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渊走进大殿,苗小苗豪无察觉,仍在闭目修炼,他也没有叫醒她。不过这妮子真是个美人胚子,一身紫衣,美貌绝伦,秀发如瀑,凤眼樱唇,美眸中更是露出动人之色。

  陈渊看得心神略感恍惚,有一种惊艳的感觉,老脸罕见的一红。

  陈渊虽然年纪不大,但两世为人加起来也有好几十岁了,而这具身体因为修炼的原因,看起来也要远比同龄人大些,一点也不像十一岁的小孩子,倒像十三四岁的少年。再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对美好的事物有着喜欢这本身就没什么,陈渊心中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继续看下去的理由。

  也不知是他的脚步声还是炽热的目光惊动到了苗小苗,她睫毛轻眨了两下,然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还没熟悉周围事物,苗小苗便蓦然一惊,她感觉到了有人竟然无声无息的进入了殿中,这让他浑身冰凉,一抹寒意从心底升起。自己掌有令符,整个九仞山任何一点异动自己都可以查觉得到,可是这人竟然躲过了九仞山的护山阵法,这让她浑身寒气直冒,同时也有一丝庆幸,来人应该是友非敌,不然在刚才便有很多机会将她杀死了。

  心念一动,操控九仞山阵法的令符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手中,只要有一丝异动,她就可以立即启动阵法。陈渊重伤闭关疗伤,都过去了数月也不知如何了,现在的九仞山可以说是最虚弱的时候了。

  虽然知道来人不会是敌人,不过她还是显得极为小心谨慎。

  似乎有了令符,自己的胆子要大了些,苗小苗抬眼看向前方,没有想象中的敌人出现,一个笑眯眯的身影映现在自己眼中。

  苗小苗当即一呆,乌黑若宝石的双眸顿时一红,手中紧握的令符掉到了地上,发出啪地一声也没有察觉。

  “陈渊?”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苗小苗轻声道,声怕声音大了,这个梦就醒了。

  “怎么,不认识我了小Y头?”

  他叫人家小丫头,却忘了自己比地还小上三岁呢!

  “真的是你?你伤好了吗?”苗小苗一声惊呼,脸上的喜色怎么也掩盖不了。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很担心,害怕陈渊伤势太重,会熬不过去。这也是当时陈渊伤势太重了,浑身是血,身上伤口犬牙交错,全身上下都找不出来一块巴掌大小完好的皮肤。甚至当时看到陈渊时,他胸口都明显凹下去了一大块,显然伤到了脏腑,当场苗小苗就哭了,生怕陈渊就此死去。

  虽然认识没多久,但苗小苗对陈渊还是很有好感的,再是若没有他,九仞山早被天神峰给吞噬了,而且他会受伤,说到底也还是为了九仞山众人,若不是为了结盟,陈渊也不会遇上徐成,那也自然没有了后面的事。

  陈渊轻笑两声,故作疑惑道:“不是我那是谁啊?或者说你希望是谁!”

  苗小苗顿时俏脸一红,使劲跺脚,随即脸色又是一变,泫然若泣的道:“我们都担心死你了,你真的没事了吗?我这里有一枚疗伤丹,是秦小岚师姐送来的,本来想给你的,可是你闭关的那里有阵法,我进不去,你快服下吧!”

  陈渊有些怔怔地看着伸在自己面前的洁白小手,心中一阵感动,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跟着道一,虽说道一没有对他不好半分,但你能指望一个大男人能如何照顾孩子?

  道一一直扮演的都是一个严父的角色,从小没有母爱,只有心底深处的那一丝温柔陪伴着他。陈渊也很少有过朋友,唯一能算得上是他朋友的就两人,吴瑶和少卿,可是却因为周家的追杀,他们又分开了。对于九仞山众人,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情,坐这个首领,在他看来也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现在乍然听到苗小苗对自己的关怀,陈渊忽然感觉很温暖,原来自己并不孤独,还有着九仞山的这一群人陪伴。

  “拿着啊!快吃了,我为你护法。”见陈渊半天没动静,苗小苗急声催促道。

  陈渊微微摇头,看向苗小苗的眼神更加柔和。他将洁白的小手推了回去,笑道:“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这点小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已经完全痊愈了。”

  “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当初那伤也就看着吓人罢了,其实大都是皮外伤,休养了这几个月,早就已经痊愈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对了,我要去告诉路人甲他们,他们也很担心你的。”

  苗小苗突然想到还在闭关的贾仁路,曹虹他们,说着就要朝殿外走去。

  才刚转过身,陈渊便一把拉住了她,无奈道:“他们我早就通知了,要不了多长时间便会赶来,等你这脑瓜记起啊,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呢!”

  “啊……哦!”调皮的吐了吐小香舌,苗小苗羞得脸都红了。

  酷X(匠\网U#首发

  “给你!”陈渊走上去将令符捡了起来,递给苗小苗,轻声道:“我疗伤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你给我说说吧!”

  从陈渊手中接过令符,本打算他现在伤势已经好了,这枚令符在他手中威力才会更大,可是还没等她递出去,陈渊就像后面长了眼睛似的,柔声道:“令符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用处了,就放你这吧!我不可能一直都待在九仞山的,在我不在的时候,如果有什么意外发生,也可以暂时抵挡一二。”

  “你先给我说一下这段时间都有些什么事情发生,我想知道一下。”

  “哦!”

  陈渊不需要令符,再说他说的也没错,苗小苗也不是笨人,略微思索了下,便将令符收了起来。

  找了个台阶坐下,苗小苗紧挨着陈渊,缓缓的将陈渊疗伤的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轻声道出。

  陈渊听得入神,同时也在心中分析着如今的外门格局,什么地方需要注意,有什么可供利用的,在苗小苗讲述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就瞬间闪过道道念头。

  过了好一会儿,陈渊还沉浸在自己思维中时,忽然被一道中气十足,威猛无比的声音惊醒。

  “渊哥……渊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