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轻佻的声音传进殿内,众人转头看去,便见一少年正从外走来,少年手上把玩着一棵枯黄的小草,脸上浮现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正笑眯眯的看着李寒山,眼中不时乍现的冷意让李寒山微微皱眉,感觉不甚自在。

  “渊哥,你可来了,你要再不来,我们都快被人给欺负死了。”

  “你要再不来,兄弟们就得被这伙强盗给弄死了,你是不知道啊!他们天天都来要钱,可是我们哪有钱给他们啊!他们还说了,说没钱也行,但是要我们去做奴为婢啊!渊哥,你得为我们做主啊!”看到陈渊,小胖子贾仁禄第一时间就跳到陈渊身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起苦来。

  “先让一下,好吗?”陈渊拍了拍贾仁禄的肩膀,将他推开一边,径直走向李寒山。

  “陈渊你小心些,他实力很强,据说有凝气五层的修为,实在不行,等我们领了资源给他们些。”看到陈渊语气不善,苗小苗连忙拉住他在他耳边低声道。

  “没事,倒是小苗姐你天赋真高啊!这么快就凝气一层了,当真可喜可贺。”

  “不过运气使然罢了,算什么天赋。”

  “哈哈,小苖姐你过谦了。”

  “住嘴,小子你是何人。”李寒山双眼似要冒出火来,这两人旁若无人的在自己面前说这些无关今日的话题,这明显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啊!是可忍孰不可忍,李寒山当即就怒了。

  似乎才注意到在自己对面还有一个人,陈渊懊恼的一拍头,用力擦了擦自己眼睛,奇怪的问:“这是谁家的狗啊!怎么不拴链子就跑出来了?万一咬到人怎么办?我听人说被这种疯狗咬了啊!可是要得病的,怎么也没个人管管,真是的!”

  陈渊这幅模样让众人顿时忍不住了,但又不敢笑出声来,万一被李寒山看见,到时候以为自己在嘲笑他,那可就遭了,所以都逼得满脸通红。

  “你们干什么,一条狗都到家里来吠吠了,你们还有脸笑,也不知道打出去。”

  “哈哈……”

  众人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大笑出声,其中以贾仁禄最是夸张,竟然捂着肚子在地上打起了滚来,苗小苗也是忍俊不禁,掩嘴轻笑出声,似乎心里的不安情绪都减弱了许多。

  “你找死!”李寒山怒了,彻底的怒了,倾尽三江四海五湖水,难洗今日满面羞,想他李寒山什么时候这么被人羞辱过,还是一个刚入山门的弟子,当下看着陈渊的眼神,李寒山满面杀机,周身法力鼓荡。

  “你要杀我?”察觉到了李寒山的杀机,陈渊扭头看向李寒山,眼中冷芒不时闪过。

  “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谁,去了阎王殿,记住杀你的人,李寒山。”

  陈渊不屑的撇嘴:“不吹牛会死啊!凭你也想杀我,真是不知所谓。”

  “狂妄自大,小子你今天必死无疑,去死吧!”

  “死!”李寒山突然一身暴喝,一拳轰向陈渊,因为大力的缘故,拳头所过之处,竟然响起了音爆之声。

  “哼!”陈渊冷啍一声,轻轻朝前迈出一步,漫不经心的轻轻抬起右手,以掌对拳。

  “渊哥小心!”

  更新::最O快6上酷、匠;Q网

  “陈渊小心啊,千万可大意。”

  “小心啊!”看到陈渊如此漫不经心,众人忍不住轻呼出声,但却没有谁真正的看好陈渊,毕竟两者差距太大了,就算陈渊天赋再好,可是他也才只修炼了一个多月啊,怎么可能挡得住李寒山这个老牌强者呢?如今,他们也只能希望陈渊能从李寒山手中保得性命吧!

  “砰”一声沉闷声响起,众人都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到陈渊被人活活打死。

  “啊……”一声凄厉惨叫响起,让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过,似乎这惨叫声不太像是陈渊的啊!好奇之下,众人悄悄睁开了眼睛,顿时就被眼前这一幕震撼、惊呆了。

  只见强大的李寒山捂着鲜血淋漓的拳头踉跄退后,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在他的拳头上还有着些细碎的骨肉粘在上面,让人森寒的骨刺突起,可以想见这是多么的痛苦,显然刚才的惨叫自然也是出自李寒山之口。

  而造成这一切的陈渊,此时正好整以暇的双手环抱,笑眯眯的看着痛苦不堪的李寒山。似乎察觉到了后面众人的目光,陈渊突然回头朝着他们一笑,这一笑,顿时让他们浑身不自在,特别是还有个榜样在前,虽然是和陈渊同一阵营的,但陈渊的狠辣,却是让他们感到了些许害怕。

  “你到底是谁?你绝不是刚入门的弟子,刚入门的弟子,不可能有你这么强大。”拳头上的痛苦也让李寒山冷静了下来,是啊!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他怎么敢惹怒自己,且还敢对自己出手。

  不过李寒山的话却也是让苗小苗他们疑惑不已,明明是一同进入的魔道宗,陈渊实力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了?只有小胖子对此亳不在意,他知道他只要继续和陈渊保持一个好的关系,那陈渊只要在魔道宗一日,他就有一个靠山,对于从小出身商人世家的他,这些事他想得很明白。

  “我是谁不打紧,倒是你趁我闭关期间,竟然到我地盘打劫,你说这该怎么办呢?”陈渊语气森寒的道,却让李寒山心中叫苦,后悔不迭,要是早知道,怎么可能来招惹你这个煞星,也没人跟我说过,九仞山还有你的存在啊!

  打现在肯定是打不过的了,就算要卷土重来,也得先逃回去吧!魔道宗的弟子相当的有自知之明,当然,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还想要在魔道宗生存下去,这根本就不可能。

  虽然心中有气,没想到九仞山还有如此高手,李寒山也只得自吞苦果,现在只有先稳住陈渊,毕竟自己凝气五层巅峰的修为,陈渊还能一拳击败自己,那可是连自己大哥也没有那个本事,由此可见,陈渊实力绝对超强,而且最重要的是陈渊的年纪绝对不过十一二岁,如此天资让李寒山震撼了,李寒山当即决定,如此人物,只可为友,不可为敌。

  李寒山苦笑一声,道:“事先真不知道九仞山还有道友的存在,如果知道,在下绝对不敢对九仞山下手,请道友看在天神峰的面子上,我们就此罢手吧!毕竟一旦开战,九仞山除了道友之外,少有能敌我天神峰的弟子。”说着,朝陈渊略一拱手,但却碰到了残破的拳头,疼得他一阵呲牙裂嘴。

  陈渊歪着头,眨了眨眼,好奇的问道:“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威胁我?天神峰?天神峰又是什么东西,恕在下愚钝,真没有听说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