,如此,我们定能将陈默都统接应出来!”一个将领站了出来,他很是不解,明明有渡口可渡,为什么大家还要伤神费脑的从紫曜河寻找突破口呢!

  顿时,其他几个将领都是眼神一亮,随即疑惑不解的看向陈渊和戴恒,因为提出从其它地方强行渡河的方案便是他们两人提出来的。

  戴恒看了眼陈渊,见他没有开口解释的想法,便接过话题,开口解释道:“看上去攻取渡口是最简单危险性最小的方法,你们都是如此想的吧!”

  诸将闻言皆是点头,在他们想来,只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渡口,陈默在内你应外合,夺得渡口易如反掌。

  看到诸将点头,戴恒面无表情的道:“你们太过高看了自己的实力,也太低估了对手的实力。有自信是好事,但如果自信过头,那就是自负了,是取死之道,韩龙亦如是!”

  “据悉,紫曜河渡口此时约有两千修士镇守,其中不乏有命海境界强者。请问,凭我等两百人如何攻取?而在外,还有一千多修士围剿牵制陈默残部,请问,里应外合可能成立?”

  戴恒冰冷的眼神扫过诸将,让他们都是心中一阵冰寒,仔细推敲先前的计策,顿时,有几人脸色大变,浑身如坠冰窟。

  看到众人的表情,戴恒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满意,但声音仍旧没有丝毫变化,继续道:“我们为什么要昼伏夜出,悄然行军,不将消息泄露出去?你们以为是好玩吗?”

  “啍!我们的敌人不是某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势力,而是整个外门,我们要镇压的是整个外门。如果被人知道我们离开了九仞山,那我们的老巢必然不保,而且贸然攻打渡口,势必不能一击而下,但一旦陷入僵持,那不仅是老巢不保,甚至我们的后路也会被截断,届时前后夹攻之下,我们拿什么抵挡?和陈默他们一起葬身紫曜河,与血电蛇分食吗?”

  说完这些后,戴恒眼神要柔和了些,无奈的道:“我不是不让你们提出建议,甚至你们能说出自己的想法,我和将军很开心,但是真正让我生气的是,你们提出的建议实在太过愚蠢,顾头不顾腚,考虑得太过不周全!”

  戴恒对御下之术显然炉火纯青,有些火候了,大棒加萝卜之下顿时让诸将面红耳赤,满脸羞愧之色。

  “我有办法了!”突然,陈渊睁开眼,满脸喜色的道。

  一场席卷外门的血祸逐渐踏上正轨,在灵魂的哀嚎下,无数的生命染上了血色,在黑夜中,无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