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恒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陈渊的决定。

  大殿没有了声音,呼啸连连的风声从远方传来,似透着悲泣,有着呜呜的哽咽声。

  寒风起,舞霓裳,征战厮杀血海舞妖娆,生死娇花璀璨若流霜!

  战鼓响,边声连,席卷天地波澜三千里,九霄十万同族焕悲泣!

  战争注定了会流血,会有生命宛若天际流星璀璨之后陨落,什么也不会留下,一副残躯倘若不曾收敛,来年那蓬鲜血之地可会开出一抹娇艳的花……血红妖娆在空中摇曳……

  修真界之残酷远超常人想象,当中的勾心斗角,生死搏杀永远不曾绝迹,只要有利益,就会出现争斗,杀人夺宝等把戏实在太常见了。这是一条坎坷崎岖的道路,谁也不敢言自己走在了前面,下棋人和棋子的身份随时都有可能逆转。

  没有永恒的朋友,但却有着永恒的利益,就像现在的外门,真的便没有了聪明人,看不到这场动乱背后存在的黑手吗?看到了,但却甘之如怡沉浸其中,谁说棋子便注定要去逆了这盘棋局?在局中坐看棋手间的风云动荡,拼命吸收着注定将是他们养分的营养岂不快哉!

  只要能让他们获得利益,没有谁会在意自己是不是成为了他人棋子,他们所在意的,只是利益够与不够。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不正好诠释了修士之间的关系吗!

  所以陈渊考虑是否要救援陈默,便是权衡其中的利弊,倘若最终得救,陈默其实也不必感到惊讶,正因为他的价值超过了他所面对的危险,所以陈渊来了。

  之于陈渊笃定执法殿会派出援兵,便是如此。

  沉思良久,陈渊忽然抬头,神情坚定的道:“陈默要救,必须得救!”

  酷匠`网首发

  当下陈渊召来士卒,派出斥侯随时查探陈默残军动向,并命令九仞山剩余二百士卒集结待命,随时准备救援陈默。

  当陈渊公布出外门如今的状况和前线局面失利包括韩龙战死后,预料中士卒哗乱的情况没有出现,仍旧面色冷厉,透体而出磅礴的杀气让人心惊。

  陈渊悄然来到苗小苗等人疗伤的洞府,那是一个简易的山洞,没有多少物品陈列,但是胜在灵气浓郁,在此地修炼,绝对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苗小苗等所有人都在这里疗伤。

  这里正是原九仞山主殿后面的一块石崖上,与下面池塘相近,所以灵气甚是浓郁,且这处洞府开辟后,陈渊又在洞府中布置了个聚灵陈,因此这里的灵气之浓郁远超其他地方,是九仞山除灵脉外最好的洞府了。

  陈渊没有进去,独自在塘中湖心亭待了一个下午,之后才离去。只是在他离开之前,他又在洞府外精心布置了一个防御阵法,没有惊动任何人。

  来时尚是艳阳高照,离时已是明月天悬,星宿满空。

  柔和的月光挥洒大地,璀璨的星光争晖长空,今夜的月很圆,没有一丝瑕疵,是天公作美,迎来了今次的月圆之夜。

  只是陈渊不知为何,心中突然起了阴霾,在他眼中,圆润的明月自然是没有丝毫瑕疵的,但却有着血光,似红……大红……深红……的血。

  看着看着,陈渊竟渐渐沉沦了下去,眼中尽是鲜血,是无尽的血雨在挥洒,在残破的世界中,神州陆沉,殍尸遍野,白骨始于脚下,残躯无人收敛,曝中在酷热的烈日下,逐渐的腐烂,被野鸦啄食,更多的残破兵刃随意遗失在人海浪潮中,随着主人,一起沉寂。

  正在此时,突然异变陡生,只见陈渊手上纳戒光华一闪,随即一副残破图卷便出现在陈渊面前。

  图卷正是九仙图,因为受到他心中感触牵引,便挣脱了纳戒的束缚,出现在他面前。

  只见九仙图哗啦一声陡然打开,第二幅观想图残血厮杀镇荒图化作一道血光,便疾速向陈渊射去,血光瞬间便融入了陈渊识海当中,疵啦一声,九仙图似失去了力量,无力的掉落在了地上,而原先存在在图卷上的第二幅观想图也不见了踪影。

  却说陈渊,此时的他已经彻底陷入了残血厮杀镇荒图的观想当中。在他眼中,此时的大地出现了无数的修士,他们极其强大,随手一抓,便可捉星拿月,轻轻一跺脚,便是神州陆沉,山峰在崩塌,河流被截断。而与他们对战的那些异族同样强大,他们不是人类,而是长得各种稀奇古怪的模样,就比如陈渊当初所看过的经典当中所记录的,有一些可以在当中找出记载来,但更多的却是根本没有任何记载。

  有三个头颅的神犬,有百臂的魔猿,有身高万丈的巨人,有腹下暗有一爪的狐狸,有千眼的巨蝎……有十二翼,浑身漆黑如墨的堕落天使……

  这场战争没有主角,谁都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每一个正在厮杀的修士与异族陨落,都会引发天地异象,天降血雨,哀风呼嚎,天地同悲,自从大战开始以来,血雨便再没有停过。

  无数的修士与异族战死,他们的强大简直骇人听闻,一滴血轰塌一座山峰,随手一击,令天地变色,碎了三千里河山。

  也不知过了多少年,陈渊感觉不到有时间流逝,他看到了一幕又一幕激烈而又惨烈的战争。到最后,已经没有修士还存在了,只有他们残破的神兵,法宝还留在这个早已变得残破不堪的大地上,还在不时的抖动,似在呜咽,只是无声。

  天上的血面一直没有停下,一直在下,直至淹没了整个大地,化作了一片血海,葬下了无尽的强者,让他们永远沉沦在血海当中,伴随的是敌手的血与骨,与自己交融,在不分了彼此,这是战争,是一场无关对与错的战争。

  因为战争本就没有对错,只是立场不同,信仰不同,所以就有了对错。

  正在此时,一座庞大得震撼人心的城池出现在了陈渊眼前,立于血海中央,这是一座有无数巨石所组成的,说是巨石,其实说是大陆还要更贴切些,因为他们太庞大了,每一块都庞大得像一块块大陆一般。而这座城池显然是由无数这种被人事先炼化过的大陆建造而成,而在大陆与大陆之间则是有很大庞大的圆球充斥,那是一颗颗庞大的星球,被人生生以大法力炼化过后打入当中的。

  陈渊震惊了,虽然他现在是在观想,只是修炼,这个所谓残血厮杀镇荒图也不知当中的画面是否真实,但他依然震撼。

  先前惨烈的大战也只是让他震惊,可是此时他却是震撼了,因为在这座城出现的瞬间,顿时这片天地扭曲了,有丝丝道韵流转,缓缓充斥进陈渊体内,让他神魂得到缓慢滋养,与此同时,外界无穷天地灵气,月华星光涌入,缓缓的滋润着他的肉身,煅炼内在的五脏六腑,无穷的天地伟力似化作了一股神火,在煅去其中的杂质,让他的神魂更加凝固,肉身更加强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