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仞山的危机在陈离开没多久就彻底爆发了,如果说先前的围聚算是含蓄的,那现在的火爆场面绝对够火爆。

  “陈道友,在下紫耀峰翟让前来讨教,道友可否出来一见!”

  ◇看正4\版wo章R节“上☆酷`{匠a网

  “老子莫魂歾,陈渊你有什么资格可以拥有升仙令?我要和你一战,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

  “老子在凝气大圆满近二十年了,同阶之中无有抗手,凭什么你可以获得升仙令?你给我滚出来,看看咱们到底谁强!!!”

  “他妈的,不出来,那就干,破了这破山,大家把这乌龟给揪出来!!!!”

  ……

  连续好几天的等待一点点消磨着他们的耐心,在有心人的挑拔下,便发展到了现在这个火爆场面,偶尔还有零星几道气浪光华,重重地轰击在九仞山护山法阵之上,引起一阵轰鸣。

  大势所趋!

  有时,一种共同的声音与信念就是一种大势,这股势可以撼天动地,可以动摇一切存在的它的敌人,在大势面前,一切皆为徒劳。

  如今的九仞山前,众人便凝聚出了一股势,无形的势笼罩下,让山上几人震惊,心中不禁发憷。

  “这些人都疯了!都疯了!!都疯了!!!”贾仁禄双眼震惊,嘴唇喃喃自语。

  试想,谁被十余万弟子围堵,心中不曾发慌?没有吓得魂不附体就已经不错了。

  “怎么办?如果陈渊师兄不回来的话,九仞山会被这些人攻破的,等他们找不到人,我们一定会被撕碎的!”

  山巅上,这里可以清晰的看清外面的一切,震耳欲聋的呼喝声此起彼伏,骇得他们脸色发白,对自己如今的处境非常恐慌。

  苗小苗面色清冷,眼中透着一丝坚毅,虽有恐慌之色,但也没有遇事乱了分寸。

  “我出去与他们讲清楚,陈渊不在山上!”看到众人面色发白,近乎精神快要崩溃的众人,她忽然出声,语气坚定的说道。

  “要去也是我去,就这小场面算得了什么,我爹是财主,这种场面我太熟悉了,我应付得来!”

  “倒是你小苗,女孩子不能太过强势,抛头露面这种活就得交给咱们爷们儿来办,你出去万一有个闪失,那渊哥回来还不得活剐了我啊!除非咱们九仞山带把的爷们儿都死绝了,不然你还是好生待着,看我怎么出去一语退千军吧!”

  贾仁禄语气坚定,骨子里大男子主义浓郁,苗小苗坚毅的话语深深刺激到了他,不等苗小苗发飙,便一个箭步窜了出去。

  “轰!轰!!轰!!!”

  一阵轰鸣,山峰被撼动,刚踏出一步的贾仁禄面色一变,来不及反应,便被一股气浪席卷,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溅起一片尘埃。

  “不好!”一声惊呼,苗小苗来不及深究先前贾仁禄话中的含义,抚起他,便带着众人飞掠一般赶至主殿后面的池塘那里。

  飞快取出亭中这段时间开采出的灵石,苗小苗取出控制护山法阵的令符,借着百余块灵石庞大的灵力全力催动令符,将护山法阵的威力调到最大。

  “轰隆隆!!!”

  又是一阵连绵不绝的法力轰击,护山法阵大片的被击碎,之后又在庞大的灵力支撑下快速修复,不过苗小苗始终境界太低了,虽然只是做了一个过滤器,但庞大的灵力岂是谁都可以承受的?不多时,便在庞大的灵力冲击下,七窍溢血,明亮的眸子也黯淡了下来。

  “都愣着干嘛!大家一起出手,帮助小苗稳固阵法!”曹虹一声清咤,接着便随着众人一起出手,分担了苗小苗的压力。

  “轰轰轰!!!”

  “给我破!破!破!”一青年面目狰狞,大手狂甩,手中无数法术不断的砸下,轰轰巨响传遍天际四周与之一同出手的修士都下意识的离他远了一些。被他狰狞的神色感染,出手的数百人更卖力了,每一击下去,都能引动山峰一阵颤动。

  咔嚓一声,令符有了一丝裂缝,旁边相助苗小苗的弟子当即就有三人七窍流血,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失去了三人分担压力,剩下还在坚持的众人当即顿感压力大增,阵法修复的速度更比不上破碎的速度了。

  又是那人,面色狰狞的可怕,也不知他到底和陈渊有多大仇怨,非要置苗小苗等人于死地。

  他抛出一个紫红的琉璃玉瓶,口中喃喃有词,双手交错一变,玉瓶立刻微颤,从里面流出一道暗红色液体,这液体一出现,立刻闪烁火焰状,当中不时还有符文闪逝,一团汹涌包裹住巨峰。

  “破!”他低喝一声,火焰巨峰顿时砸下,轰的一声,一道道网状裂痕出现在光幕之上,密密麻麻的飞快向四周波及。

  令符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除了苗小苗,贾仁禄三人外,其余人同样七窍溢血,昏迷了过去。

  轰地一声,众人全力出手,各色光华不断轰击,只见山峰一震,轰轰声中山石滚滚落,尘土飞扬,山峰之上所有的建筑轰然倒塌,山峰生生被压下丈余。

  与此同时,九仞山的护山大阵,终于抵挡不住,发出镜子破碎般的声音,整个光幕瞬间变的支离破碎,消散一空。

  贾仁禄与曹虹跌倒在地,没有了声息,苗小苗苦笑一声,内心轻叹,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啊,陈渊你可千万不要来啊!

  面色狰狞的那人冷哼一声,收起琉璃玉瓶,身子轻飘飘的从天落下,其他人顿时跟随在后,阵阵威压缓缓的散出。

  “陈渊在哪里?”他看着浑身血迹的苗小苗,阴沉着脸问道。

  苗小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顿时让他火冒三丈,恨不得一巴掌便拍死了他。

  “杨兄不必动怒,陈渊出自九仞山,想来和这些人关系皆是不错,何不将他们抓住,逼陈渊现身呢!”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阴损建议道。

  杨兄若有所思,有些意动。

  “呵呵……你们可能要失望了,陈渊此人自私自立,胆小如鼠,他又怎么可能来救我们呢?抓了我们,你们根本什么用也没有!”苗小苗忽然睁开双眼,面色平静地道。

  杨兄忽然双目乍放神光,沉声道:“本来还不确定是否应该抓你,不过现在却是让我确定了,他一定会来,我就在九仞山等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