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历来森严,虽不至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但也不时有巡逻士卒在营中穿插,明里暗里讳莫如深的神念交织监控整个大营。

  军营寂静,北风吹啸,呜呜作响,卷起漫天枯叶,校场声声呼喝震荡长空,冰与冷的气氛震颤,血与火的气息交织。

  转过一条直道,一个占地庞大的校场便出现在陈渊眼中,正是黑水营独有的校场,密铺得极为整齐的黑岩石平铺了整个校场,石块之间的缝隙街接得极好,宛若一体,每块黑岩石上又刻有无数符文烙印,气息之间相连,是一个威力强大的阵法。

  像是知道了什么,校玚上的所有士卒排列得极为整齐,一个个身穿青铜甲胄站得笔直,他们的身体四周,散发一道道黑气好似一尊尊魔神,血气如海,令人颤立。

  虽然没有正式选拔出底层军官,但能入黑水营之辈,每一个士卒都是军中骁勇,沙物精锐,一股浓浓的萧杀之气,疯狂的弥漫开来。

  虽只千人,但杀气浓郁的程度也绝非寻常之人可以想象,尤其是这千人,几乎个个都拥有不弱于凝气八层以上的战力,更有甚者,其实力已然超过了凝气境界。除此之外,这千人均都是久经沙场,每个人手中,都拥有无数生命,其杀气,日积月累之下,几乎融入骨髓之内。在这萧杀之气的弥漫下,四周一片寂静,这种静,是死寂,极为可阳!

  在陈渊出现在校场的瞬间,一千双眼睛,此刻全部盯在一人身上,他们的目光,更是全身杀气的凝聚点,这一千道目光,丝毫不弱于一千把飞剑,杀气凛冽,似要将来犯之人分解,融合成其中一郚分。

  陈渊神态从容,没有半点异常!回应这一千道目光的,只有他越加充满了寒芒的眼神。

  脚步轻抬,迎着汹涌肆虐的杀气,陈渊缓缓迈步,幼小的身躯笔直而行,神态从容,从他脸上看不出有丝毫异样,此刻――在他眼中,只有百丈外校场中央阅兵台。

  “刷!!!”

  整齐而震撼人心的让步声蓦地传扬,踏进人心,搅动,之后粉碎,冰冷的杀气更浓。

  陈渊脚步一顿,之后继续迈步,偌大的校场之上,只有他沉稳不响的脚步声,踏进每一个士卒的心里。

  沿着士卒让出的通道,陈渊在前,戴恒与陈默跟随,他们在后没有像陈渊那种杀气临身的威压感觉,一则黑水营的士卒并未针对他们,二则他们早已选择将自身气势融入黑水营中,没有像陈渊那样硬抗。千人沙场精锐杀气何等浓郁,足以与金丹修士一战,若只论气势,恐怕还要稍胜一筹。

  众军士冷眼相视,没有丝毫反应,没有因为他抗住了众人气势而气势有所变化,只有跟随在后的戴恒眼中担忧。

  “哒……哒……哒……”

  陈渊终于登上阅兵台,脚步哒哒作响。

  但场中士卒眼神更冷,刷地一声,通道合拢,杀气刹那倍增,浓郁至巅峰,铺天盖地向正中的阅兵台涌来。

  与此同时,陈渊眼睛一突,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在阅兵台上。

  深深吸了口气,一股浓郁至极点的血腥之气入喉,喉咙一阵火辣疼痛,陈渊脸色先是一白,再是一红,一口鲜血差点压抑不住喷了出去。

  “啍!”

  陈渊冷哼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自成一股气势,彻底压下体内翻滚的气血,站稳在阅兵台上。

  陈默动容,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钦佩,他干咳几声,看了看四周的铁血士卒,喝道:“韩龙统领,何在!”

  话音刚落,立刻从远处,传来阵阵马蹄踏地之声,只见一头巨兽踏地狂奔,样子有些像牛,长着四只角,它的毛发很长,就像披在身上的蓑衣,后背还生有双翼,巨兽呼啸而来,此兽速度极快,掀起一片尘土,好似一道浪潮般,汹涌而至。

  最新U章'节m》上酷匠%网v◇

  在此兽身上,乘骑着一人,此人一身青铜战甲,其表有紫痕繁密刻画,他头戴黑盔,手中大戟闪烁浓浓寒芒,一股冷漠的杀机,从其头盔中唯一露出的双眼内,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

  此人呼啸而来,四周士卒立刻整齐的散开一条道路,使得此人直奔陈渊,在距离阅兵台十丈外,他脚下之兽立刻仰天咆哮一声,停下了身子,它虽停下,但掀起的尘土,却是四散,弥漫四周。

  陈默皱眉,眼中厌恶不加掩饰,一同共事多年,他自然了解韩龙脾性,桀骜不驯,刚愎自用都是抬举他了,虽然有才,但是为人太过狂妄。

  陈默袖子一甩,立刻一股狂风扫过,把四周的尘土吹散,他望着韩龙,淡漠说道:“这位便是新任统领陈渊,韩统领,你还不见过!”在统领两字上,他语气故意加重韩龙阴沉的看了陈渊一眼,森森的说道:“韩龙见过统领!”

  陈渊神态从容,看了此人一眼,淡笑道:“日后便是一同征战杀场的兄弟,自然无需多礼!”

  韩龙一怔,眼中阴沉稍减,摘下了头盔,中年人,不丑,也不帅气,但很耐看。

  陈默冷哼一声,声音传遍校场,喝道:“统领大人在此,尔等还不拜见,更待何时?”

  “拜见统领!”

  如山的呼喝响彻云霄,震撼山岳,都引来了其它营地的注视,为其见礼。

  “听说营中还有大部分军官没有任命,不知是否属实?”挥手让土卒免礼,陈渊向韩龙问道。

  韩龙一愣,不知陈渊是何意,不过还是老实答道:“的确如此,自上次战役过后,黑水营损失惨重,虽兵员补齐,但中低层军官兵曹却是还未任命!”

  “可有人选?”陈渊再问。

  韩龙摇头,叹气道:“他们都很优秀,难以选拔!”

  陈渊眉头一挑,竟然连人选都没有,看来陈默有些将此人夸大了,他不善钻营,纵然有些实力,有些野心,但只要找对方法,很容易便可收服。

  陈渊眉头舒展,当即下令道:“整顿营中士卒,土卒自发推举自己所属军官,十人一队,推举一人为队长,五队为一伍五十人,推举一伍长和一副职,两队为一标一百人,推举一人为统制和一副职,都统辖一部五百人,陈默与戴恒各统一部,韩龙撤去都统一职!”

  寂静,死一般的寒意降低了整个校场的温度,韩龙充血的眸子紧盯陈渊,如实质般的杀气透体而出,在虚空幻化成刃,颤抖的身躯不是害怕,这是要杀人前的征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