嘱咐了句苗小苗,让她们若无事别来打扰自己,留下她代自己招待李寒山等一群人,陈渊便立即回到自己的住处。

  刚将房门关上,陈渊又吐了一口鲜血,他伤得太重了,若不及时疗伤,恐怕会留下隐疾,日后修为再难寸进。

  检查了查下身体,陈渊不由摇头苦笑,体内灵海干涸,近乎龟裂破碎,尤其是五脏之内,传出的阵阵绞痛,元神虚弱得快要消散,身体上的皮外伤更是无数,犬牙交错,整个身体连一块巴掌大小完好的皮肤都没有。

  陈渊深吸口气,盘膝坐下,没有立即开始疗伤,他先是从纳戒中取出了些药瓶,也不管具体是什么,一鼓脑向嘴中倒了十几粒丹药,之后摆出修炼的动作,缓缓的闭目,静静的吐纳起来。

  随着陈渊的吐纳,游荡在天地间的灵气宛若斿子归家般汹涌而来,乳白色的点点光华充斥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将房间映得梦幻迷离,最后涓滴不剩的进入陈渊体内,缓缓修复着他的伤体。

  灵气与药力形成两条溪流,缓缓在体内流淌,一股温和,一股霸道。

  “嘶……”陈渊意念引导进入自己体内的灵气,缓缓在全身骨骼与经脉中游走,一点一点的修复温养,灵气游走过后,则是那些温和药力,两者相辅相成,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灵气在温养时,却是让陈渊眉头紧锁,灵气温养时的痛苦险些让他失声呻吟出来,体内经脉中传来的阵阵撕裂之感,若换作常人,恐怕早就痛得昏迷了过去。

  没过多久,陈渊便适应了这种痛苦,彻底进入了状态。

  这一闭关,就是三个月。在陈渊未出关时,苗小苗和贾仁禄执掌九仞山大权,且掌控护山阵法的令符都被陈渊给了他们,让他们轮流掌管。

  q酷匠;‘网`唯4一正y版,C其‘_他、。都{H是f盗;版y

  陈渊闭关没多久,苗小苗就彻底封山了,不允许任何人外出,也拒绝任何人的拜访,这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心中不禁大骂,宗门都已经禁止杀戮了,还这么小心。

  天神峰也派人来过,且还送来了大量的修炼资源,可是了解了陈渊天神峰之战后,天神峰的不作为彻底激怒了九仞山众人,苗小苗作主又将那些资源原封未动的还了回去,对于之后天神峰的拜访一略不见。

  而此时的外门则要冷清了许多,因为宗主千年寿诞在即,外门不允许出现弟子间的争斗、厮杀,所以大多数弟子都选择了各自紧闭山门,努力修炼,争取在宗主寿涎之时与其它宗门的交流中获得一个好的成绩。

  不过也有被仇恨迷住了双眼的人,仍还在相互仇杀,对这类人,长老峰和执法堂就要施以雷霆手段了,全部活捉,之后由两只妖兽拉着游荡宗门,直至折将人折磨至死才算罢休。

  宗门的残忍让外门弟子们终于懂得了什么叫收敛,在付出了上千条人命之后,都乖乖的在山门中修炼。虽然有时也有争斗,但却没有了生死杀戮,这也是在宗门的许可范围之内的,整个外门为之一静,就连往日弥漫在宗门中的血腥气都要淡了些,在山间道路上行走,竟然能闻到淡淡的花香。

  没有了杀戮,除了修炼,弟子们经常流连在长老峰各峰讲师座下,听其讲道。有些富裕点的弟子还去了灵塔修炼,灵塔可比大多数山峰灵气浓郁多了,在里面修炼一日抵得上外界数日苦功,可惜就是花费太高。灵塔九层,从第一层到第九层每日花费分别是一块灵石到九块灵石不等,普通弟子根本就承受不起。

  三月过去,夏季早已远去,此时的景色最美。微风轻轻摇曳,无数枯黄落叶凋零,回到了树根,似要将自己化作养分滋润母体,以待来年大树更加枝繁叶茂。落叶归根,又何常不是以另一种生命的形态活着,等待来年的新生!

  所有的花儿也都凋谢了,漫天的花瓣飞舞,就像下起了一场又场的花雨,它也没有了自己骄傲的羽翼,就像美丽的凤凰失去了自己的毛发一样,只能等待明年夏季的到来,就像一个轮回。

  虽然整个秋天让人有些感伤,但总体还是好的,没有了充斥在每一个角落空气中的血腥,似乎这样的魔道宗才更像一个修仙大宗。

  随着最后一口浊气吐出,陈渊缓缓睁开了双眼,璀璨金光猛然在空中炸响,溅起一片火花。

  这数月来,在疗伤灵丹的辅助下,陈渊的伤势已经恢复如初,完全痊愈了,且还有种境界不稳的感觉,这不是他伤势过重所留下的后遗症,而是境界将要突破的征兆,这是陈渊连续与薛林麾下最强三人大战的收获,而生死间的感悟才是这次最珍贵之处,对日后突破凝气境有着很大的帮助。

  虽然处在突破的边缘,但陈渊始终有一种力有不逮,后继乏力的感觉,正是这个原因,他才迟迟没有突破。这是九仞山灵气不够充沛的原因,平时无事,可一旦到了关键时刻便显露出这个弊端来了,这也是很多外门弟子在临近突破时都会选择付出一些灵石去灵塔的原因。

  境界不能突破,陈渊也不强求,顺其自然。

  陈渊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久违的阳光让他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今日的天气确实不错,天空中的红日在白云的拱卫下,时而探出头来,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云朵似乎是棉花糖似的,就像小孩子在画画本上随意涂鸦出来的一样,各种形状都有,煞是好看。

  走在殿宇阁楼中,他探出神识,瞬间覆盖了整个九仞山,大多数人都在各自房间中修炼,只有苗小苗一个人盘膝坐在主殿中吐纳修炼。这是她和贾仁禄商量好了的,他们分别坐镇九仞山。

  事实上如今的九仞山,除了陈渊,就他们俩的修为最高,苖小苗如今已经是凝气三层的修为了,至于贾仁禄,也没让陈渊失望,是九仞山第二个突破凝气三层的人,只比苗小苗稍慢一丝。其他人最弱也都达到了凝气二层,甚至还有两三人达到了凝气二层巅峰,距突破也不远了。

  魔道宗的残酷由不得他们选择,只有变强,才不会成为别人的踏脚石。有这个信念,而且还有一种竞争的意识下,他们的修为也在突飞猛进,想不快都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