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酷^H匠G网》正、。版(首c发

  想从自己眼皮子底下将人救出去,陈渊岂能罢休,手上禁幡连连晃动,道道灰色流光射向屠空两人,划破了空间,咻咻似利箭能将天地击穿。

  “你的对手是我!”一声怒喝,手中各种法术神通便向陈渊击去,若陈渊不避,纵使身在领域中也必然会身受重伤,若避了开去,那势必将会让屠空被救出去,典型的围魏救赵。

  身后破空声响起,陈渊无奈只得放弃对屠空的截杀,任由那人带着屠空安然退出战圈去。

  陈渊心念一动,顿时领域中无数禁制符文猛地爆炸,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天地伟力向那个偷袭之人挤压而去。

  偷袭之人脸色大变,一拂纳戒,霎时便有数十把飞剑飞出,忍住心中肉痛,他右手猛地一挥,数十把飞剑便慢悠悠的向自己四周散去,要阻挡领域的压力。但随即他又是脸色一变,眼中露出一抹惊骇,他的飞剑包括自己本身都如陷沼泽,四周的压力无外不在,遍布了每一寸空间,每一步前行,都要花费他数倍的力量用来抵挡来自这片天地对自己的排斥。

  陈渊正准备乘胜追击,但忽然感觉身后有破空声响起,不用看,必然是救走屠空的那人去而复返,又杀了回来。

  陈渊转过身,手中禁幡招摇,一卷便将那人的攻击卷走,手中禁幡一抖,一缕青烟飘出,所有攻击便在幡中被消弭于无形。

  若是只有一人,陈渊还可凭借领域之力与其缠斗,纵使不胜,至少也无生死之危,但陈渊面对的两人都是凝气大圆满的强者啊!而且他们跟随薛林日久,两人联手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战场比之先前更加激烈,流光似雷霆之威乱窜,各自法术神通层出不穷,整个战场已经不再局限山峰广场了,整个天神峰都成了他们交战的战场,尤其是山上的殿宇楼阁,有大半的建筑都毁在了他们三人的手中。

  “噗嗤!”

  陈渊再也坚持不住,一大口鲜血喷出,娇小的身子宛若断线的风筝从远空落下,重重地撞击在地面上,嘭地一声泥土纷飞,溅起一片尘埃,一个骇人的人形坑洞出现。

  眨眼间,又有两道身影疾驰而来,在离坑洞不远处的地方站定,虽然陈渊身受重伤,但他们也不好受,浑身衣物破烂,成了乞丐装,浑身血迹斑斑,从他们虚弱,疲惫不堪的神情中也知道他们虽然重伤了陈渊,但他们也受伤不轻。

  陈渊摇晃着身子艰难的从坑洞中爬了出来,满脸血痕,身子如破布麻袋似的,再难从这具破败身体看出先前那副意气风发,睥睨一切的狂傲模样。他的领域也被破了,像是流光碎片噗地一声镜子破碎的声音消散。

  “咳……咳咳……”陈渊一阵剧烈咳嗽,似乎要将五脏六腑都咳了出来,口中的鲜血不停的溢出,他用手捂住,想要阻止继续溢血,但这却是徒劳,血液不停的从他手指缝隙中流淌出来,滴在地上,染在衣上。

  “哈哈……咳……哈哈……咳咳……”

  陈渊想要大笑,但是却在不停的咳血,虽然已经重伤,但他仍然不屈,脊背挺拔如劲松,眼中坚定的神色就和心中坚定的信念一样。睥睨天下群雄的狂傲眼神还是那般令人讨厌,他眼中有不屈,有狂傲,有不甘,有不屑,但却唯独没有面对死亡的恐惧。

  陈渊似乎嘴唇翕动了下,眼睛迷离,似乎又看到了那个自己魂牵梦萦的身影,在远处朝自己招手,似乎在轻声呼唤:“渊儿快到娘这儿来,快到娘这儿来啊!我们一起回家。”

  “娘?”陈渊轻呼一声,声音低得连他自己都听不到,他张了张嘴,但却一句话也未喊出口。他伸手向前用力抓了抓,似乎想将那远去的身影留下,但除了空气他还能够抓到什么?指甲刺破了他的手掌,鲜血一滴一滴洒落在地。

  风一下狂暴了起来,不再是如沐春风,温和贤煦,呜呜的呼啸如泣如诉朝着远方吹去,似要将这里的悲伤带走,让这里的血腥更淡些。

  所有观战的人都沉默了,此时的天神峰已经聚集了很多的外门弟子,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轻声的议论,他们都只是静静地看着战场中那个娇小的身影,等待他最后生命的凋零,也是他最后生命的璀璨烟火。

  也许他们是想做些什么的,许久都不曾拔动过的心弦在这一刻仿佛被一只大手蓦地动了一下,那是一种久违的感动,但是谁也没有表现出来。太久的习惯已经麻痹了他们的神经,那是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不管自己的事,谁也不会去在意,最多只是沉默一会儿。

  薛林松了一口气,这个妖孽终于要死了,再不会有人对自己造成危胁。

  “一路走好!”长叹了口气,两人各擎一把飞剑缓步向陈渊走去。每走一步,他们身上的气势就强上一分,手中的飞剑灵光也越来越盛。

  当走到离陈渊不足三步时,他们举起了手上的飞剑,飞剑流光溢彩,寒芒逼人,嗤地一声划破了陈渊的衣衫,鲜血汩汩而流。此时的陈渊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他耗尽了浑身所有的力量,现在,一个小孩子都可以轻松的将他杀死。

  陈渊很平静,剑气划破了自己的皮肤,虽然快要被人斩杀,但他没有丝毫在意,甚至嘴角还流露出了一丝笑容,眼中只是有些许不甘心,十年来的生活历历在目,又在脑海中回放了一遍:“老头,不能再和你斗嘴了,你要自己照好自己,别想我啊!娘亲我想你了,可是却再没有机会找到你了,对不起。”

  “黄泉路远,道友一路走好!”两人神色郑重向陈渊抱拳,这个对手值得他们尊重,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他们奉命行事也无可奈何。

  两手中飞剑蓦然一斩,两道匹练剑气直奔陈渊而去,若是斩实,那么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他,观战的众人都忍不住闭上了双眼,不忍在看。

  “住手……住手,孙长老法旨,止戈……孙长老法旨,止戈……止戈……”正在这时,一个焦急的声音大声吼道,声音响彻整个天神峰,所有人都清晰耳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