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庐中短暂的陷入一时平静,先生淡笑微品香茗,眼底深处偶尔闪过精芒,谁也猜不透他心中所想,先生之名可并非虚传,有神算之称,算无遗策,精通占卜,推演之法。

  客位上,陈渊皱眉沉思不语,心中细细推敲,对先生所说的机缘抱有很大的警惕,机遇往往伴随着危险,他更相信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自然也不会掉陷饼,还恰巧砸到自己身上。

  不知想到了什么,陈渊猛地抬头,还没等张口,先生便像是知一切似的,淡笑道:“你想问升仙令的事吧!他们给你升仙令的确不安好心,但对你现在确是利大于弊的,你就不要多想了!”

  陈渊皱眉,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世间无不散之筵席,再欢好的聚会也有尽时,更何况对陈渊来说并不十分愉快的聚会,除了知道让自己去一个密地能用得上自己外,就是说一些外门秘事,虽然过程枯燥乏味了些,但他没有丝毫不耐,一直认真记下。

  时间流逝地很快,似流水让人抓不住分毫,从指间悄无声息的滑落,一瞬便已化作过去,成为了历史长河中一滴微不足道的水花,溅不起点滴浪滔。

  离别时,陈渊朝先生抱拳深深一拜,和两个小道童离开了这片大山。

  “先生,陈渊会去吗?”望着面前这个身影,戴恒有些担忧道。

  前面的背影最后一点消失在眼中,先生笑得更浓了,似自言自语道:“他会来的,真是一枚很意外的棋子,也是整个棋局最大的变数,只是谁会忍不住最先出手呢!七贤盟?七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蚂蚱而已,不足为虑,我已经落下一子,就看你们谁接招了,呵呵……”

  戴恒浑身一震,头颅更低了些,沉默不语。

  “前面已经是山外了,贵客慢走,小童便不再相送了!”出了这片山脉,道童指着前面已经可以隐约看到的亭台宫阙道。

  眺望了眼,陈渊微笑着点头,两个道童朝陈渊一拜便寻了原路返回。

  先生所说的机缘,陈渊终究没有给出答复,再大的机缘在面前也要有命去拿才行,虽说富贵险中求,但没有命也是冤枉,其实归根结底,是他信不过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先生。

  在陈渊离去后不久,整片山脉顿时起了浓雾,覆盖了山脉每一寸空间,将那里淹没。

  “外门的秘密比想象中的多啊!”陈渊眼神闪烁,眉宇间透着凝重,对先生的神秘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陈渊知道,很快,山脉便会被阵法覆盖,任何人进了其中去,虽不至于要了性命,但却很难走得出来,这是一个迷阵。

  陈渊离去了,仍是双脚在地面疾速行走,毕竟飞行法宝真的很稀少,并不富裕的他,除非抢劫,不然也是没有的。

  陈渊没有立刻回九仞山,而是在外门许多地方都转悠了一番,最后去了藏经楼。

  那是一片灵山,霞光万道,瑞彩千条,更有瀑布垂落,看起来景象壮观而瑰美。

  藏经楼就建造在这片美丽而神秘的禁地中,不经允许无人可以进入,是魔道宗的圣地,只有为宗门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弟子才可进入。

  而这也是陈渊拥有升仙令的福利之一,虽不能随意出入藏经楼,但每十年却是可以无条件进入一次。

  走进这片仙境般的灵地中,陈渊发现这地方真的很广阔,灵山数以百座,在朝霞中散发祥光,灵气氤氲。

  一座恢宏而古老的建筑矗立前方,它有一种古朴的气息道韵流转,自宗门创始起至如今,传承了太多。

  酷)匠}网&f首发_^

  当年在此筑下地基,埋下了太多神材宝料,布下上古神阵,这才开始建造这做巨大的宫阙殿宇,故此岁月也很难将它消磨。

  墙体以巨石堆砌而成,宏伟而高大,瓦片漆黑的闪烁光泽,这座建筑宛若神庙,在朝霞中染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辉,这就是藏经楼,为宗门最重之地之一。

  藏经楼共九层,而陈渊所能进入的也只是第一层,对应的正是凝气境界。

  走到这里后,面对它,竟有一种朝圣而来的感觉,让人精神饱满,有一种虔诚与喜悦的感觉,洗涤人的心灵。

  此刻,陈渊心中期待,相信藏经楼不会让他失望,毕竟他能拿得出的手段实在太少了,很多都是可以用作压箱底的。

  古殿恢宏雄伟,周围栽种有很多奇花异草,更有真正的灵药散发清香,淡淡光泽可与皓月争辉,而一些参天古木也很是神异,散发着曦光。

  此外,不时还有些灵兽,祥瑞出没,让这里看起来更加祥和,宁静,与宗门的血腥截然不同。

  做为宗门的传承地,藏经楼自然是有着强者守护的,在殿外的一些大石上,盘坐着十几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一动不动,宛若化石般,修行与守护着这里,对陈渊的到来,豪不理会。

  陈渊沿着石阶走到殿宇大门前,正要推门而入,顿时被一片光幕所阻,这里有极其强大的阵法,修为不够,难以强行闯过去。

  正在陈渊皱眉,准备请动那些守护者时,突然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头发乱糟糟,睡眼惺忪的老者走了出来,仔细打量了下他,半晌之后才道:“第一层中可选择一种神通法术,时间是半个时辰!”

  陈渊没有多说,朝老者抱拳,道了声谢,便进了古殿中。

  一进殿中,入眼处,是一排又一排的书架摆满了兽皮书籍与玉简,在外都有光泽流动,被光团包裹住,这真的是一片书海,让陈渊都觉得眼晕。

  “这未免也太多了些吧!这就是宗门的底蕴吗?”陈渊太震撼了,藏经阁很大,一眼望不到头,全都被兽皮书籍与玉简堆积满了,要想半个时辰便寻到适合自己的神通法术根本不可能,难比登天。

  继续往里走去,没多久,陈渊竟然发现一些角落与最深处的几个书架都快烂掉了,没了光团的保护,书籍散落一地,也没有人打理,都被尘埃给掩埋上了。

  入眼尽是书海,在藏经楼中转了一大圈,陈渊觉得有些眼花缭乱,眼前到处都是符文秘籍,只有一个名字和介绍,看不到内容,纵使如此,也看的人头昏脑胀,恨不得将眼睛分成四双来用,半个时辰,根本就寻找不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