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楼中庞大的书海让陈渊头疼,陈渊压下心中烦躁,从新退到门口,从最初始的地方开始寻找,他想一部一部的看下去,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神通秘法。

  起初他觉得很枯燥,但慢慢地静了下来,陈渊查看很快,往往眼睛一扫,便能将介绍看个大概,之后摇头,继续往深处寻去。

  不得不说,藏经楼中这些典籍真的太庞杂了,什么种类的都有。

  “唔,这是一门研究催化血气旺盛起来的秘法,真的很珍贵!”陈渊惊叹,这对那些注重炼体的修士来说真的很珍贵,对他们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嗯,驯养灵兽的特殊法门!”眼睛一扫,又是一种特殊的秘法,不同于真正的修炼之法,对个人争斗也没什么用,但它的价值却是不低。

  接下来陈渊足足查看了上千典籍,各种秘法无数,但大都太过斑杂了,皆不是他所需要的,战斗法门,他有战经,防御的话,禁道也是足够了,至于其它的辅助之法,还有什么比炼丹更好吗?

  这一下子让陈渊为难了,眉头皱得更深了,半个时辰如今过了一多半,而他查看的典籍还不到书海的百分之一,数十万典籍秘录岂是寻常。

  迎着朝夕,看着晨雾,陈渊眼珠一转,忽然朝着书架的最深处走去,对身庞的诸多典籍视若不见,若是真有什么好东西,一般也都是藏得最深,书架深外最有可能。

  但显然陈渊运气没有这么好,注定要失望了,书架腐朽,典籍,玉简散落一地,灰尘遍布,在地面铺上了一层厚重尘埃。

  这幅光景,陈渊重重叹了口气,心情苦涩,现在出去找一本稍好的典籍恐怕也是奢望了,因为时间不够了。

  本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态度,陈渊随手从一旁快要散架了的书架上挑选了一部早已蒙尘的兽皮古卷。

  吹尽尘埃,兽皮古卷竟然露出淡金色的光泽,这块兽皮有些年头了,很古老,有许多裂纹,但上面图案还是很清晰的,旁边的符号也都还能看得清楚。

  “九仙图!”冠以一个仙字,陈渊心中有些好奇,朝图案下面的蝇蚊小字注解看去。

  原来这是一种观想之法,冥想其中图案,整个心神完全沉浸去,可以锻炼神魂,强化肉身之效,虽没有神通秘法的那样绚丽,但若论珍贵之处,却是远超前者,物以稀为贵,观想之法在整个修仙界都很是稀少,包括陈渊口中的道一老头,那也是万万没有的。

  陈渊眼睛顿时一亮,没想到竟是观想之法,这让他有一种以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九仙图,字面理解是九幅观想之图,但其实只有三幅,第一幅画上画的是一个蓝衫青年,这男子站在山崖边上,在他对面的是一片碧波汪洋大海,一轮初升的太阳洒下漫天光辉,映照着那男子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索,虽然乍看上去画很普通,但却有一股道韵流转,是大道的气息。

  陈渊不禁闭上双目心中观想,不自觉这道身影竟然出现在他脑海中,恍惚间,陈渊似乎看到太阳在缓慢的升起,而那个男子的身影则随着太阳的升起逐渐的变淡。当太阳完全升出海平面时,那个男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山崖边。除了海洋,天地间就剩下那漫天金色的阳光。

  不知过了多久,陈渊脑海一阵刺痛,张嘴吐了口鲜血,神色萎靡,但他却不惊反喜,就这么短短瞬间,他便感觉到自己除突破境界时方才随之增强的神魂竟然强大了一丝,这让他双目精芒乍现,很是惊异。

  兽皮上的那副蓝衫青年的图案已经消失不见,反之陈渊脑海中却是出现了那道身影,不过陈渊不敢在沉浸心神下去,怕再次遭到反噬。

  另外两幅图案,陈渊没有再看,如今他修为不够,再冥想下去的话,对自己有害无益,说不定还会损伤自己道基。

  九仙图只有三幅,一幅就是陈渊刚冥想过的大道朝天图,另外两幅是残血厮杀镇荒图,帝背众生图。

  陈渊又在附近寻找了一番,剩下的六幅始终没有寻到,九仙图本就残破,剩下的六幅想来已经遗失,只剩下这三幅观想图了。

  虽然有些遗憾,但陈渊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以后看一下是否能重新找回剩下六副了。

  既然选到了令自己满意的秘法,陈渊不再逗留,转身走出大殿,刚一走出,先前那个老者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陈渊眸子一闪,虽然没人和他说过藏经楼规矩,但他心中七窍玲珑,瞬间便反应过来,手指轻拂,从纳戒中取出九仙图,神色恭敬的双手呈上递给老者。

  老者满意的微微点头,从陈渊手上接过,刚一打开便轻咦出身,似有些吃惊。翻看了下,老者递还给他,只是望向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没想到你选择的是它,去吧!希望你能成功!”老者淡淡说道,随即便消失无踪,殿门轻声关拢。

  虽然心中疑惑,但人已经离去了,陈渊仍旧恭敬的对着老者消失离去的地方深深一拜,之后方才离开这片禁土。

  而陈渊所不知道的是,以前也有许多人修炼过这部残缺的观想之法,但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运气好些的,在发觉不对时,便果断放弃,选择其它观想之法修炼,虽不曾有什么成就,但却也无太大影响,只是浪费了些时间。

  b看Y正$版章节M上酷1;匠@网xz

  但一些固执之人,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轻则遭到反噬重伤,重则搅乱修炼之人的神智,化作白痴,彻底沦为废人。

  陈渊不知道这一切,不过就算知道了,恐怕他也不会当回事,别人做不到的事情,难道所有人都做不到吗?恰巧他很自信,有时自信得过了头。

  没有心思观赏净土的美景,因为没有飞行法宝的原因,陈渊在群山间疾速奔走,专挑无人的偏僻之地赶路,足足用了三天时间方才回到九仞山。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一点不假,短短几天时间,陈渊得到升仙令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宗门,所有的弟子都震动了,尤以凝气境弟子最是疯狂,宗门有限制,只能是同级挑战,如今,整个宗门所有的凝气境弟子都在寻找陈渊,要踩下他的头颅,借此上位,以博天下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