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渊不知在何时盘膝坐了下来,就着秋意的凉爽修炼着,月华似流水般被吸引而来,逐渐被他吸收,滋养着紫府中的神魂,漫天星光挥洒在他身上,映衬得他宛若世间谪仙人。

  吞吐天地日月精华,纳粹草木百脉精气,随着陈渊的观想,天地间各种精气缓缓被纳入体内,滋养着神魂,煅炼着体魄……精炼着法力。这次,陈渊的修炼持续了很久,没有再出现在藏书楼时口溢鲜血而被迫终止。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天边便泛起了鱼肚白,一丝微光渐渐亮起,大日囫囵的轮廓渐渐有了清晰。

  刷!一道紫气蓦地从大日里分离,化作一道紫芒进入陈渊体内。

  紫气东来三万里,身化电芒若紫烟。

  紫气刚一进入陈渊体内,便刷地一声化作无数道细流,要融入他的肉身当中,但正在此时,他心头蓦然一动,集中心力又将化作无数道游丝紫气聚拢合一,小心的将它储存在了识海当中。

  陈渊这样做,却是想起了以前道一与他的一个神通。这个神通威力强绝,主修眼眸,可以看穿一切虚妄,得以一窥本源真谛,而且修炼到大成境界,还可以睁眸间望穿万古,横扫诸天伟力,攻击力强横无匹。

  诸世乾坤,便是这个神通的名字,有三种变化,第一种便是破除虚妄,窥视本源。蜕变到第二种,便可以拥有强大的攻击力,眸子开阖间,灭杀敌手于无形之间,至于第三种,那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说了,根本就没有人炼成过。

  陈渊早就想要修炼这个神通了,但是无奈条件实在苛刻,要修炼它,便需要紫气,以紫气来温养双瞳,之后才能展开修炼。但要想在日出之后的刹那汲取紫气,却是得金丹期修为才能做到,虽然以前他也想修炼这个强大至极的神通,但一直没能做到,只能将其丟弃在脑海中,等到修为足够后再尝试修炼。

  现在陡然一缕紫气被自己汲取,陈渊怎能不兴奋,当即运转全身修为,想要在牵引下几缕紫气来。

  很快,又有两缕紫气被牵引而来,被陈渊存进了识海中,伴随着自己识海中的神魂,这样能滋养神魂,也不至于让至精至纯的紫气被污浊后消散。

  天色已经大亮,这时早已没有了紫气,但陈渊也没有立即开始修炼诸世乾坤,一是紫气太少,不足以完成最初的淬炼,现在开始修炼,除了能让自己双目更加醒目,清纯些,没有任何用处,还不如将其保存下来,待数量足够后,再开始修炼。二是此时是多事之秋,根本没有时间给陈渊修炼。

  时间在修炼中飞速流逝,很快便已是夕阳西下,落日余晖了。

  忽然陈渊刷地一下睁开了双眼,眼底深处一抹紫芒一闪而逝,他身上的气息陡然狂暴了起来,身后三千黑丝无风自动,衣袂飘然,将坐下青石都裂开了,周身所有草木物什被推出老远。

  过了良久,陈渊忽然咧嘴一笑,身上狂暴的气息顿时收敛,人也恢复了平静,只是身上的气势更加飘然,漆黑的双眸看起来更有灵气生动了。任谁一看,心中的第一印象便是这是一个孩子,一个清纯至极的可爱孩童。

  “可有陈默和执法殿的消息了?”站起身来,陈渊看着不知何时便致在自己身前的戴恒,轻声问道。

  “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陈渊心中突然一跳,说道:“先说好消息吧,这样也能让我事先有个心理准备!”

  “好消息就是陈默现在已经到了紫曜河附近,离九仞山不远,而且联军貌合神离,根本不能拧成一股势力,先前我军主力还在,所以他们不得不联合在一起,现在被打残了的残部已经不能再给他们带来威胁,他们内部的各种矛盾便爆发了出来,现在很多势力都已经离开了,只有还不到千人的修士还在追杀,若此时我们前去接应陈默残部,定能大获全胜!”

  说到此事,戴恒也是心中压抑不住的兴奋,现在的局面比之先前要好上了太多,对上千人总比对上数万乃至更多的修士要好了不知多少。

  “那坏消息呢?”陈渊也很高兴,但他还是很有理智的,两个消息,才说了一个好消息,那坏消息又是什么呢!他凝重的看向戴恒。

  气氛一下子静默了下来,戴恒脸上说不出的表情,似愤怒似惶恐……似喜似忧。

  过了好半响,戴恒才一脸凝重的说道:“执法殿的人回来了!”

  “嗯!他们带回来了什么消息,骆滨将军又是怎么说的?”看到戴恒凝重的脸色,陈渊也察觉到了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们派出的人赶到执法殿,随即便见到了骆滨将军,但是令人无奈的是我们没有得到援军,骆滨将军的原话是,现在是特殊原因,执法殿没有援军给我,让我们自己率领本部人马镇压外面的混乱,给我们可以便宜行事,生杀予夺的极大权力。”

  “骆滨将军还说了什么?”陈渊眉头皱得成了一个川字,他不相信执法殿会抛弃他们这支外门唯一的军队。便宜行事,生杀予夺,说得好听,你看到过一个三岁孩童拿着一把战刀杀死一群成年吗?虽然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但你有那个实力吗,没有实力,便想要行所谓的执法权力,那就是一个笑话。

  +最新u2章节6上酷匠.《网qo

  “骆滨将军还提拔你做副将,麾下统领,副统领等职你皆可自己任命,无需上报,而且还可以自行招募部下,限额是三千人,这是执法殿给我们的最大补偿!”

  “这是将军的令符!”说着,戴恒取出了一块令符交给了陈渊。

  陈渊沉默了,为执法殿的魄力感到震惊,虽然这是一个危机,但未尝不是一个自己崛起的契机。

  “走,我们去接应陈默!”长呼口气,将心中闷气呼出,陈渊突然说道。

  “嗯……诺!”戴恒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向陈渊拱了下手,便下去整顿士卒去了。

  片刻间,九仞山响起了悠长而连绵的号角声,随即沉闷但让人热血沸腾的战鼓声也响了起来。

  一支精锐出九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