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道童笑呵呵的一人在前一人在后朝前引路,戴恒自然也在其中,但这是在忍痛付出了十块灵石后才获得的殊荣,这让他老实有些郁闷,却也不生气,只觉得好笑而已。

  前方,没有什么宏伟的宫阙,更无精致典雅的阁楼,这是一片清净祥和的净土,景致很美。

  流泉飞瀑,藤萝青翠,小桥流水,亭台小阁,和谐自然。

  在一片竹林深处,有几间茅庐,显得格外返璞归真,仿佛是一处世外仙境,让人遐思与发怔。

  茅庐前,一个儒雅风流的年轻人迎风而立,嘴角挂着淡淡地笑容,似乎没有断绝过,一袭青衫再配上那一幅连女人看了都要羡慕嫉妒恨地尊容,身上仿佛有一种仙气,不沾世俗,像是不属于这个红尘中,一眼望去,挑不出丝毫缺陷,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倾倒,包括男人。

  见几人到来,漂亮得让女人都嫉妒的年轻男子拱手笑道:“贵客临门,未能远迎,是在下过失了!”

  “先生!”

  戴恒和两个小道童轻道了声,头颅微低,不过从陈渊的角度,能看出他们眼中毫不掩饰的炽热,那也是尊敬。

  先生请陈渊入了茅庐坐下,轻声呢喃,但谁也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

  陈渊眉头紧锁,完全不清楚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为何找到自己,不在掌控中的事让他心中不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了,他也曾试图去查看这个所谓先生的修为,但却如迷雾遮山,完全看不透,想来不会低了。

  “道友今日不来,恐有大祸至矣!”先生笑眯眯的开口,声音中带着磁性,很好听。

  眉头皱得更紧了,陈渊没有开口,眼神平静地继续注视先生。

  似是没有注意到陈渊的眼神,先生自言自语道:“最近太安静了,棋手们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只是不知道谁是棋手,谁是棋子,谁认为是谁是棋手,谁认为谁是棋子,最后博弈的结果又是怎样?一颗没有由头的莫名棋子搅乱了整盘棋局,顺带改了某些人的命运而自身无损,真是一个运气好极了的棋子,只不知有几人欢喜几人愁了!”

  “道友可知这枚棋子是谁?”先生看着陈渊笑眯眯地问道。

  端起案上香茗轻轻摩挲,陈渊没有说话,他知道先生会告诉他他可以知道的一切,轻呷了口,满嘴余香,令人陶醉。

  先生无奈摇头,手指轻叩案几,头疼道:“就是因为你的出现,打破了棋局的平衡,现在的外门可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我打破了其中平衡?是谁要下棋?宗门允许吗?”陈渊不解,一连几个疑问。

  先生长呼口气,道:“外门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宗门高层很少插足,用最残酷的方式养蛊般考验弟子,挑选其中最优秀者,再者你认为外门没有底蕴吗?外门的水很深,就连宗主都不愿意随意插手,无数万年下来,虽然还有内门外门之分,但在实力上早已没有那么清晰,普通弟子要想成为内门弟子何其难?现在的内门弟子大多在背后有人支撑,没有势力的人想要出头,那可真是比登天还要难。”

  先生嘿嘿冷笑道:“内门弟子虽取自外门,但多少年来的发展,靠着父辈先人余荫的纨绔子弟上位并不少见,一朝上位,便拿外门弟子开刀,在宗门横行霸道无人能制,猖狂至极!”

  陈渊皱眉沉声道:“父辈打下一片立足之地,后辈之人享受些许余荫理所应当,人都是有私心的,自己拥有的东西,除自己外自然是给自己最亲近的人,而有什么比自己的后辈更亲呢!只要不太过分,享受这些自然是应该的!”

  “呵呵……”先生苦笑道:“不错,他们这些公子哥的确可以在父辈余荫下享受,偶尔做出些出格的事也自然可以原谅,但是太多年的积累,他们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舒逸的生活,就像凡间帝国中的贵族,容不得别人的挑衅,更不会让他人崛起,去分享那一杯本就不多的羹肴,除非加入他们,成为他们麾下的走狗!”

  “就算有人天资卓绝,侥幸成为贵族中一员,进了那个大染缸,恐怕不多久也会变质吧!畸形的贵族心理!”陈渊眼神已经平静,他不再思考这个先生为什么找自己,最终目的又是什么,该自己知道的时候,他自然会说。

  先生眼睛迸发出一抹精明,笑道:“虽然曾经的他们也曾意气风发,对那些所谓贵人恨之入骨,但正如你所说,进了那个圈子,是会被染色的,染得面目全非,对自己曾经固执的兄弟下手就是他们的投名状!”

  “这个世界上无所谓背叛与忠诚,忠诚的原因是背叛的筹码不够!只要有了足够的利益,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所谓背叛与忠诚只是一个不是很好笑的笑话而已!”陈渊若有所悟,一口饮尽盏中茶水。

  先生一愣,若有所思,旋即大笑道:“道友言之犀利,入木三分!”

  “有些扯远了,今日寻来道友,却是有所托,还望道友务必答应!”先生凝眉郑重道。

  陈渊眉头一挑,知道重头戏来了,身子不由向前倾,腰板也更挺直了些,沉声道:“道友请说,只要能做到,在下定不会推辞!”

  先生微微一笑,眼神玩味,摇头道:“此事暂时还不能说,虽然那个地方很危险,但却是当之无愧的宝地,尤其对你,不仅可以暂时让你离开这个漩涡,当中还有你的一番大造化,若能获得,说不定你的禁制一道还能更上一层楼!”

  陈渊猛地抬头,眼底深处一抹寒光乍现,瞬间隐去,呼吸急促,难掩心中震惊,禁制是他心中的秘密,如今的修士只识阵法不知禁制,阵法是从禁制一道衍化出来的,相较之下,阵法就要显得太过死板难以变通了,若被他人知道,难保其心中不会有其它想法。

  “现今的修士有很多都忘本了,只修今世法,却将古法忘得一干二净,而我恰巧知道一些,此事不急,一月之内,道友若是答应,可来此寻我,到时,道友会知道一切的!”

  先生轻抿了口案上香茗,摇头苦笑道:“这话匣一打开,就有些收不住嘴了,今天也的确说多了,有些东西,道友今后自然会接触到,却是我多嘴了!”

  h酷4s匠◇F网永久免费、#看小j》说w

  “但是外门的水很深,有些东西,道友最好还是少知道为好,特别是一些禁忌,谁碰谁死,道友切记!”

  最后一句,先生说得很郑重,眼中精光流转,寒芒乍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