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经彻底亮堂起来,不过让周苍云感到非常不爽的是,他一个堂堂命海境界的大高手,竟然这么久都没有追上,这让他心中怒火滔天。

  其实如果换做个人,早就被周苍云斩杀了,但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陈渊他们,不说陈渊身上的玄黄阵旗可以大大提升陈渊速度,就说少卿与吴瑶,作为太易宗长老的弟子,身上又怎无灵宝?所以这也只能怪周苍云运气不好了。

  “你们跑不掉的,乖乖跟我回去,我可以考虑给你们一个痛快。”周苍云阴冷一笑,随手一掌向前打去,顿时四周天地灵气被一瞬抽空,形成一个巨大的手印向陈渊他们覆盖而去,正是周家绝学镇魂印,要将他们镇压当场。

  虽然只是命海境强者的随意一击,但威力却绝对不弱,看到向自己等人击来的镇魂印,陈渊咬牙,就要祭出玄黄旗。

  “刷!”

  还没等陈渊回身,少卿便止住了身形,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左手握剑,右手做出了个拔剑的动作。

  “剑秘,拔剑术!”少卿一字一句的说话,剑被一点一点的拔出,随着剑的拔出,顿时四周灵力激荡,而少卿脸色也渐渐发白,额头不停的泌出汗水,显得很吃力。

  “嗤”地一声,少卿终于完全将剑拨出,对着镇魂印蓦地一斩,顿时一道耀眼的赤光虚剑猛地疾驰斩向镇魂印。

  “砰!”

  一声巨响,巨手与剑影交织,巨手将剑影包裹,要将剑影炼化。

  “破!”少卿突然将剑归鞘,轻喝一声,顿时剑影猛地在巨手内崩溃,化成无数剑气激荡,要从巨手内部绞散巨手。

  剑气与巨手相互纠缠,过了片刻,剑气终是敌不过周苍云的镇魂印,剑气被巨手炼化,不过巨手也被剑气撕裂,虽然并未被破,但却只徒具其形,再不复先前的威力。

  说来话从,但这些都只发生在点光火石之间,也就几个呼吸而已。

  剑影被破,少卿猛地咳出一口鲜血,看也不看周苍云一眼,脚步捻动,身影蓦地转身,赶上陈渊他们,继续向东城逃去。

  “挡住了,挡住了,他们是谁?”周苍云此时心中无比的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少卿竟然真的挡住了自己的一击,虽然那只是自己的随手一击,但也是命海境界强者的一击啊!最后竟然被挡住了,这让他对陈渊他们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不过想到如今已经彻底得罪了陈渊他们,周苍云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既然如此,那只能将你们都杀了,以免将来留有祸患,周苍云心中暗道。

  四人一追三逃,因为在城中,所以不时的法术碰撞让不少居民的房屋毁于一旦,被毁去房屋的居民正想怒骂,但一眼看到是周家人,连忙将准备说出口的怒语收回,转而陪上一副笑脸,但心中却将周家祖宗挨个问候了遍。

  一路逃,终于可以遥遥看到东城城门了,在城门口前还有两队士卒守卫,身上着战甲,和陈渊他们在接引殿中所看一模一样,终于到了,陈渊长舒了口气,但却丝毫不敢怠慢,就连速度也要快了些。

  此时陈渊他们全部都受伤了,特别是少卿,衣衫上满是血迹,全是他自身所留。

  “如果不是我伤势未愈,修为所能用不过十之五六,不然你们又怎能逃窜至此?不过,这一切都该结束了。”十数丈外的周苍云低沉开口,一个多时辰了,竟然还没有将这几个小娃娃拿下,这让他愤怒无比,恐怕此时都有人在看他笑话了吧!

  “老梆子,怎么当初你就没被人打死呢?你是小强转世吗?”陈渊开口揶揄,被人追杀这么久,也让他怒了,不过就是与他家小辈闹了起来吗?又是派人围杀,现在竟然连命海境强者都出来了,这周家的肚量也太狭小了吧!

  “你……小子牙尖嘴利,看我抓住你,我将你的牙齿一颗颗拔下来。”周苍云怒火直烧九重天,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骂过,被骂做老梆子。

  “嘿嘿……你们以为逃出城去便可活命了吗?太天真了!”看到陈渊他们直奔城门而去,周苍云忽然桀桀怪笑,大声朝城门守卫甲士喝道:“关上城门,不可放走贼子。”

  6a酷QI匠H网:首a发V

  陈渊闻言一惊,蓦地想起,在昭阳城中周家实在太过强大,周家的话,很少有人敢于反抗,除非同是昭阳城中三大势力中的另外两个势力,丹会与万宝商行了,可是陈渊等人与之又并无交集。

  如今周苍云喝令城门守卫关闭城门,就是想要阻止自己等人出城,意外的变故顿时让陈渊心中一沉,握着玄黄阵旗的手不由更紧了几分,眼中闪烁着丝丝疯狂之色。

  微风轻拂,酷热的微分子在空气中发酵,一拂而过,没有想象中的清凉,尽是汗渍。

  静!

  除了陈渊几人在街道疾速的奔跑所发出的声音,四野顿时静了下来,包括四周围观的人群也都静了下来。

  什么都没有发生,周苍云得意的笑容在脸上凝固,心中的怒火似能焚烧九重天,他双眼死死的盯着前面,那里城门依旧大开,两侧甲士面无表情,似死人毫无波动。

  离城门不过几步,陈渊等人一冲而过,两侧甲士不曾阻拦。

  “哈哈……”陈渊哈哈大笑,嘲讽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周家,来日小爷必当来访,你们当多多备好棺材才是,陈渊告辞,哈哈……”陈渊又是一阵大笑,好似要将心中无尽的烦闷发泄出来。

  “周家老儿,少卿他日来讨个公道。”少卿可没有陈渊的洒脱,浑身冷冰冰的。

  “啊!接引殿你们敢!”周苍云愤怒的大吼一声,速度猛地激增,冲向城门出了城门,但陈渊并未大意,双手几个掐决,手一抖,玄黄阵旗落地一闪,顿时消失不见,陈渊一拉吴瑶,与少卿两人几个闪灭,便消失在了城外旷野,冲向不远处的山脉去。

  “哇!居然被那三个小孩逃了出去?”

  “接引殿他们疯了吗?怎么帮助这几个小孩,他们不怕周家报复吗?”

  “这下有好戏看了,这几个小孩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若是引来他们背后的师门,那……”

  四周人群沸腾起来,议论纷纷,对接引殿帮助陈渊他们感到大惑不解。

  而周苍云带着满腔的怒火冲出城门,但刚冲出,身子便蓦然一僵,四周不知何时起了淡淡的雾气,丝丝杀机蕴含其中,让周苍云微微皱了下眉头。

  打量了会儿,周苍云忽然冷声开口道:“一个小小阵法便以为能挡得住我吗?真是可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