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秋风一吹,湖面波澜起皱,偶尔几声蛙叫蝉鸣却是让秋的意更加悲浓,那声音中透着不舍,不愿离去,可惜无奈花落去,它们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尽管心中不舍的情更浓,也只是悲,无法将光阴留住,将时间困锁。

  这个小池塘是极美的,虽然破败荒凉了些,但如果稍加修茸下,以这个池塘的天然优势,必然极美。

  “怎么样?看出什么了吗?”苗小苗柔和轻声道。

  “是个好地方,是个好地方啊!有了它,九仞峰的崛起将不可阻挡,只要潜修一段时间,九仞峰必然将在宗门有一席之地存在!哈哈……”陈渊双眼放光,绽放出炽热的光芒,最后忍不住大笑出声。陈渊观察少许,看出了究竟。

  原来在湖下有一条灵脉,灵脉是天地孕养而成,一般都要经历无数万年的聚天地之精华方能成形。而这条灵脉显然要比一般灵脉强上太多,灵气氤氲形雾,阵阵灵气汩汩而出,斑斓光晕缭绕,有种炫目之感。

  “这下面是条灵脉,灵脉是灵气浓郁到极致方才形成的一条矿脉,在这种地方修炼比之外界不知要好上多少,而且灵气浓郁到极致形成矿脉之后,也就是灵石矿脉了,可以开采出大量的灵石。看这条灵脉的规模,显然不小,凭借这条矿脉完全可以让我们实力大增,九仞山崛起的脚步将势不可挡。”

  “这……这是真的,更真的是一条灵脉?”

  xj酷匠网^¤首K发O

  “那这么说,我们发大财了!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也可以成为一方强者了!”

  “太好了!太好了!哈哈……”

  突如其来的喜悦让他们兴奋的大叫出来,有了这条灵脉,他们修行将一日千里,再不用终日为修炼资源愁苦了。

  “这是我们的造化,但同样也是一个定时炸弹,如果被人知道我们拥有这样一个宝地,恐怕那就是大祸了。所以这里的秘密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所有人都需谨慎,千万不能大意。”

  “嗯!小苗说得不错,在我们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之前,这里能秘密不能让除我们之外的任何人知道。等会儿,我会在这里布下阵法禁止,将这里的一切掩盖掉,绝对无人可以察觉到,若真有人能察觉到,那更无需担心了,能察觉到的人必是大神通之人,也不会将这里看在眼中。”

  陈渊让众人离开,随即便传来轰隆隆的波涛起伏声,道道阵旗镇压四方,无穷乌光埋没池水。过了好久,所有异象消失,任何一丝气息都再感受不到,陈渊长出口气,眼中一抹精芒蓦然闪过。

  陈渊连续几天为众人讲解凝气境界的各种技巧与所要注意的事项,待他们都各有所悟,前去闭关之后,陈渊这才重新来到水搪。

  “新寒残明九仞峰,欲掩琵琶半遮羞。此生若得凌云志,风云天下伴君舞。”

  陈渊眺望远方,西方的余辉在眼中映出一抹血红,今日的落日红遍了半边天,落日晚霞火烧云在天际点缀,偶尔还能看到似宝石星海不时沉浮,似一幕画卷。

  残阳如血,赤云万里,血的颜色,在这一幅波澜状阔的画卷中不时沉浮,一阵秋风扫过,扫去了夏日的炎热,秋的殇似也中合了些,没有了那种压抑的悲。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这股秋风送走了夏日的狂暴,但却迎来了冬季透骨的冰寒。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誓奋发自强做好汉,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一首好汉歌,道尽世间男儿当自强。

  一晃三日,陈渊一直待在湖心亭中,他本身就已经到临了突破的界限,只是苦于寻觅不到一处灵气浓郁之处,现在有了这处宝地,不过三日功夫便已到了突破的界限,差的只是那一层一捅就破的薄膜。

  “啊!”一声长啸贯穿天际,一吼之威令山中鸟兽匍匐,天空云雾散碎。声音中包含着强大的灵压,响彻整个九仞山,且还在向着远方蔓延,索幸有阵法阻挡,不然这一声啸音,恐怕很多人都能听到。

  山中其他人也听到了这声啸声,知道定是陈渊修为再做突破,纷纷止住修炼,出关为陈渊祝贺,整个九仞峰一时间都洋溢在兴奋的喜悦当中。

  就连平时觉得吵闹的鸟兽,这时听着也是一种享受,山上的笑声多了,似乎秋意浓得化不开的气氛也淡了些,让人如沐春风。

  在九仞山沉浸在喜悦的氛围当中时,七贤盟一角却是令人透骨心寒,在薛林前面站着的两人浑身筛糠般颤抖,额头冷汗簌簌落下,脚下似也有些不稳。

  “让你们办的事办好了吗?”薛林语气冷冽,似万年不化的坚冰。

  “回盟主,杜先生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想来不久之后便会动手!”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立即开口,只是声音中有着一丝颤抖,也不知是畏惧薛林还是他口中的那个杜先生。

  “唔……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哦!对了,代我去看下屠空,取些丹药送过去!”看着已经退出去的两人,薛林又嘱咐了句。

  “大哥高明,这次有杜先生出手,陈渊定然是必死无疑,大哥高明啊!”

  本来正在心烦的薛林,一听到薛刚的声音,心情不仅没好,反而脸色更差了,怒声道:“你懂个屁,你以为事情是像你想得这么简单的吗?外门厮杀不知多少万年,可曾有过因为宗主寿诞而止杀过,一切都透着诡异,有一股暗流在汹涌,有一只黑手在幕后推动,操控这一切,这是我们本不应该动,而是静观其变。就是因为你这个蠢货,让我现在非常被动,不仅在外,在内,那几个也在等着看我的笑话。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没有你的话,我哪里会这样被动?真是废物,哼!”

  薛林一拍巴掌,不等薛刚说话,便消失在了浦团之上,留下薛刚一人不知所措,在风中凌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