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悄无声息的笼罩了整片大地,轻风微拂,给人带来的却不是凉爽,而是夹杂着丝丝血腥弥漫在空气中,已经熟悉了的人还好,若是胆小之人,恐怕在夜间连夜路也不敢走了。

  今夜的天神峰比之往常可要热闹多了,天神殿中济济一堂,约莫有二十几人,基本上人都已经是到齐了的。

  “二弟你说的可是真的,那陈渊真是一名炼药师?”上首一位蓝衫年轻男子轻声问道,眼中时而闪过的一丝睿智光芒,证明了他极不简单,事实也是如此,他正是天神峰首领,李寒山的同胞兄弟――李寒风。

  李寒山微微点头,笑道:“大哥对此不必怀疑,他没有欺骗我们的理由。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就算他不是,凭他强大的实力也完全值得我们拉笼了,这点,我想他应该是明白的,所以他完没有编造一个炼药师的身份来欺骗我们,若是以后被揭穿,那才是对谁都不好了,这小子没这么傻!”

  “那二哥以为这小子实力如何?能一拳将二哥击败,这样的实力可不容小觑啊!”坐在下首的一个刀疤男子微微一笑,这一笑顿时让他本身就丑陋的脸庞更添了几分狰狞。

  y更新◎最快r上L|酷匠:网\

  李寒风也饶有兴趣的朝李寒山看去,能一拳便二弟击败的人物,那可大不简单啊!虽然在天神峰能将二弟击败的不在少数,但若说一拳败之,那还真不多,也可以说没有。这小子究竟是谁?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一时间,李寒风眉头紧锁,心中疑惑不已。

  看着众人都朝自己看来,李寒山眉头一挑,忽地长身而起,淡然笑道:“此事在回时,小弟心中便已有计较,对于陈渊的实力,我也有些许猜测,想来虽不中亦不远矣!”

  李寒风急声道:“二弟快说,这关系到我们以后与九仞山的联盟合作,万万马虎不得。”

  李寒山微微一笑,眼中慧光一闪,道:“大哥别急,此事在回来时我便已经仔细分析过,陈渊一拳败我,虽然证明了他实力元德太子杨昭齐王杨暕强横,但中间却是有着太多的巧合在内。”

  李寒山右手食指微微转动,嘴角笑容更浓:“其一,不可否认我轻敌了,心中没有太多防备,实力发挥不过十之七八,对上正值巅峰的陈渊焉能不败?所以他的实力应该要比我估量的还要弱些。二,陈渊坦言自己是一名炼药师,但我们都知道,炼药师虽然身份尊贵,地位崇高,但也因此他们战力不强,同阶之中,不占法宝之力绝无胜算,因此他的实力还要在我们想象中再减一层。三,不管怎么说,他始终只是一个小孩子,能有如此实力已是不易,实战经验绝对稀缺,综合算来,他的实力最多只能和狂刀你相比,较之大哥应还要稍逊一筹。”

  “嘶!”

  众人倒吸口冷气,狂刀是他们的第二高手了,而陈渊一个半大孩子竟然能与之相提并论,这怎么不让他们震惊?

  李寒风微微松了口气,不过能陈渊和狂刀比较,也让李寒风震惊了把,要知道狂刀已经突破了凝气七层,迈进了凝气八层,比之自己也只稍逊一筹,而陈渊竟能与之比较,还年纪这么小,这么一想,李寒风心中顿时一沉。

  “哦!那小子真像二哥你说的这么强?”刀疤男子,也就是狂刀听到李寒山拿自己与陈渊比较,脸色丝毫不在意,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的战意,那是见猎心喜兴奋的感觉。

  李寒山笑着微微点头,又看向李寒风,沉声道:“结盟一事势在必行,陈渊实力强横,又是炼药师,这正是我们最佳的盟友人选啊!现在九仞山实力弱小,只得陈渊独木支撑,若此时不与之结盟,待得将来,我们便彻底错失此良机了!”

  李寒山微微皱眉,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忽然一道灵光蓦然划过心头,李寒山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皱眉问道:“二弟你一直只说结盟,你有没有想过拉笼呢?自己人总比盟友好多了吧!”

  “哎!”李寒山长叹口气,苦笑道:“怎么会没想过呢!但大哥你们想过没有,如此天才人物怎么可能甘心居人之下呢?而且陈渊如此年纪便有如此成就,必然有一个更加强横的师傅,这次应该是让陈渊入世历练,而陈渊若是出了什么事,那这个责任谁担?毕竟外门的水太深了,三山五岳二十八峰,哪一个不是一方霸主?太乱了,有一点意外,那就必然是一场清洗,这个责任我们担不起。所以,陈渊可为盟友,但这个度一定要把握好,至于说收为己用,哎……”

  众人一阵沉默,没想到其中的弯弯绕这么多,要是让他们来想,恐怕一辈子也想不透吧!这一刻他们非常幸运,若是没有李寒山,那恐怕天神峰早就没有了吧!

  李寒风也是果敢之人,不过片刻便恢复过来,道:“二弟,此事全权由你来运作,需要什么便取什么,不要有丝毫顾忌。”

  李寒山大喜,虽然早知道大哥会答应,但此时仍旧兴奋,李寒山呵呵笑道:“若是如此,血雨纷飞时,我们的机会便要大上许多了,唯一遗憾的,则是要暂时充当九仞山的奶娘了!”

  “哈哈……”

  李寒山的俏皮话,顿时让众人忍不住了,纷纷大笑出声。

  安抚好众人之后,陈渊便拿着天神峰送来的那块玉简回到了房内,可以看得出来,陈渊气质似乎发生了些改变,眼中少了些不羁,多了些什么,那是责任,陈渊暗自告诉自己。

  虽然肩膀稚嫩了些,但同样是可以扛起这片天地的,陈渊眼神坚定了许多,脚下步伐也稳健了些。

  陈渊将玉简收好,脑中慢慢浮现出外门中的许多信息:三山五岳二十八峰,这些势力是外门当中最强一列的势力,每一个势力都极强,势力当中最差都有着一个命海境修士坐镇,不可谓不强,在外门已经是可以横着走了的。

  而且还有许多针对挑拔外门弟子的各种手段,例如升仙令,生死擂台,通天塔,封神榜,灵气海,还有最是恐怖血腥的血雨纷飞。准确的说是每一年血雨纷飞便会出现一次,即时整个外门都会下起灵石、丹药、法宝等各种修炼资源的雨,但随之出现的却是杀戮,漫天修炼资源雨,漫天血雨纷飞。

  不过也不得不说宗门高层是成功的,虽然残酷,往往同一批进入宗门的弟子只有不到十分之一二的存活率,但这如人间圈养蛊虫的方法的确要比之其它宗门更加行之有效,这也是保证魔道宗这么多年一直还是巅峰势力的基础。

  陈渊看完后长叹了一口气,怪不得魔道宗能历经数万年沉浮而不衰落,这样养蛊的方式角逐出最强者,事实证明方法是完全可行的,只是对待弟子却是太过残忍了,这片大地不知掩埋了多少被淘汰的失败者了,只因为失败,等待他们的不是从来,而是死亡。

  陈渊眼神越发坚定了,纵然这里是地狱,我也不会有丝毫惧怕,我要在这片邪恶的地狱打下一片属于我的净土,我称之为天堂,我不会输,唯一战尔,唯一死尔。

  陈渊这一刻仿佛浑身血液都沸腾了,忍不住要宣泄出去,恨不得现在就与那些人争一个高下,战一个强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