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曾寂静,雨水滴滴声入人心,一剑断人头,魂落莫黄泉。

  ;酷Cd匠`网唯Yd一DG正版0b,其q!他都s是盗;u版++

  “咝……”

  “这群小变态是从哪冒出来的?”

  “昭阳城中没听说过他们啊!”

  “难道是某个大势力培养出来的天才弟子?那周家,嘿嘿……”

  暗夜中,暗中隐匿观看这一战的修士都震惊了,只是三个十来岁的小娃娃,竟然有如此战力,能与周家的这三人一战,且动手还没多久便斩掉了一个。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凶悍了吗?这让他们感到惊异莫名,特别是浑身都是血的陈渊,那冷冽的眼神不时闪烁着刺眼的寒光,让他们心神发寒。

  不过也有兴灾乐祸的,暗自想到,这么小的年纪便有如此修为,来头定然不小,看样子周家这次是要倒霉了。

  周家在昭阳城中,可谓一霸,极其强势,且年轻一代中的子弟,更是纨绔,早已惹得天怒人怨,城中没有谁不对周家反感。如今看到周家倒霉,他们自然乐于看到,看一场好戏。

  “噗嗤!”一声清脆声响起,少卿一剑刺入了脸色阴沉男子的胸腹,一截剑尖透胸而出,阴沉男子低下了头,浓烈的刺痛一直不曾减弱,那眼中是对这世界的不舍,好想在抬头看一眼天空的繁星啊!

  又一人死去,显然对麻脸女子打击不小,已经有两人战死了,倘若陈渊他们一起围杀自己,自己绝对有死无生。

  想到这里,麻脸女子心中惊惧,不敢再战,卖了个破绽,忍受吴瑶一掌,麻脸女子吐了口血,便向街道疾驰掠去,想要逃离,离开这三个小恶魔。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麻脸女子终究还是没能逃出,被少卿极速一剑击中,惨叫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再无了声息。

  生命始终是短暂的,刹那的烟火宛如璀璨的流星划过,那一道美丽的划痕,是用了生命与血作的墨。

  一夜血杀二十八、雨水和血水早已分不清了,浓烈的血腥非但没有让人不适,反而还生出了几午舒适感。

  经过半宿的厮杀,雨水虽然还没有减弱,但天色已有些蒙蒙亮,想来再过些时间,黑暗便会彻底离去,光明又将重新普耀天地。

  四周的神念还隐匿在暗中,三个小不点的战绩彻底将他们震惊了,纷纷在暗中猜测他们到底来自哪里,是哪个大宗派调教出来的。

  看着眼前的尸体,陈渊眉头微皱起,这么大的动静,想来周家也应该知晓了吧!

  周家作为昭阳城中最强大的势力,族内高手众多,甚至有传言其当代家主修为已经突破命海,达到了恐怖的金丹境界,凭陈渊他们几个小鬼,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想到这里,陈渊心中暗暗焦急起来,对少卿和吴瑶说道:“周家是昭阳城中最强大的势力,如今我们杀了这么多周家人,必须得赶紧离开昭阳城,不然,等他们反应过来,那就来不及了。”

  周家的确强横,还不是他们现在惹得起的,少卿只略微思索了下,便同意陈渊的观点,马上离开昭阳城。如果等到周家封锁城池后,那他们便再也逃脱不了了。

  至于小姑娘吴瑶,虽然还没有玩够,但事情紧急还是分得清的,在陈渊和师兄少卿决定之后,便在一旁沉默不语,算是默认。

  “瑶儿,下次陈渊哥哥再带你出来玩好吗?”吴瑶小脸皱成一团,让陈渊看了心疼不已,轻声出言安慰。

  “嗯!”吴瑶笑了,可爱的小脸象一朵美丽的花朵绽放,纵使在黑夜,也依然艳丽。

  “是谁杀了我周家之人?”

  一声大喝传来,声若霹雳惊雷,在整个昭阳城中炸响。顿时有无数人被吵醒,纷纷打听又是哪个家伙惹到了周家,连周家强者都被惊动了,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喜欢凑热闹的,有部分人则是脸色都不变化,懒得理睬外面的热闹。

  “是谁惹到了周家?竟然出动命海境强者。”

  “周家强者出动,这下这几个小娃娃有难了。”

  “听声音,像是周家周苍云?”

  “嘿嘿……没有长辈护持,还这么嚣张,活该有这一劫。”

  整个昭阳城都沸腾了,周家已经很久没有什么大动作了,没想到在今晚周家又开始有了动作,而有人敢杀周家之人,这更是让他们震惊,对这个敢杀周家人的人更是产生了莫名的兴趣。

  还没等陈渊他们跑路,一声大喝便远远传来,这让陈渊心里发寒,没想到周家来得这么快。

  “走!”陈渊低喝一声,身子朝前一跃,人便已掠至街道上,身影幻灭间,便朝东城门赶去,身后少卿、吴瑶紧跟而至。

  至于为何选择东城门,而不是其它方向,那也是有原因的。陈渊他们初至昭阳城,便是降临在东城方向,那里还有一个接引殿,也就是拥有传送阵的那个势力。

  而最重要的原因是,此地距离东城最近,且还有不长的时间,四城城门便要开启了,到时候,如果不能借用接引殿的传送阵,也可趁着开启城门之际,强冲出去。

  至于封锁四城,如果给周家一点时间,那么他们也许真的可以做到,但现在仓促之间,他们根本不可能指挥得动其它势力,除非它是昭阳城的主人。

  但显然周家不是,所以陈渊他们要逃出去,希望还是很大的。

  “哼!想逃,哪那么容易。”

  远处传来一声冷哼,不消片刻,便有两人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一人身着古朴灰色长衫,脸色隐含愤怒,因为他神识一扫,客栈内的一地死尸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这让他心中大怒。

  至于这件事到底是因谁而起,谁的过错,他不想知道,现在的他,只想将杀害自己族人的人抓住,施以千般万种手段让他生不如死。心中的怒火让他失去了理智,将旁边人一甩,甩落在地,而他自,则快速往陈渊他们逃走的方向追去。

  而被甩落之人,正是先前悄悄逃走的周云逸,先前当他知道陈渊将自己带来的二十五人全部杀死时,便暗自感觉,纵使刀疤男子三人同上,可能也拿不下陈渊,周云逸便悄悄回到家族,将平常便喜欢自自己的堂叔请了出来。

  事实证明他没有想错,果然出了意外,所有人都被杀死了,若不是自己见机得快,谨慎了些,恐怕……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阵后怕,又是为自己的谨慎感到庆幸。

  “陈渊是吗,有我堂叔出手,你们死定了!嘿嘿……”周云逸眼中凶光一闪而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