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走!”

  戴恒一拉陈渊,两人快速脱离人群,朝远方掠去,没有引起丝毫注意,就算有人疑惑,也不会怀疑刚从自己身边路过的两人中竟然有一人是自己这次的目标。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你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些人?”陈渊疑惑道。

  飞行法宝就是不一样,耗费少量法力便能速度极快,远比陈渊两条腿跑快了不知多少,看着远处景色慢慢拉近,他心中忽然涌起打劫了戴恒的心思,将法宝占为几有。

  戴恒神秘一笑,道:“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现在说出来岂不是没了那种情调?”

  陈渊冷哼一声,忍住暴打戴恒一顿,然后强抢法宝的冲动,走到一边盘膝打坐修炼。

  没有谁是真正的天才,如果自己不付出与之相应的努力的话,再强大的天赋也只会浪费,最终泯然于众人。也许是有真正的天才,他们不用付出太多的努力,便能轻易取得别人花费一辈子都难以取得的成就,但显然陈渊不是,他不会允许自己浪费一丁点时间,时间嘛,就像海绵,挤挤还是有的,这一直是陈渊的人生格言。

  一路无话,陈渊两人很快便进入到一片秘地,他是被恢宏,雄伟的气势惊醒的,这个地方气势惊人,长空万里无云,被一股无形的气势笼罩,他相信,如果有人擅闯此地,不需要别人出手,便会被这股气势所攻击,直至魂陨大地,血洒长空。

  “刷!刷!刷!”

  陈渊眉头一挑,前方疾驰掠来一队骑士,这群人衣着统一,皆是身披青铜甲胄,甲胄鲜明,其上刻有无数铭文烙印,在阳光照耀反射下,不时闪烁出凛冽寒光,手习中持有戈矛,利刃散发出的寒意让人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眼中射出冷冷寒光,似要择人而噬,一直让他羡慕不已的飞行法宝在这里似并不珍贵,每人脚下都有一把品质不错的飞剑,光华闪烁,速度极快。

  戴恒早已停下,等待这群人的到来,从他眼神看来,他也很是紧张,似对这群人很是忌惮。

  “他们是执法殿的人!”戴恒低声对陈渊说了一句。

  陈渊眸光一闪,怪不得这群人浑身散发冰冷的寒意,杀戮气息弥漫,直冲云霄,也只有宗门这个特殊所在,常年征战厮杀的这群人才有这种气势。对外,他们是维护宗门尊严不屈的战士,对内,他们则是力求平衡的冷血屠夫,永远不会夹带个人情感在内,他们是一台台高速运转的杀戮机器。

  先前还不觉得,这群骑士稍一靠近,浑身浓厚的血腥气息便扑面而来,森冷的寒意弥漫四周,温度直线下降,让陈渊两人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起了一丝烦躁。

  “骆滨将军有乏令,你们随我去见他!”骑士中出来一人,不仅浑身寒意散发,就连话语也是冰寒彻骨。

  陈渊看得分明,此人甲胄之上文铭文更加繁复,符文密布,手中也不是青铜戈矛,而是腰悬青铜佩剑。

  也不知执法殿是不是对青铜制品特别钟爱,这群人全身甲胄包括脚下飞剑都是青铜精金铸成。

  戴恒没有二话,驾起祥云便跟在骑士后面,向这片染血的禁土深处而去。

  越是深入,陈渊越是心中发寒,四周已经越来越冷,森寒的杀戮气息弥漫天地的每一个角落,呼啸的北风肆虐,搅动得血腥更加浓郁,从深处传来。侧耳倾听,阵阵哽咽的悲声,惨叫声,哀嚎声随风飘摇,传得很远,眼前模糊,似有无数生灵在大战,残尸遍地形成了尸山,血雨倾盆,在大地形成无数道河流,连成一片成就了血海。

  尸山血海,不时有未死透的生灵从血海中冒出头来,伸出手臂,或残了半截身子,或缺了半个脑袋,或肚腹破了个大洞,五脏透明可见,弯屈的肠子流出老远,在血海中飘浮,神兵利刃残缺插在尸体上,不时还能看见神兵下的尸体在蠕动,没有死透,让人头皮发麻。

  陈渊眼中闪过一道惊惧,他自然知道这些只是幻听,幻觉,不是真实的,但有些时候事实便是如此,明知道是假的,但也止不住心中恐惧,这是每一个人的本能。

  摇了摇头,将心中的恐惧情绪压下,排斥了个干净,陈渊对眼前的幻像,声音视若无睹,倘若眼前这点小伎俩便将他吓退了,那也太过小瞧了他。陈渊转头看向身边戴恒,只见他没有任何反应,那些幻像,声音像是丝毫不能影响他似的,这让他心中惊奇。

  看到陈渊望向他,戴恒一拍脑袋,反应过来,道:“这里能让人心底生出幻觉,很是恐怖,我已经关闭了五识,这样就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了!”

  “我已经习惯了!”陈渊很无语,这什么鸟人啊!不早点说。

  不过戴恒现在什么也听不到,不然,他一定会大吃一惊,他来过这里好几次了,每一次来,都是紧闭五识,对那些幻觉是心有余悸,没想到陈渊这么快就习惯了。

  跟着这群骑士一直朝秘土深入,很快,陈渊眼前没有了尸山血海的恐怖,也听不到了凄厉哀嚎的悲声,取而代之的是前面一片祥和,数百座灵山连成一片,阵阵祥和的气息笼罩,再不复先前那片地域冰冷的死寂寒意。

  骑士没有停下,而是转了个方向继续朝前飞,不多时,一片军营便出现在陈渊眼帘中,在军营环绕的颇大校场上,此时大概有数千甲士正在操练,阵阵呼喝声响彻云霄,冰冷的杀戮气息弥漫,比之先前更加浓郁百倍。

  陈渊两人在骑士的引领下,一路畅通无阻进入军营深处,在一座恢宏大帐前停下。骑士挥手退下其余甲士,让陈渊两人在外等候,自己走入大帐。

  “将军让你们进去!”不多时,骑土出了大账对陈渊两人说道,说完,骑士便如标枪般矗立,面无表情的守卫在帐前。

  陈渊眉头一挑,看向戴恒。

  戴恒没有多说,掀开帐帘便走了进去,陈渊想也没想,紧跟在后,进入帐中。

  Q酷I匠网永T久免费¤看2小√_说

  大帐内,并不金碧辉煌,反而两侧数十把神兵利刃寒意正浓,在大账正中,一个浑身威严,身着甲胄的中年将军正襟危坐于帅案之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