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兄弟,今后我们入了魔道宗,可一定要多多相互关照啊!”陈渊旁边一个小胖子满脸堆笑,满脸的肥肉脑袋让本就不大的眼。睛直接没了踪影。

  陈渊淡淡笑道:“哈哈……这是当然。”

  陈渊他们现在已经在去往魔道宗的路途上了,飞舟极快,眨眼便已破空飞去很远,但据秦岭说,要达到魔道宗,竟然还有三天路程才到。

  秦岭和秦小岚在传给陈渊他们每人一卷凝气口诀后,便进入了舟船内,将他们丢在飞舟的甲板就不管不问了,至于紫萧辰,除了在华容镇露过那次面外,便再没出过飞舟。

  幸好飞舟在飞上高空后便出现了一层淡淡豪光,将外面的罡风隔绝在外,不然,除了陈渊之外,所有人都将被吹成骷髅。

  小胖子叫做贾仁禄,是同行十三人中,与陈渊关系还不错的一个,虽然胖子叫贾仁禄,不过陈渊更喜欢叫他路人甲。

  g$酷Wt匠C网唯…一0~正版b,其;他K$都是'盗*…版X

  其他人早在得到功法时,便如获至宝的在一旁开始修炼起来,现在就只有陈渊和贾仁禄没有修炼,陈渊是修为刚突破至凝气八层,现在修炼与否不重要,差的只是稳固修为而已,至于贾仁禄,那是纯粹懒惰,静不下心来。

  贾仁禄突然两眼发光,一脸憧憬的道:“陈兄弟,你说这魔道宗好不好啊!美女多不多啊,我听说那里有很多仙子,美得就像花一样漂亮,就像我们镇主的女儿小苗姐一样漂亮,我都答应我爹了,一定要给他们带个仙子儿媳妇回家,可是她们万一看不上我,那怎么办,那我是不是要先把她给绑了生米煮成熟饭啊!”

  那副模样,只差口水流出来了,让陈渊心中一阵恶寒。

  “滚一边去,你看看和你一起上船的那些人,谁像你呀,快去修炼去。”一看这小胖子这副模样,陈渊就来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

  贾仁禄转头看去,果然所有人都在修炼,不过陈渊这话却让他感到委屈,暗自低声嘀咕道:“你不也和我一样嘛,都没修炼,干嘛凭什么只说我。”

  “说什么呢!大声点。”陈渊一瞪眼,吓得贾仁禄一溜烟便跑开了,不敢在和陈渊坐挨在一起。

  陈渊的恐怖,别人不知道,小胖子贾仁禄却知道一点,有时看着陈渊的眼睛,那偶尔闪过的精光感觉比天空的星辰都要明亮,这让贾仁禄心中暗暗称奇,经常与陈渊套近乎。

  贾仁禄去修炼之后,陈渊终于感觉耳边要清净了许多,没有了烦人的嗡嗡声,陈渊心情都要舒畅了许多。

  俯瞰下方那片土地,陈渊感觉略微失神,一座座高山,一块块平原,一条条大河……那连绵不绝的群山山脉,那开阔无垠的大州平原,那碧波万顷的清澈湖水……

  修士只有成为命海境强者之后才能飞行,在高空俯瞰这片天地,这也是陈渊一直以来的目标,现在借助飞舟,在飞舟上俯瞰下方的大地,虽然有些淡淡的遗憾,不过陈渊并未感到气馁:“总有一天,我一定可以凭借我自己的力量站在这片天空,俯视天下。”陈渊心中对自己暗道。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一眨眼的功夫便过去了,陈渊已从入定中醒转过来,秦岭说过,要到达魔道宗,需要三天路程,今天正好是第三天。

  正在陈渊思索大概何时能到魔道宗山门时,突然从后面传来稀稀疏疏的脚步声,陈渊回头一看,是秦小岚从船舱内走了出来。

  “陈渊见过秦师姐。”陈渊连忙从甲板上一跃而起,向秦小岚见礼。

  “嗯!”秦小岚微微点头,不过看得出来,她脸色有些不好,这让陈渊一愣,自己好像没得罪过这女人啊,怎么感觉她有些不高兴呢!

  秦小岚先是在那群正在修炼的人身上扫过,尤其在苗小苗身上多停留了好一会儿,满意的点了点头。

  又过了好一会儿,秦小岚这才将目光看向陈渊,眼睛里说不清的神色,感觉有些厌恶、漠视、还有些恨铁不成钢。

  这眼神看得陈渊有些发毛,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大姐,您到底想干啥,有话您就直说,老这样看我,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想要霸占我?”陈渊心中一阵呻吟。

  “你叫陈渊是吧!”秦小岚终于开口,声音若黄鹂清啼,让陈渊感觉如沐春风。

  陈渊眼睛一亮,腆着脸笑道:“正是小子,姐姐可是有事?”陈渊变化真快,一句姐姐瞬间就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秦小岚一愣,旋即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显然看破了陈渊的这点小心思,看着陈渊笑地如此开心,秦小岚决定吓唬吓唬他。

  秦小岚遥望远方,淡淡地“陈渊你可了解魔道宗?”

  陈渊摇头,老实地道:“不知,还请姐姐为我解惑。”陈渊向秦小岚郑重地一抱拳,希望她能讲解一二。

  “嗯!”秦小岚略一点头,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血色,轻启朱唇道:“魔道宗是东荒最顶尖的宗门之一,有弟子数十万,势力强大,纵使是同级势力也不敢得罪了魔道宗,但也是因为弟子太多,而资源有限,所以宗门内的争斗也是大得很。”

  陈渊点头,这么大的宗门,内部弟子间为了争夺资源,肯定斗得非常历害。

  顿了一下,秦小岚又接着往下说道:“魔道宗分内门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不过数千,外门弟子无尽,但宗门资源却有八成是集中在内门,而让外门数十万弟子来争夺这剩余的资源。

  “外门弟子间可以相互抢夺,甚至杀人夺宝,宗门也都是允许的,每年为此而死的外门弟子更是不计其数,且宗门每年只取一个外门弟子进入内门,这样无形中无疑又加剧了外门弟子的争斗,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在外门会死得很快的。”

  “什么?”陈渊瞪大了眼睛,这下他是真感觉魔道宗为什么有个魔了,任由弟子相互厮杀,以此来磨砺真正的强者,这样挑选出来的每一个内门弟子,都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强者中的强者,怪不得魔道宗能成为东荒巅峰势力之一,弱者被淘汰,留下来的自然是大浪淘沙过后的精锐了。

  “怎么?不信?”秦小岚淡淡地瞥了眼陈渊。

  陈渊嘴角一抽,忙笑道:“信,姐姐说的话,小弟自然是信的。”

  秦小岚微微点头,她也确实没有欺骗陈渊,真实的魔道宗确是如此,甚至犹有过之。

  沉默了一会儿,秦小岚打断了陈渊的思考,淡淡的道:“我说这番话,陈渊你可明白?”

  陈渊何等聪明,脑瓜微微一转,便明了秦小岚为何对自己说起这番话,心中一阵感动,对着秦小岚郑重一抱拳,感激道:“姐姐一番苦心,陈渊自然明白,姐姐定然是看我没有修行,荒废了时间,将来到了魔道宗便成了别人的垫脚石,所以才出言教诲。”

  秦小岚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笑得很甜,高兴道:“你明白就好,冲你叫我这声姐姐,以后如果有事,你来找我,我可以帮你一次。”

  听到秦小岚这样承诺,陈渊自然大喜,连忙向秦小岚道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