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察觉到了什么,埋首于案牍之中的中年将军缓缓抬起头来,一张普通大众的国字脸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威严的气势却是让人心惊,锐利的眼神如刀似要斩进他人心中,浑身散发的冰冷杀戮气息让整个大帐寒意凛然。

  陈渊心中一凛,此人强大,看不透分毫,只觉宛若一座巍峨高山,让人仰视。

  “骆滨将军!”戴恒上前几步,对着骆滨将军深深一拜。

  陈渊眸光一闪,也有样学样的上前两步,对着帅案后的将军深深一拜。

  “唔!”骆滨将军放下手中狼毫,刚好压在案上资料,从一旁字里行间看到,这与陈渊有关,正是关于十万弟子聚战九仞山的资料。

  抬眼细细打量陈渊两人,相比之下,他更喜欢陈渊这个年轻人,无论是对他孤身奋战天神峰的事迹,还是他现在的表现都比较满意。据说,现在的九仞山危机四伏,近十万弟子环伺,其中还有好些条毒蛇隐在暗中,等待机会噬咬一口,骆滨将军不自觉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他很想知道陈渊怎么解决此事。

  “戴恒是吧?你们先生提到过你,说是你最近会来找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骆滨将军淡然一笑,帐内气氛顿时一松,冰冷的杀戮气息为之一缓。

  戴恒眼睛一亮,连忙道:“晚辈戴恒见过将军,没想到将军还能记得晚辈,真是让晚受宠若惊!”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太剑峰年轻一辈最强天骄可并非妄名,若不是被你先生捷足先登,我都想拉你到本将帐下了!”骆滨将军摆摆手道。

  “你先生只说你会来找我,但并未说是何事,你说吧!若有余力,本将自会相助!”

  “这是我家先生的亲笔信,请将军过目!”戴恒取出先生的亲笔信,恭敬的呈给骆滨将军。

  “就他们这些聪明人事多!”骆滨将军抱怨一声,还是取过信件,取出其中书信看了起来。

  陈渊此时也是心中震惊,没想到此人竟然是执法殿的将军,而显然戴恒这个神秘的势力和他之间有很深的联系,就算不是一路的,也必然有着利益上的往来。

  对于执法殿,陈渊也是有所耳闻。

  执法殿有着三大巨头,麾下有一十二位将军,每位将军掌一军五千人,在将军麾下还有五位统领,统领每人掌一营甲士一千人,往下还有五百人为一部设一都统,一百人为一标设一统制,五十人为一伍,十人为一队,每个主将之下又设副将,统领往上还设有六曹俾官,录事参军等职,俨然一支凡间帝国军队。

  事实也大致如此,执法殿军队的结构就是仿效中州盛世皇朝所建立的,军法严谨,治军如治国,是宗门最强的势力之一,成长至今,已足够与长老峰相抗衡。

  A@看M正T版j章¤节上I酷:5匠z^网

  “果然还是你们聪明人心眼最多,考虑得真是面面俱到啊!”骆滨将军放下书信,一脸感叹的道。

  “这么说,将军是答应了?”戴恒一脸惊喜的道。

  “小事而已,便答应了你罢,正好还了那个人情!”

  “我麾下本应有五大统领,前段时间战死了一位,便一直空缺着,你便接替他的职务,为我麾下第五统领吧!”

  骆滨将军淡淡开口,从卓上拿起一块做工极为精细繁复的青铜令牌,轻微摩挲了下,便将令牌抛给了陈渊。

  陈渊连忙接过,极其小心的拿在手里,令牌正面雕刻的是一副沙场争战的场景,而背面则不知何时出现了陈渊的名字,古朴而厚重,一点也不像是刚刚雕琢而成。

  此时,陈渊早已反应过来,戴恒他们的目的便是借执法殿的力量镇压九仞山山外近十万弟子,迫其退却,如此一来,危机自解。

  “晚辈代先生谢过将军照拂!”戴恒欣喜,向洛滨将军拜谢,此时,他心中很震惊,本来以为顶天也就得到一个都统之位,没想到最后结果竟然如此出人意料,比原先所想再升一级。

  “卑职陈渊参见将军!”陈渊反应也是不慢,很快便适应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向骆滨将军抱拳,行了个军礼。

  “嗯!”骆滨将军赞赏的点头,对陈渊说道:“本来以你实力,最多也就一统制之位,但有人为你做保,而你本身战力也是强大,获升仙令为我宗门天骄,如此,本将便破格提拔你为我麾下统领!”

  “但你也别骄傲,那个统领之位可是有很多人都盯着的,军中以实力为尊,不讲究裙带关系,能否服众,这要全靠你自己努力了,若是不合格,那本将不介意重新换个统领!”说到最后,骆滨将军满脸严肃,威严气势朝陈渊压来。

  “末将谨遵将军将令!”

  陈渊迎着如山压力再度上前一步,面色不变的再次向骆滨将军抱拳,不卑不亢的道,任由额角汗水流淌也不擦拭,眼神平静地与洛滨将军对视。

  “嗯!”深深看了眼陈渊,眼底深处闪过一丝赞赏,骆滨将军一摆手,淡漠地说道:“宗门东部不稳,有弟子聚众叛乱,你即刻率军前往镇压,凡扰乱宗门秩序,心怀不轨者,皆斩!”

  陈渊眼瞳猛地一缩,看着一脸淡漠的骆滨将军,恍惚间,他闻到了浓郁的血腥气,眼前所见,伏尸遍地,只不过,他是这次血案的制造者。

  “末将遵命!”

  陈渊郑重抱拳,恭身退下,出了大帐。

  帐外,引领陈渊前来的那个骑士还在,看到陈渊出来,他连忙上前抱拳行礼道:“黑水营都统陈默参见统领!”

  “陈都统请起,将军有令,命我等即刻前往东部镇压叛乱,时间紧急,现在,便去军营吧!”

  “诺!”

  陈默话语不多,当先朝外走出,看方向,正是先前远远便可看见的诺大校场。

  一路上,陈渊也没闲着,大致了解了下自己即将统领的黑水营,对其中的那些领军将领多少知道了些。

  黑水营,骆滨将军麾下最弱一营,原先还要好些,但前段时间在外敌作战中损失惨重,营中士卒十不存一,就连营中都统也只剩两位,一人正是陈默,实力是命海境界初期。

  还有一人是韩龙,在副统领战死之后,实力在黑水营中便是最强,在统领与副统领皆空缺时,俨然以统领自居。事实上,在陈渊没有出现之前,骆滨将军也确实属意韩龙接替统领之位,执掌黑水营。

  现在的黑水营虽然士卒已经补充完全,但军中中低层军官却还未来得及任命,百废待兴。

  了解黑水营的状况后,陈渊煞是无语,心中的兴奋也减弱了很多,没想到到头来,自己得到的只是一个烂摊子,如果硬是要说,有什么值得让人特别兴奋的,也就只有营中所有军官包括都统的任免权都在自己手上,这是其它营都远比不上的殊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