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早已落幕,今晚的夜格外的浓墨漆黑,虽说没有伸手不见五指,却也相差不远了。

  陈渊独自行走在华容镇的街道上,孤独的走入夜色,萧瑟的背影仿佛已成了夜的一部分,融合在一起,分不清了彼此。

  在考核完后,秦岭便让大家先回去,回家与自己家人团聚,明日一早便出发前往魔道宗,也有人哭着问,以后还可以再见到自家娃吗?对此,秦岭笑着解释道:“自然可以,但那必须要他们自己努力了,不然,光是从魔道宗回到此地便要耗他们半辈子了。”虽然不能常见,甚至有可能一辈子也再见不到自己孩子了,但好歹给他们留了个希望,对此,这些淳朴的百姓也很是满意了。

  最后一夜,是团圆也是离别,和陈渊一同通过考核的其他人早被他们父母带回去了,秦小岚心细,看到陈渊独自一人,便知陈渊无有亲人,便让他留在飞舟休息一夜,明日等人到齐便启程。

  转过一条街道,前面突然映现一大片亮光,在黑暗中格外刺眼,喜悦的气氛在这个群体间尤为强烈,特别是人们看着场中央,若众星捧月般的那个可爱少女,有人由衷喜悦,也有人眼中有羡慕、嫉妒,但这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谁都知道她今后的道路是一条金光大道,仙人弟子。

  陈渊远远的便看到了那个少女,正是华容镇镇主的女儿苗小苗,今夜的她格外美丽,一身大红色纱裙在她身上将她高挑的身材完美展现,乌黑靓丽的秀发如瀑布般随意披洒,还有那双眼睛,清澈透明,偶尔还闪过一抹慧黠的神光,一直微笑的精致瓜子脸和出尘若仙子的气质让很多年轻人为之着迷。

  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正在人群中接受亲戚们祝贺的苗小苖突然转过头,一眼便看到了陈渊。

  看到苗小苗看过来,陈渊略一拱手,露出一抹微笑,嘴唇微微翕动,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虽然无声,但苗小苗看得分明,那是“恭喜你!”三个字,苗小苗正想说些什么,话还没说出口,便突然不见了陈渊踪影,彻底消失在了黑暗中。

  “看什么呢小苗!”苗小苗的父亲突然看见自己女儿魂不守舍,担心的问道。

  听到父亲问话,苗小苗反应过来,娇笑道:“没什么了,嘻嘻!”说完,又四下看了下,确实没人,想来他早就走了,真是个怪人,苗小苗心中暗暗想道。

  仍在街上行走,陈渊眼中渐渐露出没落之色,看着四周店铺内一家家亮起灯光,整条街上只有他孤独一人行走在黑漆漆的街道上,他的心里,蓦然间升起一丝冷意。

  这不是身体上的寒冷,任何火源,神通、术法都驱除不了这种冷意,这种冷是心的冷,是灵魂中的寒冷。

  陈渊很孤独,前世他是孤儿,没有享受过一天的父母恩爱,今生,本以为会如愿以偿,但却不知发生了何变故,独留陈渊与道一生活了十年。

  虽然一直没有诉说,但陈渊知道,他其实一直很孤独。

  “到了!”陈渊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家客栈,叫福来客栈,陈渊神识一扫,便知道了周家那几人就在客栈内,一共三人,其中最强一人也不过只才凝气六层而已。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福来客栈?福断了。”陈渊低声呢喃了两句,人便已进入了客栈,只留下一句淡淡地声音回响:“周家,这只是利息!”

  无声无息地解决掉了两人以后,陈渊来到第三人房中,这是那个凝气六层的那人房间。

  走入房中,那人在入定,还没醒来。这人约三十年纪,下颌留有一抹浓密的胡须,长得还挺帅的。

  可惜,陈渊摇了摇头,在陈渊眼中,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双手掐诀,陈渊双手轻微摆动,淡淡的灵光融入这间房中,最终消失不见。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这人突然挣开双眼,一眼睁开,便见在窗边竟然站有一人,这人大惊,忙聚起法力,抬手就是两掌轰向陈渊。

  陈渊看也不看,随意一摆长袖,便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后截去。

  “噗嗤!”一声,两股力量便消弥在空气中。

  “再动,你就去死!”陈渊声音冰寒,就像来自九幽地狱。

  “在下周林,是昭阳城周家嫡系族人,不知几时得罪了阁下,请阁下看在我周家的面子上,就算了吧!”周林身体一僵,企图拿周家的名头吓退陈渊。

  陈渊冷笑一声,不屑的道:“周家很了不起吗?什么东西!”

  “你……”周林闻言暗暗叫苦,人家丝毫不在乎周家,看来今日是无法善了了,想到这儿,周林眼中冷芒一闪而过。

  “好好看看我是谁!”陈渊突然转过身子,用手抚去遮在脸上的头发,让周林看了个清楚。

  看清陈渊,周林失声叫道:“陈渊?怎么是你?”

  陈渊将手放了下来,语气不带一丝情感色彩,冷声道:“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我可以考虑给你个痛快。”

  “那你先给我去死!”周林猛地暴起,手上掌影不断攻向陈渊。

  在看清是陈渊之后,周林知道,今天十有八久自己得交待在这儿了,陈渊当初能无声无息的杀死二十几人,且这些人还不弱,最后甚至一位凝气七层巅峰的高手在正面对战中都被陈渊砍下了脑袋,周林自认还不及被陈渊斩杀的那人,此时若弱了气势,那便真的豪无生路了,唯有一搏,逃出去,才有一线生机。

  “自寻死路,我成全你。”陈渊声音冰寒,双手掐诀,先前陈渊烙印在空气中的禁制猛地出现,形成了一只晶莹大手,大手朝着周林猛地一握,包括周林打出的那些掌印都全部握在手中。

  “濮”地一声,周林直接被涅成一滩血雾,接着又被晶莹大手蒸发了个干净,彻底身死。

  .e酷匠R}网Bn唯一.正‘版d5,其1v他b都|《是@盗a版)W

  看着地上还残留有几滴血迹,陈渊一脸漠然,淡淡地道:“既然你不说,我可以再去找别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周家人。”

  夜的黑,黑得让人害怕,让人不禁想起夜黑风高杀人夜这句话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