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蛇疾如闪电,灰蛇虽然数量庞大,但却不如银蛇雷霆,不消片刻便化作一片灰雾消散。而银蛇则互相吞噬融合形成了一束足有成人手臂粗细的光柱向陈渊轰去。

  禁气被破,陈渊也不着急,因为他已经修出了一丝禁阵本源出来,本源不破,只要有足够的法力,禁气便能源源不断的催生出来。

  禁气是阵法外在的体现,世人只知阵法师会布阵、破阵,其本身实力却不强,但他们却不知远在上古之时,那时并没有什么阵法,有的只是禁制。禁制大到借一方天地伟力化为己用,小到困锁一人定乾坤,禁气便是修行禁师最常用的手段,其不仅可以做攻击手段,也是施展禁制的介质。

  酷匠网首/、发+

  阵法是根据禁制衍化而来的,可以借助一些天地灵材和灵石便可以布置出来,但是如果换做禁师来做,他们可以不用那些灵材,直接聚天地纹络,勾引天地道与理便可达到相同的目标。而道一传给陈渊的自然是禁师一脉的秘法,所以陈渊虽然明着是一名阵法师,但他掌握的却是万千阵法师都极为渴望的禁制。

  禁气的信息只在陈渊脑中一闪而逝,但这时屠空的银蛇雷霆已经近在眼前了。

  陈渊眼睛微微一眯,脸上闪过一丝凝重,他忽地右手食指猛地一点眉心,身子轻颤了一下,一丝细的近乎看不见的灰色丝线自陈渊食指缠绕。右手轻微震动了下,立刻更多的灰色气体从他指尖散出,形成了一把禁道之剑。

  陈渊舞动禁道之剑,缓缓地斩向雷霆,一剑出,顿时风起云涌,无数灰色雾气从虛无中化出,灰气在陈渊操控下环绕四周,化作一个个禁制,伴随陈渊这一剑之威,牵引之下齐齐涌向银色雷霆。

  禁道虽强,但陈渊终究差了两个境界,禁制与雷霆初一相遇,顿时便如烈阳冬雪般消散,片刻间便已十不存一。但雷霆经过最初陈渊的灰蛇,现在又被这无穷禁制消减,其威力也是大大消减,其威力远不如最初那般气势威宏。

  眼看禁制消散,陈渊却将牙一咬,合身扑向那已被消弱很多的雷霆,顿时雷霆像是被激怒了,猛地解体,化作一片雷霆海洋将陈渊彻底淹没。雷声震震,银光霍霍,完全看不清雷海中的景象了。

  “这就死了?”

  众人惊疑不定,完全弄不明状况了,难道说陈渊就要被这道雷给劈死了?但是他怎么不躲,也不闪避?

  屠空没有丝毫大意放松,作为陈渊的敌人,他不会认为陈渊就会这样死去,更让他心惊肉跳的是他竟然发现自己的雷霆之力竟然在快速消减,比之先前更快。屠空双手虚握拳头,做好出手的准备。

  “哈哈哈……”在这紧张时刻总是有人跳出来显示自己的无知,以便获得人们的赞赏。

  “轰!”“轰!”“轰轰轰!”

  一阵连续爆炸般声响,众人连忙转头看去,就连那个令人作呕的笑声也嘎然而止,露出薛刚那张不可思议的神色。

  雷海散去,只余丝丝银蛇环绕陈渊四周,面容冷峻,一头黑色发丝如瀑及腰,一袭白衣无风自舞,飘飘欲仙似谪仙临了凡尘。

  陈渊自然没事,他只是借助屠空的雷霆炼体罢了。脚步微微埝动,陈渊手中三尺青锋禁道剑蓦地舞动,仗剑便与屠空战在一起,近身搏杀。

  屠空也极擅近战,陈渊与之搏杀正合其意,甚至还暗暗嘲笑陈渊舍己之长,与他近战。

  了解屠空的人,都暗自为陈渊摇头叹息,本来实力就相差悬殊,现在又扬己之短,避已之长,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又有人想要大笑两声暴露自己的无知,不过想起前两次的尴尬,他又硬生生的将笑声给憋了回去,在喉咙里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破木板床在剧烈摇晃,有些苍白的脸色也胀得通红。

  薛林还是那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李寒风则是一脸淡漠,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

  有人担心,有人快意,有人漠然,有人无视,但这都影响不了场中两人。

  “嘭!”

  一声巨响,陈渊与屠空两人硬拼一记后分开,陈渊大口喘着粗气,激战了好一会儿,他也有些感到吃不消,毕竟两人修为差距摆在那里,似是不可逾越的鸿沟。而且这屠空近身搏杀的战力也不比自己弱上分毫,若时间长了,自己绝对坚持不住,必定落败。

  屠空愣神了,他心中的震惊比陈渊更大,他有些呆滞的看着手上点点鲜血斑驳的印记,那赤红的鲜血是那样的刺目,被一个远比自己修为更弱的小修士将自己震伤,这让屠空呆了一下,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陈渊双目精芒一闪,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双手握拳,双脚猛地朝地一蹬,身若游鱼穿梭,一拳击出,带起阵阵破空声响轰击屠空。

  “嘭”地一声,屠空慌忙之中出掌拦截,两拳两掌肉手相搏,却是势均立敌,各自向后退了两步。

  陈渊眉头一挑,率先抢攻,展开双手呈怀抱势,一座虚幻大山在胸怀成形,陈渊两眼一瞪,纵身一跃,同时双手往上一托,一掷,大山猛地泰山压顶般砸向屠空。同时身子如重千斤急坠落地,身子急速旋转,右腿似龙鳞化尾猛地抽向屠空。

  屠空也不是好惹的,其战斗经验之丰富比之陈渊更强上三分,他的拳头似可破万物,任何阻碍之物在他那一双铁拳之下都是豆腐渣,不能阻其半点。陈渊的攻击在屠空的双拳下,以力破法,破巧,转瞬便被化解,又是一掌推出,将陈渊的鞭腿击打一旁。

  两人真正开始了肉身搏斗,你一拳,我一腿的,实而加上陈渊学自战经中的变化之法,却是斗得好不热闹。陈渊早已浑身鲜血淋漓,身上的衣衫也是破烂不堪,相比之下,屠空就有好上太多了,甚至还闲暇抖落抖落身上麻衣。

  一旁围观的人眼睛早都看直了,他们没想到陈渊这么强,其近战肉身搏杀之术更是不落下风,若是和屠空在同一境界,恐怕屠空早被他劈了吧!这让他们深深感到发颤,灵魂似乎都跟着震动了下,他们更是下定决心,如果以后和陈渊对上了,千万不能和他近战,凭借法力远远的耗死他才是正途啊!

  薛林倒是丝毫不急,绕有兴趣的看着场中缠斗的两人,眼神精光闪过,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