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屠空脚下青石板碎裂化作齑粉,他已经将狼牙棒丟弃一边,双手撑天,脚踏大地,抵挡来自头顶的压力。身躯又拔高了些,足有三丈,似是盘古撑天的巨人。

  陈渊双目一闪,手中禁幡重重往下一杵,顿时一股更加浩瀚的气势散发,脚下阵网蓦地下压,一压十丈。

  屠空像是举了一座大山,偏偏这座大山还在不断加重,嘭一声,浑身衣衫炸裂,化作飞灰。脚下一软,差点就跌倒,屠空猛地大喝一声,双臂青筋爆起,竟又缓缓地站起了身,脸色狰狞异常,恐怖骇人。

  “啊!”屠空猛地大吼一声,声音似可穿金裂石,震得人耳膜生疼。嘭地一声,屠空双臂,浑身上下青筋猛然爆裂,鲜血喷洒,似是一个人形喷泉,只不过喷的不是水,是血。

  用自残的方式换来了强大的力量,屠空感觉压在身上的压力似轻松了些,沉喝一声,双手一举一托,竟然将压在头顶的阵网托上了三分,腰板又重新挺直,而先前喷洒出去的鲜血化作道道血剑斩向阵网。

  “哈哈……”陈渊立于阵网之上仰天大笑,说不尽的快意。虽然浑身破败不堪,血迹斑斑,但陈渊的狂,傲显露无疑。

  “我本无心杀人,奈何有人欺我!既然如此,那便一战!”陈渊冷眼睥睨群雄,瘦小的身躯猛然散发出一种狂霸天下的气势,神若阻我,我便弑神,佛若教我,我便杀佛,天茬要灭我,逆了这天又如何?

  陈渊伸手指向薛林,高喝道:“你薛林想要杀我,那我便断你一条臂膀。”

  轻狂,傲骨狂战天下,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嘲讽陈渊不自量力了,今天这一战,陈渊霸道的身影足以让他们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薛林瞳孔骤然一缩,心中感觉不安,连忙向另外两个得力干将暗中传音:“救下屠空,围杀陈渊,务必要杀死他。”

  6j酷匠网_首mR发

  虽然不愿,但是薛林的命令他们不敢不听,此时他们也是离战场最近的人,身影闪动间便要进入战场解屠空之危,再围杀陈渊。

  可下一刻,他们停下了脚步,眼晴不可置信的盯着前面,那里是战场,即使强如他们,这时也丝毫不敢逾雷池一步。

  阵网之上,陈渊看到薛林麾下另外两大强者向自己围来,眼中丝毫不见慌乱。嘿嘿一笑,居然负起双手,在阵网之上迈起了脚步,一步一山摇,七步压青天,陈渊连走七步,顿时阵网层层崩溃,化成了飞灰。虽然成了飞灰,但是这些力量并没有消失,而是融入了虚空,彻底成为了天地的一部分。

  “啊!”屠空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身在陈渊控制的这一小片天地中,屠空顿觉像是有一个世界向自己碾压过来,比先前的压力更重百倍,浑身的骨头噼啪作响,就连双臂都嘭的一声爆炸毁去,数丈大小的身子也被压迫还原成原来模样。

  什么都消失了,庞大的阵网消失不见了,但消失不等于彻底消散,而是融入了这一方小天地。现在陈渊在这一小片天地中,他就是神,他就是主宰,因为他掌控了这一片天地,在他的这片天地中,他完全能够借这一方天地之力对敌,而他的敌人实力将被压制,实力大减,有了这片领域就等于先天立于了不败之地。

  符文漫天,无穷无尽,但这不是陈渊摇晃禁幡所致,这些禁制符文完全是自虚空中诞生,朦胧的经过无数演化后,像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又幻灭消逝了。但片刻间又有新的符文诞生演化,继而消亡。像是人的一生,出生――青年――中年――老年,然后死亡,又像是四季,春夏秋冬,一个轮回,周而复始,没有休止。

  “领域!”冲到战场前的两人惊呼,他们完全傻了眼,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修出了领域,而且才凝气境界,若是些金丹或者命海境界的强者,那他们还没那么震惊,可是陈渊这么弱就修出了领域,这完全让他们不敢相信,巅覆了他们对修行的认知。

  领域是一种境界,但却绝对不是修炼的境界,这种境界说不清道不明,需要对道有着很深层次的理解,准确的说,它本身就是自己道的外在体现,在自己的领域中自己便是主宰,操控他人身死。而且最重要的是这还关系到自己日后斩道,若是悟出了道,那自然便可以凝练领域,可以说,领域便是斩道的条件,拥有领域的人不一定会斩道成功,但是没有领域的人一定不能成功斩道。

  能修出领域的人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但是在凝气境界便修出领域的人,他们没见过,就连传说都没有过。升仙榜的林修崖据说也修出了领域,但他已经是命海境中期了啊!这怎么能比?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打断了两人的思绪。相互对视了眼,两人猛地插足战场,屠空他们不得不救,至于陈渊,今日也非杀不可,不然待他成长起来后将会后患无穷,这一刻他们的想法与薛林不谋而合,都是必杀陈渊。

  陈渊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二人会来阻自己似的,放下对屠空的继续磨灭,将目标对准了新来的两人,幡旗摇动,无数灰色气流像是一条长河淹没一切,横扫天宇。

  “你拦住他,我先带屠空离去。”

  “好!”

  两人中分出一人,疾驰间奔屠空而去,想要将屠空送离战场,不然以屠空重伤之躯,不等他们和陈渊分出胜负,屠空就已经在三人交手的余波下化作飞灰了,唯一的作用就是滋润了这一小片土地而已。

  也不知在何时,他们都不知不觉间将陈渊摆在了和自己相同的位置上,将他看作了自己的对手,再没有了先前心中的不愤感觉,甚至还觉得薛林太过小提大做了,屠空一人去还不够,还蒋自己两人也派了出来。虽然没说什么,但他们心中的确不太舒服,可是看了陈渊的战绩之后,他们又不得不佩服薛林的远见起来了,若是换作他们上去,结果恐怕也不比屠空好上多少。唯一的取胜办法就是让自己几人围攻,将陈渊扼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