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陈渊?”李寒风有些诧异,李寒山说过陈渊年纪不大,但是真正看到陈渊时,他仍旧掩盖不住心中的惊讶。

  一旁的狂刀等人都是面色诧异,忍不住转头看向李寒山,面露疑惑之色。

  李寒山哈哈一笑,上前为天神峰众人引荐:“大哥,这位小兄弟便是我常说起的陈渊陈兄弟。你们可别看小兄弟年纪小,他不仅是一名炼药师,而且实力却也不弱,看看,我这手便是被小兄弟一拳打的,那滋味可真疼啊!”

  扬了扬残破的拳头,李寒山三言两句间,顿时便将气氛活跃了起来。

  “说起来此事还是小弟鲁莽了,寒山兄莫要介意才是。”陈渊苦笑一声,向李寒山微一拱手。

  “哈哈……小兄弟此言却是太过矫情了,我二弟绝不是心胸狭窄之人,既然今日我们能坐下来商谈合作之事,而不是厮杀当场,那以前所有的恩怨便任它随风散去罢。而且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不打不成交,那些不愉快的事我们便忘了吧!今后我们是朋友。”李寒山一把揽过陈渊肩膀,哈哈大笑。

  “大哥说的没错,我李寒山虽不是什么好人,但心胸却也不似他人那般狭小,这点容人之量岂会没有?”李寒山微微一笑,根本就毫不在意。

  :酷匠Y6网永久免费b$看l)小%|说k

  陈渊笑笑没有说话,真没想到在人吃人的外门当中竟然还有些磊落之人,这确实让他惊讶。

  “咦!徐成你怎么会在这儿?”

  忽然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众人皆是转过头去,一看果然就是徐成,他正站在狂刀身旁,想来是离得太近,狂刀一偏头便看见不知何时便站在自己身边的徐成。

  见众人终于注意到了自己,徐成鼻头一酸,顿时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这么久了,自己站在这儿都快成了空气了也没人理睬,都被陈渊的光芒掩了过去,而最要人命的是,陈渊刚伤了薛刚以及其一干爪牙,七贤盟肯定是不会罢休的。陈渊自己不说,而自己想说,却是没机会,此时只能在一旁干着急,也没个人搭理。

  现在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徐成岂能不抓紧机会,一个开头便将众人吸引了过来,而李寒风等人的脸色却是逐渐凝重。

  原来徐成这段时间离开天神峰,却是去了万兽山脉,本着寻宝的心思,徐成这段时间也是收获颇丰,但他却没想到这时竟然暗中有人盯上了他,要对他下手,而盯上他的自然也就是后来追杀他的薛刚了。

  收获满足后,徐成也不逗留,便出了山脉,准备回返宗门。而也不知是不是他的运气太好,竟然刚一出山脉便遇见一宗至宝,竟然是一个炼药鼎。这下顿时让薛刚贪欲大起,在徐成刚将药鼎拿到手时便发动了突袭。幸亏徐成躲闪得快,避过了最开始必死的危局,不然他也坚持不了后来陈渊出手的时候。

  “这帮杂碎,他们若来,最多不过一死尔,和他们拼了。”刀狂果然够狂,眸子张阖间冷历不时闪过,丝毫不惧比天神峰更强的七贤盟。

  “不错,他们若敢来,那便斩了他们。”

  “一群仗势欺人的狗,若没了他哥在后撑腰,他薛刚早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让他们来,正好让他们看看――我天神峰也不是好惹的,想要一口吃下我们,就看他有没有一幅好牙口了。”

  人人都是义惯填膺,恨不得立即与七贤盟战上一场,让他们看看天神峰是不是软柿子。纵然是软柿子,在柿子中间也有些许利刺,是能让他们磨出血来的。

  李寒风眉头微皱,又详细问了一遍事情经过,之后长身而起,对陈渊抱拳一拜:“多谢道友对徐成的救命之恩。”

  其他人也都抱拳,感谢陈渊救了自己兄弟的性命,对陈渊的感观好上了许多。

  徐成有些愧疚的道:“都是我连累了大家。”

  李寒风静坐沉思对策,但李寒山却是大怒:“我们是兄弟,既然是兄弟,那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这样说可是不把我们做兄弟?”

  李寒山的突然发怒,让徐成有些错手不急,连连向众人认错,李寒山方才怒气渐消,有意无意间扫了众人一眼。

  陈渊心里暗赞,对李寒山的智慧更加佩服,借着徐成这句话的东风不仅让众兄弟有了一股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信念,更是敲打了一些心中还有疑虑,意志不坚的人,还彻底打消了徐成的顾虑,可谓一举三得,陈渊心中也不得不对他道一声服字。

  似是注意到了陈渊的目光,李寒山不着痕迹的向他略一点头,那一瞬间,陈渊似乎看到了李寒山眼中一抹笑意闪过,近乎不可察觉。

  转身看向李寒风,李寒山神色凝重了许多,沉声道:“薛刚此人可谓无耻之极,心胸又极其狭隘,此番受辱,他必然不会罢休,而他兄长又是七贤盟七盟主薛林。薛林的实力究竟如何我们不知,但是参考前几年,那时他的实力就已经是凝气大圆满,如今也不知强到了何地步,是否突破了凝气境,这些我们都完全一无所知。但不管他是否做出了突破,只凭他凝气大圆满的实力,我们都无人可以抵挡。”

  “七贤盟与我天神峰本就有恩怨,时刻想将我们灭掉,只是碍于其它势力的压力而始终未展开行动,而这次陈渊教训了薛刚,正好给了七贤盟借口,如果我所料不差,薛林应该很快就会来了。”

  “首领,首领……”李寒山刚说完,便有一人从殿外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神色紧张,还有些惧怕在内。陈渊忽地眉头一挑,这人他见过,是山下的守山弟子,在上山时,陈渊见过他一面。

  李寒风眉头一皱,挥手先让他缓和口气再说。

  “李寒风滚出来!”

  “滚出来!”

  “出来!”

  “来!”一声不带丝毫感情在内,语气淡漠的声音传来,响彻了整个天神峰。

  “薛林!”李寒风神色一变,猛地站起,眼睛死死的盯着殿外,似乎从这里看到了外面声音的主人。

  陈渊眉头紧皱,这人实力好强,仅仅是一声喝声竟然让自己有些心神不稳,向其他人看去,殿内十几人除了刀狂等两三人还能保持清醒外,其他人都是一脸呆滞,双眼无神。

  “喝!”狂刀发出一声大喝,斜背大刀猛地出鞘一刀劈砍在殿内青石板上,发出一声巨响。

  其他人顿时如梦初醒,从呆滞中回过了神来,感激的看了眼狂刀,也为自己被人一道喝声迷住心神感到羞愧,随之则是一股愤怒,对山外那人的不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