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杨风等人全部俘虏后,陈渊又让黑水营驱散了还围在九仞山山脚下的十余万弟子。

  在魔道人杨风等人都随手便被镇压后,一直没有出手的其余围观弟子当下便借机离去。

  十万弟子浩浩荡荡的离去,不多时,便已悄然一空,有些别有心思的人自然满怀心事的快速离开,有的则脸色凝重的深深看向九仞山,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也有兴灾乐祸看笑话的,当然,更多的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无所谓态度。

  不管这些人心中在想些什么,但他们的离去始终让陈渊心中落下了一块大石,十万弟子带来的压力可并非常人所能承受,纵使有执法殿做后盾,也还是让他心中紧张,现在围攻九仞山的弟子退去,顿时让他长舒了口气。

  很快,俘虏完众人后,众将簇拥着陈渊回到残破的九仞山。

  入眼处满是疮痍,阁楼殿宇只剩残桓断壁,再没有从前一丝模样。

  陈渊长叹一声,眼中露出感慨之色,从纳戒中取出了些丹药,让陈默将苗小苗等人带下去安置了。

  酷匠8v网M7永vE久免K费t看X小xk说

  说起丹药,陈渊忽然想到,自从离了沉渊之后自己就再没有认真炼过丹药了,当初疑云上人送给自己的丹炉除了炼过几次丹外,就再没有用过。

  如果还在沉渊,恐怕自己早被道一不知骂过多少次了吧!想起以前在沉渊生活的日子,陈渊心神一阵恍惚,竟然想起了凶神恶煞一面的那个臭老头。

  看着手中几瓶明显药效不算好的丹药,陈渊暗自下定决心,等这次事情解决之后,便开始闭关炼丹,至少要突破一品炼药师的境界才行。

  “这些人应该怎么处理呢?如果全杀了,那肯定不行,如果放了,那我们这次可就白干了,甚至对执法殿的威望也会有打击,一个处理不好,恐怕倒霉遭殃的就是我们!”等陈默下去后,戴恒才一脸忧郁无奈的说道。

  这个问题也正是众人所忧虑的,现在提了出来,他们也不得不正式面对这个问题,无论是杀还是放都有太多问题,让他们不得不郑重对待。

  对此事,他们无法做主,所以只能将目光投射到陈渊身上,让他做主。

  陈渊心中也是划过犹豫,虽然很想将他们全部斩杀,不过,陈渊还没有在愤怒之下昏失头脑,对于将他们全部斩杀的后果。

  他,承受不起。

  略微思考了下,陈渊还是将目光投注到戴恒身上,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建议。不过,陈渊注定要失望了,先前吴道子出现要求带走杨风等人,他给的建议是抓,但是现在人已经抓了,要怎么处理,他还真不知道了,惩罚太重,长老峰,甚至其它势力都会争相跳出来,到时有他们好受的。但如果太轻,那又没办法向执法殿交待。

  真是一个两难的抉择,杀不得也放不得,戴恒也无法,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陈渊,一幅你是统领你做主的意思。

  陈渊心中大骂,不过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皱眉沉思处理这些人的解决办法。

  看到陈渊皱眉苦想对策,众将都没有出声,安静的静静等待他的决断。

  过了好久,聚在九仞山的弟子已经全部离去,没有剩下一人。顿时,热闹了许多天的这个地方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没有了声音。

  忽然,紧闭双眸多时的陈渊突然睁开双眼,一抹璀璨精光在眼底深外一闪而逝。

  随后,陈渊缓缓开口道:“此事不大,念在他们只是初犯的情况下,只要他们缴纳一定灵石补偿便算了!”

  话音刚落,其余人还没什么,但戴恒却一脸的错愕,对陈渊无足轻重般惩罚感到诧异。因为这完全不是他认识的陈渊的风格,这次九仞山被他们攻破,就连苗小苗等人也被极致羞辱一顿,按照他对陈渊的了解来看,陈渊不应该这么轻易放过杨风等人才是啊!

  果然,只是顿了一下,陈渊又接着说道:“但他们是俘虏,什么是俘虏?那就是他们的一切包括人都是我们的,他们没有自由,甚至生死也不由他们,而是我们来掌控!”

  “所以,他们身上的所有财物都要上缴,一切资源,不能给他们留下哪怕一块灵石。另外,允许他们以财物资源为自己赎身,至于每人应该以多少资源赎身,你们回去自己商量,此事我不管。总之,没有看到资源,那他们就是俘虏,奴隶,没有人权,如果不听话,那死上几个,想来也没人真的会去管吧!”

  陈渊忽然笑得很邪恶,阴邪道:“在没人给他们上缴罚金之前,他们就留在九仞山吧!九仞山要恢复以前的模样需要人手,正缺他们劳力,他们就留在这里做活吧!另外,如果有人不配合,以叛乱宗门论处,直接斩杀!”

  众人忽然打了个寒战,看着邪笑连连的陈渊,第一次感到了一丝惧意。

  当即,陈渊便命韩龙带人将所有俘虏搜刮了个遍,特别是当众军士听到所有搜出来的财物资源都全部赏赐给他们时,他们搜得更卖力了,只差没吧那群给唬得快哭出来了的俘虏的衣服都给扒了。

  事实上,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当陈渊再次看到那群俘虏时,他笑了,笑得很开心。

  其实,这些人在遭到黑水营俘虏时并没有多大反抗,所以他们自然也没有什么损失,可是现在再看,却是让陈渊等一众将校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眼前这些人衣衫褴缕,至于手指上的纳戒,腰间的储物袋,手腕上的空间手镯早没了踪影,甚至有不少人连身上的衣服都被扒了个精光,更夸张的是还有几人连裤子都没了,穿了个大被衩在风中凌乱。

  看到这一幕,陈渊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不由得由衷感慨,还是这些土卒最可靠啊!坚定的轨行着自己下达的命令,贯彻自己思想的方针。

  至于其余诸将,则是早已目瞪口呆,看着面部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仍旧冰冷的众士卒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对陈渊这里,心中寒意更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